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中国中产阶级追捧阿胶,非洲多个国家“卸磨杀驴”

原标题:中国中产阶级追捧阿胶,非洲多个国家“卸磨杀驴”

  按:2月26日,国家卫计委的“全国卫生12320”微博账号发布了一条声明,为转发过一条题为“过节不值得买之阿胶”的百来字的短消息而道歉。消息中写道:“阿胶只是‘水煮驴皮’”,而驴皮“并不是一种好的蛋白质来源”。结果引起微博用户热议,人们纷纷质疑道歉的理由,有人直指这是向利益集团低头。

当然也有人指出,阿胶的成分不止驴皮,还有很多药材,所以是有药用价值的。然后又有人说这些中药材也是没用的,中医都是骗人的……争论似乎没完没了。

另一个关于阿胶的话题已经在非洲炸了几次锅,我们却还没有注意到——阿胶业对驴皮的需求已经让中国的驴不够用,所以开始从非洲国家大量进口驴皮,而这些国家并没有成熟的养驴业,那里的驴主要是老百姓使用的役畜。宰驴业倒是率先发展了起来。在被中国需求抬高的驴价面前,人们纷纷“卸磨杀驴”,其中很多驴,是偷来的。而新出现的养殖,也存在严重的动物虐待问题。面对这些情况,多个非洲国家政府从2016年起禁止驴的屠宰或驴制品的出口,但地下黑市随之兴起,并与非洲原本就盘根错节的野生动物走私业合流。这个肮脏的产业,经常是建立在中国的需求之上,无论是犀牛角、象牙、穿山甲,还是别的什么。

有人可能会说,既然中国有需求,那就是带动非洲老百姓致富的机会,是好事,应该在当地发展养驴业。但是,这会对非洲原本就脆弱的粮食体系和自然资源带来何种压力?当地舆论又会如何看待粮食仍然依赖进口,却同时大量出口牲畜,特别是这些牲畜还可能需要用粮食来喂?这些是需要我们慎重对待的。

为此,公众号谷声获授权翻译了两篇2017年的英文的报道,分别发表于《国家地理》和Quartz,以让读者了解:为了阿胶,非洲在发生什么。

中国对驴皮的狂热需求吸引了野生动物走私者

文:齐蒙·德·格里夫(Kimon de Greef) 译:谷声译文组

英文版原文于2017年9月22日发表于《国家地理》英文网站,标题为“Rush for Donkey Skins in China Draws Wildlife Traffickers”。

摄影: TONY KARUMBA, AFP/GETTY

在南非防止虐待动物协会(SPCA)检查员莱内特 · 梅耶(Reinet Meyer)长达27年的动物救援生涯中,这是他遇到过的最糟糕的情况。

在南非干旱的内陆城市布隆方丹郊外的一座小农场上,70头驴子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或者虚弱得无法站立,倒在尘土中。据一位农场工人说,它们已经一个月没吃东西了,他的老板只在乎它们的皮,甚至没有给它们喂过水。十头驴已经死了。

在房子的后面,一个低矮的金属屋顶上,驴皮正在阳光下晒干。早上刚有两头驴被剥了皮。

驴皮是中国传统药物阿胶的基础,它被用于治疗一系列与血液有关的疾病,而且日渐成为一种常规保健产品。在过去十年中,随着中国驴只数量的减少,驴皮价格暴涨,每张飙升至400美元。结果是全球贸易的空前高涨,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非法的。

梅耶在2016年6月检查那群驴的时候,并不知道驴皮产业的存在。是“高地草原护马队”(Highveld Horse Care Unit)的成员告诉她这件事的,这是一个关心马类动物福利的组织。

那些驴“已经开始吃纸板,绝望地嚎叫”,梅耶说,“其中好几头的蹄子已经变形,感染了疱疹。几只母驴因为压力流产了。我们找到了至少19个胚胎,但是很难数清楚,因为它们太小了,而且已经开始腐烂。”

在一名兽医宣布这些牲畜由于过于虚弱而无法挽救之后,它们在第二天被实施了安乐死。而此时,这起动物虐待案件已经演变为一项有关野生动物贩卖的调查,因为在一座污秽的附属建筑里发现了煤气灶和巨大的锅子。梅耶一开始猜测这些设备是用来煮驴肉的,但事实上是用来加工鲍鱼的,这种海洋贝类每年被成吨走私到中国。

“我们当时没想到布隆方丹有盗捕鲍鱼的行为。”她说。“那种事发生在海边。”

但是,受黑市的高利润率驱动,非法供应链跨越国境而且涉及各种产品。随着中国对驴皮的需求急剧增加,野生动物走私者也开始进入这个行当。

中国的阿胶生产者集中在东部的山东省,它们每年消耗超过四百万张驴皮,根据2500年前的配方从中提炼明胶。传统上,阿胶被认为是一种治疗贫血的补血药,但是在上世纪90年代它被重新包装为一种消费品,从而提高了价格和销量。如今从中衍生的产品还包括面霜、烈性甜酒和糖果。

在同一时期,中国的驴子数量从1100万缩减到600万头。面对短缺,制造商越来越依赖进口皮张。

进口量的绝大多数来自在过去驴价一直较低的发展中国家,这让这种牲畜成为被觊觎的农业大宗商品。尼日尔在2012到2016年间,驴的均价从34美元攀升到145美元。在肯尼亚,自2017年2月以来,价格就涨了超过一倍。

