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证监会“严打”之下,A股和港股的“新经济”争夺战

原标题:证监会“严打”之下,A股和港股的“新经济”争夺战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重新考虑去香港上市的公司多了很多。多个投资人告诉投中网,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A股市场监管趋严外,港股频频示好也是一大原因。

文 | 薛小丽

来源 | 投中网

ChinaVenture

NEWS

“很多文化内容产业的企业,对海外资本市场还是较为关注的。尤其随着近两年A股IPO和重组门槛对影视游戏这类轻资产企业的提高,导致对海外资本市场的需求日趋提升。” 三千资本合伙人黄璜告诉投中网。昆仲资本合伙人梁隽樟也发现,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其周围重新考虑去香港上市的公司多了很多。

多个投资人告诉投中网,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A股市场监管趋严外,港股频频示好也是一大原因。“从前大家觉得香港的估值不好,现在随着A股监管趋严,赴港上市确实成了很多企业的备选方案”。梁隽樟表示。

重拳监管

春节假期刚过,证监会的两个新动作将A股监管推向一个新的层级。2018年2月23日,证监会放出两个大招:一是,新规规定企业IPO被否后至少应运行3年才可筹划重组上市。二是,股票发行注册制授权决定期限拟再延长两年,至2020年2月29日。

根据证监会官网题为“关于IPO被否企业作为标的资产参与上市公司重组交易的相关问题与解答”的文章,新政之下,证监会将会区分交易类型,对IPO被否企业作为资产参与借壳重组加强监管:对于重组上市类交易(借壳上市),要求“企业在IPO被否决后至少应运行3年才可筹划重组上市”;对于不构成重组上市的其他交易,“将加强信息披露监管”。

证监会强调,在信息披露监管中,将“重点关注IPO被否的具体原因及整改情况、相关财务数据及经营情况与IPO申报时相比是否发生重大变动及原因等情况”。

IPO和借壳是机构退出的重要路径。对企业和投资机构来说,IPO被否后3年内不得借壳重组的新规,几乎阻断了被否企业立刻筹划重组上市的可能性。

黄璜认为,新规之下,一级市场基金通过A股市场退出的门槛和风险有所提升,短期内会对处于退出期的基金造成一定影响。另外,“资本市场的强监管将加大资本游戏链条各环节的违规成本。”曾就职于香港联交所和中信证券、现任庖丁科技CEO的高大光告诉投中网。

此前,因为IPO排队期漫长,部分企业即使有关联交易、信息披露不合规等瑕疵,为了节省时间成本,依然会冒险“带病”上会。一方面,企业试图一边IPO排队,一边进行规范;另一方面,即使IPO被否,借壳审核周期较短,审核程序较简单,依然能成为企业的退路之一。

但如今,这种投机取巧的风险就比较大了。毕竟,企业一旦进入上市准备队伍,不仅转换轨道不易,强行上发审会最终失败还会带来不利影响,毕竟企业和机构都很难耗得起三年等待的时间成本。多个投资人认为,随着被否代价上升,未上市企业和机构将会更注重一次申报的质量,在IPO安排时会更加谨慎;对部分正在排队的企业来说,为保证通过率,主动撤回申请材料的情况可能会越来越多。

“身边确实存在个别企业权衡后撤回申请的现象”,黄璜向投中网透露,“这类企业接下来应该会选择寻找更稳妥的退出渠道,没有特别大把握的企业很难在新规下坚持上会,毕竟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给予IPO预留的窗口期是有限的,一但失去可能对企业的战略和业务发展造成难以想象的不利影响。”

从毕马威《2017年中国内地和香港IPO市场回顾并及2018展望》报告中也可以看出,A股上市申请的企业数量近几年有逐渐减少的趋势。图表来自毕马威报告

此外,证监会的另一个动作——股票发行注册制的延后也意味着证监会对新股发行的严厉把关还将持续。2018年2月23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称,多方考虑之下,建议2018年2月28日到期的股票发行注册制授权决定实施期限延长两年,拟延长至2020年2月29日。

