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氏三姐妹的爸妈,才是中国最牛父母!

原标题:宋氏三姐妹的爸妈,才是中国最牛父母!

提起“倪桂珍”,大约有些陌生。

但提起她养育的三个女儿宋蔼龄、宋庆龄和宋美龄,这个名字的知名度就陡然升高了 。

(倪桂珍和三个女儿)

她系出名门。其祖父徐光启曾担任过崇祯皇帝的礼部尚书,兼任东阁大学士;

1601年,徐大学士在著名传教士利玛窦的介绍下,正式皈依基督教;后来他离开北京,返回上海定居。上海天主教最大的教堂,便设立在徐家汇徐光启的故居。

(传教士利玛窦)

承蒙祖荫,到了倪桂珍的父母这代人,皆是美国圣公会的教徒。

倪桂珍能生在这样一个家庭,是一种幸运。因为她的父母十分民主,不重男轻女;这让倪桂珍从3、4岁就开始读私塾;5岁跟着家庭教师学习汉字、书法等;8岁进入上海妇联开办的布里奇曼女士学校读书;14岁被保送到上海西门的佩文女子中学,17岁高中毕业。

在校期间,她成绩优异,毕业后得以留校任教。

(百年前美国圣公会在武汉的传教旧址)

在一个民主家庭中长大,倪桂珍的天性得到了正常发展。

有一次,她与二姐桂殊在上海斜桥边玩耍时,遇到了企图非礼她们的小混混及家丁;倪桂珍毫无畏惧,对其严厉斥责。对峙间,引来了警察,吓得小混混落荒而逃。

在一个封建落后的年代,一个女孩子有如此勇气,实属罕见。

当时,社会依然保留着所有女性必须缠足这一陋习。可是倪桂珍对此事十分抵制,后因缠足竟然发起高烧。父母心疼女儿,最终放弃了让爱女缠足的念头。

(古代女子的缠足陋习)

父母的这份爱心行为,在当时实际上给女儿未来的婚姻,带来极大的麻烦。在当时社会的扭曲审美观里,一个天足的女孩子,是没有人敢娶的。

加上倪桂珍受过良好的西式教育,在推崇“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实属异类。

(民国女子学校合影)

如此种种,让倪桂珍到了19岁,依然待字闺中。她因才华和独立性,成为一名“老姑娘”;与现在的女博士们,倒有得一比。

然而,上帝赋予一位少女非凡的经历,注定不会忘记再给她一段非凡的婚姻。

19岁那年,倪桂珍遇到了宋耀如。

(少年宋耀如)

宋耀如出身贫寒,9岁时在一个亲戚家当学徒。后来,他的一位堂舅从美国回来,向宋耀如的父亲提起自己在美国过得不错,开了一家茶丝商店,只是没有儿子,缺少帮手。

为了让孩子有一个好前程,父亲将宋耀如过继给了堂舅。堂舅十分喜爱机灵勤快的宋耀如,将他带到了美国的波士顿。

宋耀如12岁去美国,成为改变他一生的转折点。

在美国波士顿,宋耀如因在华人的店铺工作,经常能见到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当时赴美留学的多是来自中国的富裕人家。宋耀如结识了其中的两位——温秉忠和牛尚周。

(第二批的留美学童温秉忠)

这两个人对他的一生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三个年轻人都是热血青年,经常聚在一起,喝茶、聊天。

宋耀如听他们提起学校的事情,对丰富多彩的学校生活非常向往。渐渐的,他的内心涌起一股冲动。他也想像他们一样去读书,去改变命运。而不是一辈子呆在一间小店铺里,做一个小商人。

但是,堂舅没有读过书,他靠勤俭和钻营起家,认为养子的想法太荒诞,毫无意义。

(百年前的美国华人店铺)

面对养父的拒绝,宋耀如深感绝望。或许是他血液中流淌的冒险精神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宋耀如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选择了离家出走。

他偷偷爬上一条开往北卡罗莱那州的走私船。非常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位难得的好船长!

