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强奸、杀人,可我是个好人”

原标题:“我强奸、杀人,可我是个好人”

前不久,杀人犯执行死刑前的视频曝光,犯人哭着表达悔意,很是可怜。但这种悔意是真心的吗?人们应该选择原谅他吗?

Holly和Jessica是一对好朋友。2002年8月4日,她们约好一同去野餐。下午,两个小姑娘突然想吃糖,于是结伴去买。

(图源:dailymail)

结果到了晚上快10点,两个女孩还没回家,急坏了她们的父母。警方接到信息,迅速展开了寻人行动。

(图源:murderpedia)

搜寻刚开始,学校一名叫Ian Huntley的管理员就主动找到警方,表示自己是最后一个见到她们的人。他积极地参与搜查行动,并为两个学生的失踪感到震惊:“她们的失踪绝对是个谜。”

搜索第二周时,他在采访中说得令人动容:“虽然还没消息,但只要有一丝希望,这就是我们坚持的意义。”

(图源:tvnewsroom)

警方首先想到,这可能是网上的恋童癖干的。但通过搜寻两个女孩的网络聊天记录,一无所获。

后来,Ian的女友Carr引起了警方注意。作为学校的助教,她拿着Holly送她的贺卡,对着镜头说:“她真的很可爱,真的。”

(图源:huffingtonpost)

Carr用的过去式引起了警方的怀疑——只是定为失踪人口案,怎么会用过去式呢?莫非,她知道些什么?

这场牵动着全英国民众心的失踪案,以悲剧告终。立案13天后,警方终于找到了两个女孩,可惜她们已经变成高度腐蚀的尸体,遗弃在一处空军基地,并带有肢解的痕迹。

而且经过分析,两女孩的尸骨生前存在被性侵的痕迹。

(图源:express)

警方又从Ian和Carr的家中找到了两个女孩生前穿的球衣、指纹、头发,以涉嫌杀人罪逮捕这对情侣。

(图源:murderpedia)

最后,通过犯罪现场的土壤成分和植物分析,确定了Ian就是凶手。

这下Ian的两项谋杀罪名坐实,并伴有终生监禁的可能。

原来案发当天,两个小姑娘在路上遇到了Ian。

(图源:express)

这个看上去温和寡言的老师,邀请两个小姑娘去他家小坐,并说:“你们的Carr老师也会去哦!”于是她们信以为真,乖乖跟Ian走了。

想不到,这竟是她们与世界的永别。

就在人们为此拍手称快,希望将恶魔绳之以法的时候,Ian却不肯配合审讯了。

他装疯卖傻,在牢房吞药试图自杀;出庭时要么像僵尸一样目光呆滞,拒绝回答问题,要么全身剧烈扭动,好像得了羊癫疯。

(图源:dailymail)

警方不得不一次次给他做精神鉴定,并将他在监狱和精神病院之间来回运转。

Ian甚至一度修改口供,想为自己减刑。先是称Holly是死于意外,“她流了鼻血止不住,需要清理,后来才溺死在浴缸里”。

(图源:dailymail)

至于后来杀死了Jessica,是“出于本能地阻止她离开屋子”。

(图源:dailymail)

对两个受害者的家人和朋友来说,这场精神折磨长达3年才终于尘埃落定——2005年,Ian被判处终身监禁,最少40年刑期。

因为Ian的逃避,这场漫长的审讯消耗了政府约71万5千英镑(近631万人民币)的法律援助费用。

(图源:express)

与此同时,他也不断地把脏水往当时同被抓的女友Carr身上泼,想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Carr曾在Ian被捕后为他做了假的不在场证明,后来被判以“妨碍司法公正”罪,入狱三年半。

(图源:dailymail)

同样想不到的是,入了狱的Ian,生活反而更精彩了。

在判刑前,他曾给一个女人写信,要求对方寄给他穿曼联球衣的照片——就是Holly和Jessica生前穿的那件。

即使蹲监狱,他也继续谈着恋爱——和小他9岁的英国女人Joanne勾搭在一起,互相写信传情。这个女人一度为他开脱罪行:“那么多人犯的罪比他严重多了,你们怎么只盯着他呢?!”