从目前实施的股票发行制度——核准制转向注册制,意味着监管机关的职责将发生变化。注册制下,新股发行时,申请人充分披露信息,发行审核机构只需对申请人的相关文件进行形式审查,并不需要进行实质内容判断。这意味着,监管层的角色定位转向事后监管,而不再是事前把控。

在黄璜看来,核准制向注册制的转化时机客观上取决于市场的成熟度,也可以理解成市场投资人结构中成熟投资人的比例。好比子女未成年时,父母普遍会介入其生活的各种细节,而子女成人有主见后,父母便可以放手任其相对独立的成长生活。

而对于长期以来的国内资本市场,监管机构的态度还是有所保留的。“无论是提升资产质量还是挤压市场泡沫,监管机构的政策始终是围绕着维护市场稳定发展及呵护尚不成熟的中小股民群体。从这个角度出发,监管机构延后注册制的选择无可厚非,毕竟稳定发展的资本市场更符合国家经济发展的战略大局。”

何去何从?

“注册制推迟,主要是因为大厦地基未打好,比如法制建设、投资者保护机制和成熟度等。不过,注册制推迟配合证监会新政,只能说明A股的入场券越来越难拿。” 财经评论人布娜新强调。

IPO被否率可以证实这一点。近半年来,A股IPO被否率创下历史新高:2018年1月,发审委共审核49家公司的首发申请,其中18家获通过,24家被否,通过率仅为约37%。而这一数字在2017年9月底还是80%。

图表数据来自证监会公开资料

就在春节前,IPO审核经历了最惨烈的一周:18家公司上会仅3家获通过。Wind数据显示,近3年已有146家企业IPO被否。这些都一度造成了拟上市企业和投资机构的迷茫。

对企业来说,在A股IPO被否后,通常会有以下几种选择:再次冲击IPO,被并购,转战新三板或海外。新规之下,被否企业3年内没法借壳,再加上新三板过会率低,二次冲击上会、被并购或转战海外成了可行性较大的选择。

根据规定,被否企业如果想二次上会需在被否半年后。广证恒生此前研报统计数据显示,企业二次申请IPO成功率达90.7%;从申请间隔时间来看,平均二次IPO的时间为2.33年,超过70%的企业在三年内选择二次IPO。

而作为被否企业的另一条出路,能否被收购则因不同行业而异。黄璜透露,“对于利润率较高的文娱领域一些企业,比如游戏影视等,也偶尔会见到纯现金被收购的情况,实际上如果上市公司强烈看好某些高增长高收益的资产,采用纯现金收购的方式对各方也是不错的选择。”

除了以上两种,多个投资人表示,在A股监管趋严之际,奔赴海外,尤其是香港市场正成为部分企业的热门选择,而这其中又以“新经济”企业为典型代表。

A股和港股的“新经济”争夺战

“从宏观角度来说,新政对整体资本市场都有影响。但由于此前监管机构本来就对游戏影视这类轻资产企业IPO和重组的态度比较谨慎,对文娱领域来说,这次新政更多是一种监管常态的延续,反而是市场其它一些产业,因为之前监管没这么严厉,现在反差后的感受可能会更明显。”在黄璜看来,相比互联网文娱等领域,传统实业受此次证监会新规的影响恐怕会更大一些。

根据毕马威2017年年底发布的《2017年中国内地和香港IPO市场回顾并及2018展望》报告,2017年A股IPO市场共有440宗IPO,募资金额约为2350亿元,同比增长57%。其中,工业市场和信息技术、媒体及电信业的企业主导A股IPO市场,占IPO总宗数和募资总额的一半以上。

图表来源:毕马威《2017年中国内地和香港IPO市场回顾并及2018展望》报告

另一方面,松禾资本合伙人袁宏伟认为,新规“对创新类企业应该影响不大”。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对政策层面比较鼓励的行业来说,即使IPO被否也可以重新申请,如今审批速度比较快,只要不是硬伤,再次申请通过的可能性也比较大。”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A股市场似乎正呈现出一股拥抱新经济的巨大热情:不论是三六零借壳回归,还是富士康快节奏推进IPO,A股市场近来频频向新经济企业抛出橄榄枝。

