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男看金庸,女看琼瑶,不男不女看三毛,各位侠友看什么呢? | 世说新语

原标题:男看金庸,女看琼瑶,不男不女看三毛,各位侠友看什么呢? | 世说新语

世说新语

女人能否看懂男人的江湖?

文/秦似海

“男看金庸,女看琼瑶,不男不女看三毛。”

这句调侃在当年挺欢乐的,并不是贬低三毛,而是说金庸和琼瑶的书都有局限性,一般男的喜欢金庸的热血江湖,而女的则比较喜欢琼瑶的儿女情长,三毛的作品,无论男女都会喜欢。

“不男不女看三毛”的意思就是:读着她的作品,我们甚至忘记自己是男是女……这就是读书的魅力,而每个人的口味不尽相同,别去区分文化层次,阅读体验的起点只是建立在你的兴趣爱好之上,兴趣才是读书的良师。

琼瑶、三毛的文字,我向来不感冒,但是听到罗大佑那句“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世的我”,恍若隔世,的确让我对《滚滚红尘》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

少男少女们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自己就是书中的主角。这是一种代入感,也是一种阅读的自我感动。

男生一扑进武侠小说,如痴如醉之时,完全可以演绎英雄救美、惩奸除恶的动作场景,学着书中主角的口吻,大喊一声:大胆狂徒,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口水溅出来以后,疯性就开始发作,他们在教室走廊里拳打脚踢,皮带抽到自己脸上的人不计其数。而女生一部言情小说看下来,脸腮微红,一双秋水明眸隐隐泛出朦胧的雾色,就差扛起一把小锄头,扭着小蛮腰去花坛里除草,口中念念有词: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读书真的很快乐,很多知识在课堂上学不到。在求知欲望爆棚的岁月里,非要把自己的课间生活折腾成一场电影,这其实并不是神经病的症状,而是一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情绪。

懵懂的青春,充满了各种可能,女孩子的心思,通常是关心人生路上,能不能遇见书中一位完美无缺的帅哥;而男孩子对武侠小说中的“江湖”之热爱,完全可以将脑子里的想象力拍出一部武侠剧,已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记得那年,听闻高中语文读本必修,有一个名叫“神奇武侠”的单元,金庸《天龙八部》第四十一回“燕云十八骑,奔腾如虎风烟举”被收录其中。我当时的心情是兴奋多于惊讶,突然之间又会有些疑惑,脑子里忍不住闪过一个念头,若是教科书要节选古龙,究竟哪一部最适合?

其实这个问题有点难度,古龙的江湖不是单纯的打斗,也不需要强悍的历史文识作为小说的结构,他通过波澜曲折的情节,跌宕起伏的悬念,让读者如入迷雾之中,而且角色人物之间的喜怒哀乐,会令你产生困惑。

“人性并不仅是愤怒、仇恨、悲哀、恐惧,其中也包括了爱与友情、慷慨与侠义、幽默与同情,我们为什么要特别强调其中丑恶的一面呢?”

关于古龙,千言万语说不清楚,我眼中看到最多的是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痞子,奋笔疾书写上一行字,啪的一声换行,三分钟就写好一页稿纸,这种骗稿费的功力让人惊叹不已。但是古龙的武侠,无论是塑造人物性格,还是武学的内涵理论,往往令读者叹服。而且人物角色的对白与剧情,若是转换出电影中的画面,演员如果控制不住那种冷酷骄傲的气质,还真演不了。

纵观古龙武侠小说,找出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也是最让女孩子受不了的人物,除了李寻欢,没有第二个。

从1976年电影“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狄龙,到1995年电视剧“小李飞刀”中的关礼杰,然后就是1999年出现的焦恩俊,他吸粉最多,无论是气质还是形象上,都算比较接近原著,只不过我觉得还是差了少许味道,他面相睿智,眼神却没有被寂寞沉浊,而电影“飞刀问情”里的王杰,具备沧桑感,却少了一点灵动。