琼斯船长听完这个中国男孩的经历,十分同情他。不仅同意他留在船上,还替他谎报了最低的合法年龄16岁。琼斯船长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

(基督教的故事)

他暗中观察,发现这个勇敢的中国男孩踏实、可靠、勤奋好学;他有意培养宋耀如皈依基督教。

为此,他经常给他讲《圣经》里的故事,这让才十几岁的宋耀如,渐渐对基督教产生了兴趣。

一年后,琼斯船长调离该船时,特意写信给他的华盛顿上司,安排宋耀如退役;之后,宋耀如到另一条船上打杂,而他的好运从这时起才真正开始。

一个偶然的机会,宋耀如被当地的卫理公会教堂的上等人物罗杰·穆尔上校看中,将他介绍给里考德牧师。

里考德牧师很认可这位华人青年,决定将宋耀如培养成一名传教士,让他回国后可以向中国人传教。

(卫理公会教堂)

做为一名西方人眼中的“天朝人”,宋耀如受洗礼之事,甚至上了威尔明顿的《明星报》;成为基督徒后,罗杰·穆尔为他争取到资助,宋耀如有了上学的机会。

他于1881年进入杜克大学圣三一学院,成为该校唯一一名外国留学生。

1883年,宋耀如转入范德比尔特大学学习。

1885年,宋耀如毕业,被主教派往上海,并通知上海的林乐知为他安排工作。

(范德比尔特大学)

林乐知的出现,在宋耀如的人生中似乎起到某种催化剂的作用。

此人于1860年来到中国,在上海创办《万国公报》和英华大学;他的地位比较优越,是美国卫理公会的大人物。

所以,他对布道团的教士难免傲慢、专横,并且公开表示过不喜欢宋耀如。

他把宋耀如派往上海近郊吴淞传教和教学,付得薪水很低,让宋耀如十分不满。后来宋耀如又前往昆山当巡回传教士,薪水仍然很低。他只能租小房子住,生活陷入贫困。

(昆山的教堂)

这段生活是宋耀如的低潮期。他陷入一种两面不讨好的困境:

当地农民们觉得他不伦不类;外国人认为他不是本国人,不会成为皈依者,反而是竞争对手。

在他最感沮丧之时,一日街头散步,遇到多年不见的老朋友牛尚周,就是在美国堂舅的店里结识的中国留学生之一。这次见面简直是上帝的安排。

原来牛尚周和表兄温秉忠回国后,分别娶了倪桂珍的大姐和二姐。当牛尚周得知宋耀如尚未婚配,就热心地将自己的妻妹,19岁的倪桂珍介绍给他。

(被誉为最伟大的红娘的牛尚周)

在两人的极力撮合下,宋耀如在一个周日的教堂里,见到了娴静美丽的倪桂珍,不由得心生好感。倪桂珍也对温文尔雅的宋耀如颇有好感。

没多久,宋耀如亲自登门拜访了倪桂珍的父母,这对和气的老人对一表人才的宋耀如也非常满意。

1887年,宋耀如与倪桂珍成婚。婚后,两人一起回到昆山,宋耀如的薪金依然很低,

幸好倪桂珍带来了嫁妆,两人的日子才维持下去。

回国数年后,宋耀如的传教士生涯已经大有进步。他在1890年成为上海市郊嵩泽的牧师。或许是骨子里的冒险精神,或许还有其他原因,宋耀如决定做点其他事情。

1889年年底,宋耀如开始涉足出版业,主要售卖《圣经》英文版,《新约全书》中文版。

由于获得了西方传教组织和宗教机构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宋耀如很快展开了新的事业旅程。

他为一些布道团承印书刊,翻印一些西方历史、科学等书刊,有时也会印一些政治性小册子,专供给一些秘密社团。

(商人宋耀如)

靠着印刷业起家,宋耀如正式迈入上海商界。他身兼数职,即是亚洲最大的面粉厂的经理;又是几家工厂的英语总经理,专职与外国人谈判。

他充分利用留学时期积累下的人脉,成为中国最早做进口重型工业机器的商人之一。宋耀如成为富商后,兼以杰出的牧师的身份,成为当时上海交际圈的知名人物。

当他向卫理公会的中国布道团提出辞职,不免引来风言风语。其实宋耀如从未放弃过传教的责任。

生意成功后,他在中国最好的教堂里开办了一所很火的主日学校,有很不错的教员班子。他本人也教课,学生有老有小,他们都非常喜欢这个“国际主日学校”。

(婚后的倪桂珍)

宋耀如在写信给《基督教倡导者》编辑部,道出辞职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之所以离开布道团,是因为它给我的薪金不足以维持生活。靠每月15美元的薪水,我养不活自己、妻子和孩子。……”