2018年2月28日, 有媒体报道称,证监会发行部近日对相关券商做出指导,将对包括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和高端制造行业的“独角兽”企业放宽诸多 IPO 限制,符合相关条件的可“即报即审”,无需排队,且盈利条件可能放宽。不过目前该消息尚未得到证监会证实。

“这是监管机构对行业板块差异化政策的信号,如果对新兴领域的扶持初步见效后面应该会进一步出利好政策。”黄璜称。

与此同时,香港在争夺新经济独角兽上也加大了发力。2018年2月23日,港交所公布了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赴港上市的第二轮市场咨询方案。针对未有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同股不同权架构企业如何赴港上市等市场关注重点,港交所给出了方案细则。

细则重点主要有:支持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放宽生物科技公司上市限制;放宽香港作为第二上市渠道的限制。

随后,2018年3月1日,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称,对市场非常关注的港交所对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赴港上市的咨询方案,预期最快2018年4月下可刊发本轮咨询总结。港交所将加大力度吸引“新经济”企业赴港上市。

“这一方案为国内欲上市企业多开了一扇窗,未来一些新兴领域企业在同股不同权的情况下也能被允许登陆港股市场,这极大拓宽了这类企业资本运作的空间,同时将为香港资本市场吸引更多新兴领域优质资产,会带来双赢局面。” 黄璜表示。

在高大光看来,相比内地股市,过往香港市场的特点是偏金融及地产,整体估值有局限性,市场活跃度欠佳。众所周知,香港曾拒绝为阿里的股权结构而修改上市规则,才会有之后阿里远赴美国,最终在纽约上市。“随着两地监管机构推动股票互通,基金互认等机制,以及内地国际化资本的溢出效应,资本圈对香港正在改观。”

根据港交所2018年2月28日披露的其2017年的全年业绩,2017年港交所新上市公司数目创历史新高,达174家。截至2017年12月28日,香港2017 年IPO募资总额前十位中,新经济企业就占据了四位,包括中安在线、阅文集团、雷蛇和易鑫集团。

根据目前已有报道,2018年可能赴港上市的企业有小米、虎牙、腾讯音乐、快手、斗鱼、微医、猎聘网等10余家。高大光预测,2018年第四季度或许能看见内地新经济创新型企业到香港上市的历史性IPO。

拿小米来说。2018年3月1日,有媒体报道称小米或在2018年第三季度登陆港交所,成为香港首批同股不同权的上市公司之一,估值可能高达千亿美元。公司或成为2014年阿里上市以来,上市规模最大的科技类公司。

在黄璜看来,企业和投资机构选择奔赴哪个市场,一定是对投入产出比综合考虑的结果,这些考虑因素包括成本、周期、通过率、上市后的估值和收益等。“从估值溢价的角度来说,美股和港股现阶段不如A股,但在其他方面,比如上市的门槛、审核周期和通过率来看,A股是并不占优势的。”

青锐创投创始合伙人吴斌也认为,虽然“现在A股上市确实要求繁琐且严苛,而且存在难以量化的不确定性,但对应的是上市溢价,所以还是对企业和投资机构有吸引力,尤其是偏传统的行业。”

说到A股的上市溢价,其造富的神奇魔力在近日回归的360上得到了极好的体现。从美股退市的93亿美元(约590亿人民币)估值到回归A股时一度超过4400亿元市值,360在整体业务没有太大变化的情况下,市值一度翻了超过7倍。截至2018年3月2日早上11点30分,持股360最多的周鸿祎身家超过720亿美元。

“按照A股目前的市盈率和交易量、融资环境这些指标来看,如果可以,科技企业还是会倾向A股。” 黄璜称,“另外,近期国内针对新兴产业的相关政策和规则的利好会进一步鼓励和引导资本市场,可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国内新兴经济领域将展开一轮大规模的资本投入”。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