如果哪天古龙的武侠小说真能上教科书,个人觉得无论是塑造人物性格方面,还是剧情的张力渲染,“风云第一刀”排在首选,当之无愧。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万里飞雪,将穹苍作烘炉,熔万物为白银。

雪将住,风未定,一辆马车自北而来,滚动的车轮辗碎了地上的冰雪,却辗不碎天地间的寂寞。

李寻欢打了个呵欠,将两条长腿在柔软的貂皮上尽量伸直,车厢里虽然很温暖,很舒服,但这段旅途实在太长,太寂寞,他不但已觉得疲倦,而且觉得很厌恶,他平生最厌恶的就是寂寞,但他却偏偏时常与寂寞为伍。

“人生本就充满了矛盾,任何人都无可奈何。”

李寻欢叹了口气,自角落中摸出了个酒瓶,他大口地喝着酒时,也大声地咳嗽起来,不停的咳嗽使得他苍白的脸上,泛起一种病态的嫣红,就仿佛地狱中的火焰,正在焚烧着他的肉体与灵魂。

骄傲和孤独,多情与冷漠,这些都是人性设定的枷锁。李寻欢的忧郁沧桑都已写在苍白的脸上,然后挟着那几声咳嗽,一个肺痨晚期病人的形象,跃然纸面。

他将手中雕好的人像埋在雪地里,痴痴地站在雪堆前,这个举动确实很令人惊奇,古龙抓住了读者的好奇心,他的模样已经很清晰,现在读者需要关心的就是他的遭遇。

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正是因为人类有感情,李寻欢是个善良的人,他很想在冰天雪地里载阿飞一段路程,也很想请阿飞上车喝一杯,不料少年忽然说了一句:我喝不起。

古龙的文字,就像一柄锋利的飞刀,一言一行都能直刺你的内心。这是一种魅力,充分诠释了他文字气质上的天性,你能模仿,却永远都学不到精髓。

阿飞的武器并不是破铜烂铁,当他一剑刺入白蛇的咽喉,走到李寻欢的面前,一双充满野性的眼眸,竟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我很欣慰,我并没有觉得李寻欢的长相是多么的讨喜,也没有怀疑阿飞是弯的,因为善良的侠义会传染,在遇见李寻欢之后,注定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武侠小说最能打动少年的是什么?我想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友情”。

古龙写的“友情”真挚动人,没有贫贱富贵之分,往往是一句话,一杯酒,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从此以后刀山火海,生死不渝。“假如你曾经认为一个人是你的朋友,那么这人就永远都是。友情是累积的,爱情却是突然的,友情必定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爱情却往往在一瞬间发生。”

这一路上,偷袭阿飞的诸葛雷是李寻欢杀得第一个人,“小李飞刀,例不虚发”让读者朋友们大开眼界。

为了报恩,阿飞一直在相助李寻欢,他勇闯龙潭虎穴,不仅维护铁传甲的自尊,而且不惜假冒“梅花盗”以吸引敌人的注意。这一切都是为了朋友,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

他的背脊挺得笔直,他的性格倔强、坚定,他的人就像是铁打的,冰雪、严寒、疲倦、劳累、饥饿,都不能令他屈服,却偏偏败在林仙儿的石榴裙下。这就是人性,每个男人都逃不开感情的侵袭。

小李飞刀是个传奇,阿飞其实与读者一样,他内心对李寻欢的崇拜,比任何人都强烈。

如果有人说李寻欢是个煞笔,估计很多粉丝的口水会像消防龙头一样,喷射在他脸上,人性这种东西,有时候很难理喻,真的,我觉得李寻欢不是煞笔,他只是缺了一根筋。

为什么说男人之间的友情,很多女人很难理解?

