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散布印在中国西藏地区有块飞地居心险恶

原标题:有人散布印在中国西藏地区有块飞地居心险恶

有人散布印在中国西藏地区有块飞地居心险恶

环球时报报道:“印度在中国西藏地区还有块飞地?”这样博人眼球又令人费解的言论来自一名所谓的法国藏学家。据“美国之音”23日报道,这个名为克劳德·阿皮的学者日前在印媒Rediff上发表文章,称印度在西藏阿里地区仍遗留着一片包括5个村庄的土地,“理论上来说,印度仍有对这块土地提出声索的权力”。在2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中国南亚学会常务理事钱峰直斥这种观点“毫无根据,不值一驳”。他说,印度在西藏的所谓“传统利益”早在1954年签署的《中印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简称《协定》)中得到全部解决。

阿皮在题为《西藏的印度人村落》的文章中称,这些村子位于阿里地区门士乡周边,不在中印边境实控线上,而是距离神山冈仁波齐不远、四周被藏民居住地包围起来的“飞地”。他的“理论根据”是,阿里地区曾经归属于拉达克王国,之后随着拉达克被并入克什米尔王国,门士地区也成为“印度领土”。

阿皮在文章中称,1953年,印度开国总理尼赫鲁为了显示“友好姿态”而决定单方面放弃印度对门士地区的“所有权”。而在西藏会谈期间,门士的归属问题从来没有被提到过。“这意味着这个飞地的命运从未被谈判或解决,直到今天也仍然如此。”印度前外交官、中国问题专家斯托布丹说,尽管印度收回这块土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政府还是应该在与中国进行边界谈判的过程中,重提这块土地的归属问题,以增加印度一方的谈判筹码。

钱峰23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根据中印1954年签署的《协定》,印度承认中国在西藏地方拥有完全的主权。在随后的半个多世纪里,无论是在门士还是其他有关该条约的问题上,印政府从来没有提出过任何异议,“很显然,阿皮的言论根本不能代表印度政府,门士的归属从来就不成为一个问题”。

钱峰说,阿皮是有名的“顽固反华”学者,与达赖喇嘛长期交往,是“藏独”集团最喜欢利用的西方学者之一,因此他的言论可谓极其偏颇,缺乏可信性。印媒之所以在此时配合其炒作此事或许意在“投石问路”。“中印之间已达成默契,有关边界问题谈判会议的内容不会向媒体透露,而这也引起很多印媒的猜测和试探。再加上印媒一贯喜欢用放大镜紧盯中国,在洞朗对峙和边境公路建设的新闻淡去之时,印媒自然要炮制新话题,继续吸引眼球。”

一位“顽固反华”称为阿皮的法国家伙,不知道与印度当局在背后有什么“猫腻”?与印度媒体一起,又在制造新的事端。企图拿出一种毫无根据,众人不太清楚的“历史问题”来混淆视听,妄图在领土问题上帮印度当局制造舆论,掀起一股新一轮反华逆流。

阿皮这个人长期与西藏分裂分子勾连,其用心无疑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事情。

其实中印关系与阿皮毫无关系,他如此的对中国搞非正常活动,让人不得不怀疑此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中印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中国和印度两国代表团于1953年12月31日至1954年4月29日就中印两国在中国西藏地方的关系问题在北京举行了谈判,双方基于相互尊重领土主权,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惠、和平共处的原则,经过充分协商获致了协议,并于1954年4月29日签订了本协定。

这是第一次明确规定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国际文件。协定经双方批准后于1954年6月3日生效。协定共六条,主要内容为:双方在指定的地点互设商务代理处;凡按习惯专门从事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贸易双方商人、得在协定指定的地点进行贸易,双方香客得按习惯到对方朝圣;双方的商人和香客经一定的山口、道路往来;对双方商人间的贸易,边境地区双方居民的往来、探亲和小额贸易,及为贸易而进行运输的背夫、驼夫的过境往来等,规定了一系列合理的办法。

与签订协定同时,两国代表曾互换照会,照会规定印度将撤退在西藏的武装卫队,并将其在西藏的全部驿站和邮政、电报、电话等企业、设备全部交给中国政府。

如今,阿皮这个所谓“学者”挑起这个问题,也就是想挑起中印本来就有分歧的领土问题上“火上浇油”,煽起更大的矛盾。阿皮此举,是否是与西方某些势力或印度当局相配合对中国进行牵制的又一新的手段?不得而知。但是,国际上某些所谓“机构”和所谓“学者”专门打着“学术研究”的幌子干着针对中国围堵中国的勾当。因此,这种不值一驳的别有用心的言论,虽然是“奇谈怪论”,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但是,对于某些势力针对中国围堵、牵制的某些动作也不得不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