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影像的力量 | 看全球

原标题:我相信影像的力量 | 看全球

Malick Sidibé,《尼日尔河畔朋友用石头的打斗游戏》,1976 年,Collection 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 Paris © Malick Sidibé

Malick Sidibé 于 1936 年(或 1935 年,他自己也不确定出生日期)生在马里的一个名叫 Soloba 的小村庄。五六岁时,就开始干农活,去山里放羊或是下田种地。很幸运,他被村长选中,送去一间位于 Yanfolila 的学校读书,这也让 Malick 成为了他们家族第一个上学的人。在学校,他表现出了对艺术的兴趣和天赋。之后,他进入了位于首都巴马科(Bamako)的巴马科国立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1955 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摄影师 Gérard Guillat-Guignard,并开始跟随他学习摄影。1956 年,他买了自己的第一台照相机—柯达 Brownie Flash。1957 年他成为全职摄影师,并于次年在巴马科开办了自己的摄影工作室 —— Studio Malick。

Malick Sidibé,1968 年,Courtesy Succession Malick Sidibé © Malick Sidibé

Malick Sidibé 十分擅长纪实摄影,尤其是巴马科的年轻人文化,他拍摄了运动的场景、河滩的游戏、夜店、舞会……他的黑白照片成为了巴马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流行文化的重要见证。

Malick Sidibé,《无题》,1969 年,Courtesy Succession Malick Sidibé © Malick Sidibé

在当时,巴马科年轻人的大小活动和舞会都能看到他的身影,甚至组织者为了配合 Malick 的时间,不惜改变自己原定的聚会时间。在他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当年马里别具一格的夜生活和舞厅文化,在 1960 年马里脱离法国殖民独立后的人们生活的真实样貌。

Malick Sidibé,《无题》,1972 年,Courtesy Succession Malick Sidibé © Malick Sidibé

1970 年代,Malick 将其工作重点放在了影棚人像拍摄上,拍摄了大量马里普通人的肖像。在拍摄中,他当初学习的美术基础派上了用场:「当我拍摄影棚照片时,我会在摆姿势上花很大功夫。由于我学过画画,所以我可以在肖像拍摄时设计各种姿势。我不希望我拍摄的人看上去好像木乃伊。这些姿势和动作能够让他们生动起来。」

Malick Sidibé,《我的宽边帽和喇叭裤》,1974 年,Courtesy CAAC – The Pigozzi Collection, Genève© Malick Sidibé

在他拍摄的肖像照片中,我们看到每一个人物都是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虽然只是在影棚拍摄的照片,但却能感受到这些人日常的生活状态。

Malick Sidibé,1973 年,Courtesy Succession Malick Sidibé © Malick Sidibé

进入 21 世纪,摄影家也没有停止过拍摄,他的照片也依然充满着人文关怀、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年轻的生命力。即使在他80多岁的时候,Malick Sidibé 依然对流行文化有着极大的影响力。时尚品牌将他的照片作为服装设计的灵感来源,马里裔法国歌手 Inna Modja 在 2015 年的《Tombouctou》歌曲 MV 中也表达了对他敬意。

Malick Sidibé,《耶耶摇滚风青年》,1963 年,Collection 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 Paris © Malick Sidibé

2007 年,他获得了威尼斯双年展的金狮奖终身成就奖,这是这个奖项第一次授予一个非洲人,同时也是第一次授予一名摄影师。双年展艺术总监、艺术家、评论家 Robert Storr 这样评价:「20 世纪后半叶到 21 世纪初,再没有哪位非洲艺术家能像 Malick Sidibé 这样,不断推动着摄影这一媒介在非洲的影响力,记录着当地的历史,扩充着这里的图像档案,使我们得以感受到非洲文化的质感并注意到它的变革。」

Malick Sidibé,《看我!》,1962 年, Collection 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 Paris © Malick Sidibé

在 Malick 的照片中,马里的年轻人们活力四射,超出了大多数人对非洲生活的想象。在巴马科的大小派对中,年轻人穿着入时,个性张扬,他们纵情大笑,劲歌热舞,相互吸引……这些场面,即使放在今天的欧洲也毫不落伍。要知道马里是个伊斯兰教国家,而且那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Malick Sidibé,《河堤上的野餐》,1972 年,Collection 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 Paris © Malick Sidibé

摄影师所带给人们的,正是这个国家在摆脱殖民之后的自由而快乐的气氛。「我希望能做一个记录快乐的摄影师。」Sidibé 说。

Malick Sidibé,《摇摆舞》,1965 年,Collection 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 Paris © Malick Sidibé

在他的作品中,正是洋溢着这样的精神:充满希望、快乐、青春的气息。Malick 镜头前的非洲人永远那么自由自在。

Malick Sidibé,《圣诞之夜,快乐俱乐部》,1963 年,Collection 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 Paris © Malick Sidibé

在美国《时代周刊》公布的世界摄影史上最有影响力的 100 幅照片中,有他 1963 年的作品《圣诞之夜,快乐俱乐部》(Christmas Eve, Happy Club)。照片中一对笑意盈盈的青年男女正在翩翩起舞,男子身着西装,女子穿着一条西式长裙,但却光着脚。

Malick Sidibé,《穿同样服装的朋友们》,1972 年,Courtesy CAAC – The Pigozzi Collection, Genève © Malick Sidibé

看着两个人动感十足的舞蹈,似乎能聆听到当时欢快的音乐响起。「我们正在进入新的时代,人们希望舞蹈。音乐给我们营养。一下子,男青年可以走进青年女孩,拉着她们的手。在从前,这是不允许的。每个人都希望他们跳舞的样子被拍下来。」

Malick Sidibé,《沙滩上》,1974 年,Courtesy Galerie du Jour Agnès b. Paris © Malick Sidibé

在 2010 年的英国《卫报》采访中,他说,「人们的脸就是一个世界。当我拍下来,就如同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未来。我相信影像的力量。」

Malick 的照片,让人看到了非洲不一样的样貌:年轻,快乐,充满希望。正像他常常对镜头前的人们说的:「笑一笑,生活是如此美好,别忘了微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