我们先来举个例子,战国时有左伯桃与羊角哀,二人结伴去见楚元王,途中遇大雪,寸步难行,他们穿的衣服很单薄,带的粮食也不够,于是左伯桃为了成全朋友,将衣服和粮食全部留给了羊角哀,自己悄悄地躲进树林里自杀了。后世将这种患难朋友叫做“羊左”。

然后就是三国演义“刘安杀妻”的故事,这故事其实是杜撰的,编得确实有点变态,而刘备的“不胜伤感,洒泪上马”将残忍当作大义,这只是小说渲染的手法,目的就是为了体现士为知己者,不惜肝脑涂地的情绪。

但是武侠小说中的男人,是可以接受这种观念的。

李寻欢可以将心爱的女人让给龙啸云;可以散尽家财,将李园别墅也留给林诗音作嫁妆;在梅花草堂误伤林诗音的儿子之后,他那种面无人色的表情,令人唏嘘不已。

李寻欢更吃了一惊,失声道:“他是什么人的儿子?”

巴英叹了口气,道:“这孩子就是龙啸云龙四爷的大公子,龙小云!”

刹那之间,李寻欢宛如被巨雷轰顶,震散了魂魄!

他木然坐在那里,一双锐利的眼睛已变为死灰色,眼角的肌肉在不停地抽缩着,一滴滴冷汗沿着鼻洼流到嘴角。

李寻欢这个角色之所以有争议,我觉得问题就是出在人物角色的代入感上。

这种主角,读者没有办法代入,读者理解不了李寻欢的人性特色,这孱弱的身体里,隐藏的是坚如磐石的意志和伟大的灵魂,而博爱之中却隐挟着一丝痛苦,明显是在拼命地折磨自己,与现实意识大相径庭,他如果小时候脑子没有被门夹过,估计很难出现这种症状。

古龙的笔锋写尽人性的曲折,但永远脱离不了男人的内心,或许悲剧人物能引起共鸣,读者喜爱的就是屌丝的逆袭。如果我说《风云第一刀》从开头的“冷风如刀”,写到梅花草堂误伤龙小云的转折剧情,简直就是武侠小说之典范,完全可以摘录进教科书里,会有几人反对?

李寻欢与阿飞的友情并不是一帆风顺,男人可以为友情义不容辞,也可以为爱情奋不顾身,“温柔乡,英雄坟”,男人的心理负担,究竟深厚到何种程度,古今中外无不相同。

阿飞不是傻子,他心里非常清楚,林仙儿这种女人并不能一生相守。但是少年的情愫初开,很大一部分是不服输的情绪造成,不甘于现状、执着于梦想与追求、企图去改变这个世界……碰到李寻欢这个老司机,苦口婆心根本没有效果,他很想干掉林仙儿,甚至不惜冒着阿飞翻脸的风险去雇凶吕奉先,结果,吕奉先也陷入迷惘之中,不能自拔。林仙儿的妖媚属性究竟高深到哪种档次,可想而知。

古龙处理剧情方面,比金庸灵动许多,他直接把人性写出来给你看,绝不拐弯抹角。

爱,是一种心疼,也是一种信任,小说开头二人雪地相遇,那种惺惺相惜之情不予言表。他们从一开始,便愿意为对方付出所有,而不是自私地索取。即便中间有“断义”那一段剧情,阿飞的行为,更像是不被父亲理解的孩子般无助,潜意识里只想表达极端的反抗,而不是伤害。

“我要你明白,李寻欢是我的朋友,我不许任何人侮辱我的朋友……任何人!”

即使阿飞误会李寻欢要杀林仙儿的理由是一种偏见,他表现出来的愤怒,执意绝交断义,甚至用最残忍的话去刺伤李寻欢,但对李寻欢的人格,他却从未有过一丝怀疑。

李寻欢是个让人由心尊敬的人,好像他一生下来就是为了朋友而活,他是武侠小说中,至今无人能超越的角色。他为阿飞的痛苦剧烈咳嗽,为铁传甲之死第一次流泪,为孙驼子毅然与上官金虹决斗,有没有人为他做点什么?

嵩阳铁剑的出现,古龙将“友情”再次升华。

李寻欢沉重地叹息了一声,黯然道:“这只因郭嵩阳这二十六次破绽,都是故意露出的!”

铃铃愕然道:“故意露出来的……他难道故意要荆无命刺伤他?”