在1889年到1907年间,宋耀如夫妇共生了六个孩子。宋耀如是商人,忙于赚钱养家,还有各种社会活动。家中之事几乎全部由倪桂珍包办。宋家是典型的“母代父职”。

母亲倪桂珍对家庭、对孩子有着高度的责任心。她要求孩子们在上帝面前必须虔诚规矩;她认为溺爱孩子,使他们有依赖性,将来难有作为。

她对自己的六个女子,推行“斯巴达克式”的教育。即:勤劳、刻苦、吃苦耐劳。

(宋家的全家福)

虽然此时的宋家已经摆脱贫困,但是母亲却有意识培养孩子们的各种能力和吃苦精神。

受过西方教育的倪桂珍,对子女施以最初的民主启蒙教育。宋家经常从美国购买原版的幼儿读物。而宋家的女孩们,从小就要学习做饭、煮菜,以及针线活。

她料理家务,总是设法量入为出。凡是省吃俭用余下的钱,即捐赠给丈夫暗地里资助的革命事业。她也接济穷人,是学校和教堂的赞助人。

这样的言传身教,让母亲在孩子们的心中留下近乎完美的形象。

(宋氏三姐妹)

无论女儿们在未来婚姻中与母亲产生多大的分歧,都不会影响母亲在孩子们心中的地位。

那是一个严重的重男轻女的时代,但在宋家却不存在。

夫妇俩都受过西方的教育。他们把女儿们很小就送进寄宿学校读书,再大一点时,又把她们一个个送到国外留学。

(学生时代的宋蔼龄)

那时,母亲倪桂珍或许不曾想到:正是这样的教育背景,让宋家的三个女儿具备了国际化视野、以及一口流利的英文,才有了她们未来在国际舞台上的叱咤风云。

(宋氏三姐妹)

在对待三位女儿的婚事上,除了大女儿宋蔼龄之外,宋庆龄和宋美龄的婚姻都遭到母亲的反对。

尤其是宋庆龄的婚姻。据说这位宋家“二公主”相貌与母亲最像,是夫妇俩最宠爱的孩子。

(最美的“二公主”宋庆龄)

但是,她在婚姻上的大胆与决绝,显然是继承了父亲的冒险精神。

然而,既然从小就刻意培养女儿们的独立坚强,就得承受她们长大后的独立与叛逆。

(宋美龄夫妇)

其实,宋夫人倪桂珍何尝不是极具叛逆精神的人。她的胆量在少女时代已初露端倪。

为人妻后,她脱离了倪家信奉的宗派伦敦会,转入丈夫所在的美国监理会,成为一名基督徒。这一决定,无论放在哪个时代,一个人脱离原来的教会,都会引起人们的震惊。

倪桂珍大胆直言:“上帝指引我来到查理(宋耀如的英文名字)身边,我要辅佐他,支持他,为他的事业献出我的一切。”

宋耀如被妻子深深感动。他称妻子是“生活在东方的坚强女性,她的伟大在于敢于自己选择爱人。这在东方,在中国简直不可思议。”

其实,倪桂珍的大部分时间都化在家里相夫教子,几乎就是一名家庭主妇。

但是,她与丈夫冒着生命危险在家中成立第一个民主主义组织“中兴会”,建立同盟会的联络总部,还同丈夫一起数次支援孙中山以及黄炎培等人东渡日本。——这等非凡的胆识,岂是家庭妇女所能拥有的?

(同盟会成员,中间为孙中山)

1913年,袁世凯篡位,倪桂珍跟随丈夫,偕全家流亡日本,两年后才返回上海。为支持丈夫的事业,她放弃优越稳定的生活,过着颠沛流离的逃亡日子。

这期间她从无怨言,而是全心全意地照顾家人。这等贤妻,被后人评为:“清末民初杰出的女性人物之一,也是民国最优秀的母亲之一。”

1931年7月,在青岛疗养的倪桂珍惊闻长子宋子文在上海北站遭枪杀的消息,血压顿时升高;

尽管宋子文躲过一劫,倪桂珍却因抢救无效过世,享年63岁。

一代伟大的母亲,与54岁因肾病过世的丈夫宋耀如,同葬于上海万国公墓。

- END -

(图片截取自视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须知

微信公号转载本文,

请后台回复 “ 转载 ” 二字获得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