中国地图上的长城 | 给孩子的历史地理

原标题:中国地图上的长城 | 给孩子的历史地理

看点:恰逢过年,你是否也有这样的经历:带孩子回老家,孩子总要哭闹一番,嚷嚷着老家没有光纤WiFi,没有干净的淋浴间,放眼一望全是山坡树丛、猪马牛羊,周围嗡嗡嗡着自己听不懂的方言。

大城市待久了的孩子,即便我们刻意帮助他们亲近乡土、亲近自然,也往往产生这样那样的冲突——也许,这不是孩子们的错,家乡与城市的差异摆在每个人的眼前,与其强迫孩子“忍受”这些差异,不如引导孩子思考这些差异。

在开往家乡的车船、飞机上,教孩子们认识祖国的大好河山。为什么列车在一小时内钻了这么多隧道?这里的高山为什么这么多?这条宽宽的大河是从哪里流淌来的啊?那是草原吗?什么样的动物住在这里?历史上这里发生过什么故事?

在家乡的民俗节日、宴会劳作中,教孩子了解家乡的风俗文化。为什么过节要吃这种奇怪的食物啊?为什么伯伯和堂姐聊天我会听不懂?门口的石狮子好大,怎么就没有石老虎啊?这座山上真的住着仙人吗?

中华文明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山川河流都是会讲历史故事的,各地文化差异的背后,是浅显又深刻的地理道理。

这个春节,搜狐教育·智见将为您和孩子推荐《给孩子的历史地理》系列,为孩子也为父母,补上华夏文明的历史地理这一课。今天我们将带孩子们了解中国地图上的长城。

鲁迅在《长城》一文中写道:“伟大的长城!这工程, 虽在地图上也还有它的小像, 凡是世界上稍有知识的人们,大概都知道的罢。”

我们中国人看自己国家的地图, 看到北方蜿蜒的长城的“小像”已经是习以为常了。不过细想一下, 长城既不是自然的地貌形态, 也不是人类的聚落、交通线,在地图上画它,确实有点特别。

比如一本丁文江、翁文灏、曾世英早年编纂的《中国分省新图》(亚东图书馆1936 年版的地图集), 前面的一幅《政治区域图》上就画有长城, 可我们知道长城不是政区标志;下一幅《地形总图》上也有长城, 而长城也不是地形;在随后的《交通总图》《重要矿产分布图》也都表示了长城, 长城更不是矿产。这种无论什么图上都标长城的做法, 今天更是屡见不鲜。看来, 长城已成为中国“底图”上的一样东西, 无论是画人文政治地图, 还是画环境资源地图, 都要习惯地标上这样一个“基本”的东西。

中国人画长城的“习惯”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翻检一下古代的地图, 我们发现宋代的一幅《华夷图》上已经有了长城。(图8.7)《华夷图》是刻在一块石板上(现藏西安碑林博物馆), 石板的另一面还刻有一幅《禹迹图》,两幅图为同一年(1136 年)所刻,《禹迹图》先刻, 在石板正面,《华夷图》晚刻几个月, 在背面。奇怪的是, 所刻的《华夷图》是倒刻, 即头朝下的, 研究者据此认为这块图石不是供人观览的图碑, 而是供拓印用的图石。

宋代《华夷图》

《禹迹图》与《华夷图》虽然大体上是同时刻上石板的, 但面貌很不一样, 河流、海岸的画法大为不同,可能有不同的来源。《禹迹图》上面没有长城,《华夷图》上则不但华北有长城, 西部的居延也有长城(这是汉长城的一段), 符号取城墙上的垛口状, 一看就明白。这幅宋代《华夷图》是现在所见最早的标有长城的全国地图之一。有学者推测,《华夷图》很可能是根据唐代贾耽的《海内华夷图》绘制的,但贾耽的《海内华夷图》早已失传,上面有没有长城,已无法确知。

在今日尚存的其他宋代全国地图上, 大多也画长城, 如保存到今天的《历代地理指掌图》, 是一部包含40 多幅地图的地图集,几乎张张地图都画有长城。看来地图上画长城的做法至少在宋代就已经定型了。值得我们注意的是, 宋代并不是一个修建长城或利用长城进行防御的朝代, 但宋人的地图上却普遍出现长城,这说明什么?

长城是一项伟大的人类历史遗迹, 它绵延甚远, 跨越巨大空间, 地理表现直观而强烈, 绘制地图的人几乎无法回避它, 这可能是地图上出现长城的基本原因。宋人词中说:“三朝幸望人倾祷。寿与长城俱老。”(吴则礼《绛都春》)前朝留下老长城, 宋人时有感慨。但宋人词中又说:“胡马长驱三犯阙,谁作长城坚壁。万国奔腾, 两宫幽陷, 此恨何时雪。”(黄中辅《念奴娇》)宋人面对老长城, 又不仅仅是怀古, 北方“胡马”(女真)威胁尤在, 两宫(徽钦二宗)幽陷未安, 宋人希望长城“活”起来, 以限胡马而雪破国之恨。想象宋人在观看地图上的长城时, 心情一定是不平静的。据说南宋选德殿御座后金漆大屏的背上也有一幅《华夷图》,这幅《华夷图》上如果也绘有长城,则其意义之大就更加可观了。

我们不知道契丹、女真人看到长城时的心情。传世的金朝《陕西五路之图》中有长城, 后来元、明、清各朝的地图都有画长城的, 这渐渐成为一种不易的传统。长城的军事地理作用在中国历史中时兴时灭, 有些王朝没有修筑也没有使用过长城,但有关长城的认知、议论,借助长城而抒发的北方边塞情感,如同长城的遗迹一样,从没有消失。从这个意义上说, 长城一直活在中国人的心中。

长城是中国北方地理的一个重要象征, 在地图上画长城, 中国人从不认为是多余。从地图的技术角度说,长城的走向比山脉清晰, 比河流稳定, 是难得的地理坐标。清康熙皇帝推进实测地图的编制, 在中国地图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 而其首次实验性测量就是邀法国人白晋从京师北部的长城地带开始的。

如今, 把长城列入中国地图的“底图”, 其文化地理意义是最重要的。历史常常把各种人类的创造物, 在它们的使用功能丧失之后, 转入文化的范畴。在没有战争的和平时代, 人们发现长城蜿蜒的身躯与起伏的山脉结合得如此完美, 这样一个穷极视野尚不能尽收的独一无二的文化景观, 在地图上不表现则是一个缺憾。长城现已成为世界性的文化遗产, 外国人编制的中国地图,也要画上长城的“小像”。长城在地图上占据了永恒的地位,正说明长城在人们的心中占据了永恒的地位。

搜狐教育·智见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智见介绍: 搜狐教育原创账号,给家长和老师介绍适用于7-16岁孩子的素质教育课程及实践活动特色,帮助孩子拓宽国际化视野,提高软实力。在这里你可以触达百余位知名专家的教育理念和实操方法,让你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路上不再孤独!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