李寻欢道:“不错,就因为破绽是他故意露出来的,所以才每次都能及时闪避,所以他每次受的伤都不太重。”

铃铃更不懂了,道:“他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李寻欢黯然长叹道:“他这样做,只为了要将荆无命出手的部位告诉我!”

铃铃简直说不出话来了。过了半晌,她目中又流下泪来,垂首道:“我本来以为这世上连一个好人都没有,人们交朋友,也是为了互相利用,所以一个人若要好好地活着,就得先学会如何去利用别人,欺骗别人,千万不能讲什么道义,否则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李寻欢叹道:“这些话,自然也全都是林仙儿教你的。”

“但现在我却已知道,这世上毕竟是有好人的,江湖间也的确有轻生死,重义气的朋友。”她忽然在郭嵩阳尸身前跪了下来,流着泪道,“郭先生,你虽然不幸死了,可是你不但帮助了你的朋友,也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你……你在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

小姑娘突然顿悟“友情”的真谛,但我们真的能理解么?

往简单的层面去解释,原著中有交代,“天下没有一个人,能挡得住上官金虹和荆无命的联手一击”,所以郭嵩阳必须让小李看到荆无命出手的位置。但按照正常的理解,这其实是个逻辑漏洞,古龙是个思维奇诡的天才,但有时候为了渲染人物的特性,可以适当忽略严谨,我觉得也无伤大雅。

古龙想告诉读者们的心事,就是朋友存在的意义是付出,而不是回报。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男人愿意为赏识自己、理解自己的人献身;而女人愿意为欣赏自己、喜欢自己的人精心妆扮。要衡量武侠人物的价值与意义,不能用一般的标准,那种肝胆相照,至死与共的义气,比爱情更伟大、更感人。

现在想一想“羊左之义”,又或许是“刘安杀妻”的故事,朋友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真的需要如此义无反顾的付出?困惑之余,难免会有一丝触痛,但是这种精神,在没有亲身经历的情况下,我永远都体会不到。

他不愿阿飞再想这件事,忽然抬头笑道:“你看,这棵树上的梅花已开了。”

阿飞道:“嗯。”

李寻欢道:“你可知道已开了多少朵?”

阿飞道:“十七朵。”

李寻欢的心沉落了下去,笑容也已冻结。

因为他数过梅花。

他了解一个人在数梅花时,那是多么寂寞。

李寻欢了解阿飞的心思,寂寞并不是高手的特权,阿飞也憧憬过生活的美好,他也知道友情比爱情更为可靠,他的孤傲注定了他的坚强,但是没有李寻欢,阿飞会落拓到哪一种模样?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宽容和关爱,才是人性最真挚的情感,但是在武侠小说里,带给读者的永远都是江湖人的无奈与感慨。

李寻欢虽然成为了一个痴情的符号,但古龙赋予他的意义是一种精神。你可以说他傻,说他很天真,反而正是这种不完美,让你接触到人性最深处的东西。

“以前我总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总要听别人的摆布,让别人改变自己的命运?现在我才明白,你听别人的话,并不是因为你怕他,而是因为你爱他,你知道他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

小李飞刀,无疑是古龙小说中最具传奇色彩的经典。“学会如何去爱人,远比去学如何杀人更重要”,只有真正懂得这道理的人,才能体会小李飞刀的精髓。

古龙创造了一个武侠时代,小李飞刀的成就无人超越,那种朋友之间的热血友情,在他每一部小说里,读者都能看得很清楚。

“天上地下,从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飞刀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发出来的。”男人之间的友情,其实就像小李飞刀一样,它从什么地方来,要到什么地方去,没有人知道答案。

飞刀是一种精神,正义必定战胜邪恶,公道必定常在人间。

武侠小说教会我的,不仅是对武侠江湖的美好向往,同时也在快意恩仇的剧情里,肝胆相照的侠客身上,找到正义与三观。说武侠小说是我们这代人的精神启蒙之师,一点都不过分。

谨以此篇,问一问读者朋友们,男人的江湖,你看懂了么?

———— / END / ————

武侠原创中短篇小说

回复:刀剑江湖,查看往期原创小说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