(图源:whatsonxiamen)

而且,Ian这个杀人犯还圈了不少怪癖粉,被当作偶像崇拜。她们给他写情书,寄照片,希望和他打电话聊天……

然而Ian眼中的自己,很可怜。

因为这宗案件点燃了全英国人的愤怒,Ian在狱中也要被狱友欺负。看不惯他的犯人,会直接用开水浇他、把他打得皮开肉绽,有一次差点被人割喉致死。

英国的监狱视他为烫手山芋,谁也不敢接。换了3次监狱后,Ian才终于安定下来——他被安排在私人牢房里,甚至有私人保镖轮流看守。

但他并不满足,反而感到绝望……更多的是无聊。

尽管监狱提供的服刑条件相当舒服:单人间,有电视、DVD,甚至有游戏机,但他仍要抱怨,每天只能呆坐着,吃着根本称不上“食物”的东西,没什么朋友,被狱友欺负到自杀过好几次……

(图源:whatsonxiamen)

他甚至对刑满释放的狱友说:哥们你要走了,我好羡慕你啊!

对于公众的愤怒,他满腹委屈:“报道中说我没有悔意,这让我心碎……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联系到他的所作所为,你会相信他吗?

就在最近,Ian接受审讯的录音流出。录音中,他向两位受害者道歉,说自己几乎每天都会想到两个死于他手的小孩,“想到如今……如果她们还活着,也有26岁了,有她们的家庭、工作和生活……”。

(图源:dailymail)

然而,这份道歉却不被两个女孩的家人接受,因为“太空洞”,仿佛是在他们的伤口上划了一刀。

但凡有同理心的人都能听得出来,这根本算不上真心实意的忏悔;他的抱歉、后悔,只是因为他被判了刑,被剥夺了自由。

近期,调查探索频道出了一期节目《假装:罪犯的眼泪》,从犯罪心理学角度证实Ian流的是鳄鱼的眼泪。

专家Cliff Lansley先是分析了Ian在杀害女孩后谈论起失踪案的采访视频。画面中,Ian神情平静,在说到失踪女孩时,却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嘴角扬起的弧线,和当时人心惶惶的气氛完全不融洽。

在被捕接受审讯时,Ian的反应同样证明了他欲盖弥彰。

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被警方问道:Ian,是否有哪些时候,你与两个女孩有过身体接触?

被问到一半时,Ian已经意识到警察指的是女孩生前遭受性侵一事,他的腿放了下来,眼睛看着地板。

问题结束后,Ian显然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回答。他先是重复了一次问题:身体接触?然后摇着头自问自答:没有。

当人撒谎时,会生硬地重复一遍问题,再作回答;摇头是为了增强谎言的可信度,可谓“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而那个“没有”的语调,比之前明显低沉了50%,同样是撒谎的表现。

肢体动作上也泄露了不少秘密。Ian用左手不安地握着右手腕,来回搓动,专家解释这是缓释情绪的动作;

警察提问的中途,Ian的右肩膀也轻微地下沉了一些,说明他已经意识到问题指向何事,想给自己一些缓冲来思考。

Ian到底有无忏悔,只有他本人清楚。

但不论他如何解释,“抱歉以这种方式影响了全国”,他也不值得同情。

事实是,两个普通小女孩,本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平安长大,上学,工作,结婚……这些可能的未来都因为他的一时恶念,被永远扼杀掉了。

Ian说过,不指望自己在有生之年出狱了,也不打算申请假释。

对此,国外网友根本不买账:

“别信他的鬼话,烂在监狱里吧杀人犯!”

“我希望他在痛苦的余生中了无乐趣,吃不好,睡不好,干啥都不痛快。至少他仍然有活着的权利,而他却把两个小女孩的生命抹去了。”

Ian之流最好明白,剥夺民事权利和对生活支配的自由,这正是对罪犯的惩罚。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监狱干嘛?

sourc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oham_murders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383217/Soham-murderer-Ian-Huntley-says-hes-sorry.html

没看够吧?点这试试!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