这一突如其来的价格上涨已经让农民买不起驴,而他们依靠驴作为驮畜,在一些地方也将其作为食物。与此同时,去年尼日尔在仅仅9个月中就卖掉了8万张驴皮,这引发了人们对当地驴子灭绝的担忧。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2016年起,6个非洲国家政府已经禁止驴皮出口,另外6个国家关闭了驴屠宰场。但是这些措施大体上没能阻止皮张的流动,而是让贸易的很大一部分转入地下。

“所有这些已经表明立场的国家仍然存在大规模的非法或未受监管的出口”,英国动物福利机构“驴子庇护所”(Donkey Sanctuary)的亚历克斯·迈耶斯(Alex Mayers)说,她的机构在今年早些时候针对驴皮贸易发布了一份报告,“采购在以各种创造性的方式发生。”

野生动物贩子的新目标

虽然运往不同的市场,但驴皮的运输面临着与其他禁运品一样的物流挑战,这让对它的运输落入野生动物走私者和其他善于逃避法律监管的团伙的手中。

“我们一直在密切关注其中的野生动物犯罪分子,”迈耶斯说,“存在许多传言,但是证实其中的联系是困难的。”

像布隆方丹突击检查这样的案例有助于把线索连接起来。干鲍鱼在中国是一种奢侈食品,可以卖到每磅超过90美元,它构成了南非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犯罪经济的核心,已被证实与洗钱和毒品贸易有关。

警方从布隆方丹那座农场没收了不到两打干鲍鱼,相对于该国每年2000吨,相当于50万只鲍鱼的非法出口来说,微乎其微。但是这一发现让人们更加相信,驴皮贸易正在向黑市转移。

进一步的证据出现在2017年5月,当时警察从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座农场上收缴了800张驴皮。他们在成捆的驴皮中发现了七张虎皮,这在中国被视为一种身份的象征。“那些皮子还带着血,看上去是不久前才处理的,”防止虐待动物协会检查员格蕾丝·德·兰格(Grace de Lange)说。南非没有原生老虎,只有几百只圈养的,对贩卖它们的身体部位的监管非常薄弱。

目前,南非每年可以合法出口至多7300张驴皮。肉类安全法规要求驴在经过批准的马类屠场定点屠宰,而今只有一座此类屠场还在运作,它的执照允许它每天处理20头驴。(政府部门最近关闭了另外两家屠场,因为它们违反规定。)

但是,仅一家出口公司——警察今年在约翰内斯堡调查的“Anatic Trading”公司——在2016年7月到2017年5月的8个月间,就出口了超过1万5千张驴皮,比当时该国全年合法配额还多了5000张。

“除了动物虐待问题,我们也担心这些皮会被用来藏匿其他货物,”南非警方牲畜盗窃组警官奥奇·福里(Ockie Fourie)说。

这在其他国家已经有案可查:在玻利维亚和哥伦比亚,警察最近发现走私者使用驴皮来走私可卡因,而据信阿富汗塔利班也使用驴皮来藏匿地雷。

阿胶产业的丰厚回报,加上驴皮伪装其他非法货物的用处,似乎正在吸引非洲的野生动物走私者,尤其是在政府收缩合法驴子贸易的时候。

据一位笔者在WhatsApp上采访的、要求匿名的肯尼亚出口商透露,中国买家为每张皮支付48美元。这相当于一个40英尺长满载驴皮的集装箱价值13万美元,不包括运输费用。

“2015年把我引入驴皮生意的中国合作伙伴告诉我,它们卖得好极了,”这位出口商说,他是个刚果人,在中国生活过六年,“生意非常兴隆。”

“驴子庇护所”已经查明了多家位于尼日利亚、乍得、喀麦隆的公司在叫卖驴皮和濒危的穿山甲,穿山甲的国际贸易是被《濒危物种公约》(CITES)禁止的。

“为了运输任何非法产品,你需要强大的社会和贸易网络,”开普敦大学安全治理和犯罪学研究所研究员安妮特·休伯舒勒(Annette Hübschle)说,“对走私者来说,他们必须与供应链远端的人建立信任关系,或者掩盖其产品的非法性质。”

休伯舒勒补充道:“由于我们依赖于犯罪报告和有限的缉获数据,很难评估不同野生动物贸易的合流程度。与合法市场的变动不定的交集往往同样重要。”她的意思是,走私者经常使用幌子公司和其他合法途径来运送非法产品。

非洲的数家驴皮贸易公司已经被认为和偷驴及非法屠宰有关。一家津巴布韦的公司最近被指责从博茨瓦纳购买数千张驴皮并经由莫桑比克将其运往中国。一项最近的调查揭示,肯尼亚的屠场在向几个周边国家购买驴子,跨境走私“盛行”。

贩运者将会留意这些报告,因为它们揭示出阿胶产业尚未利用的机会。“我认识的一个鲍鱼买家去年开始收购驴皮,”南非华人黑帮的一个前成员说道,该黑帮控制着鲍鱼的非法贸易,“他之前什么事都干过,从卖淫到卖豹皮和狮爪。但是驴皮基本上是合法的。真的,这钱容易赚。”

本报道得到了来自南非金山大学新闻系“中非报道项目”( Africa-China Reporting Project)的资助。齐蒙·德·格里夫(Kimon de Greef)是开普敦的一名独立记者。他广泛报道非法贸易,目前正在撰写一本关于南非鲍鱼盗捕的著作。

肯尼亚家庭赖以谋生的驴子正变成中国人的长寿药

文:Lily Kuo 译:江楠

英文版原文于2017年3月6日首发于Quartz,标题为“The donkeys Kenyan families need to survive are heading to China formedicine promising longer life”

虽然其他非洲国家都明令禁止驴皮出口,肯尼亚还是在积极开展这种在中国备受追捧的商品贸易。从驴皮中提取的明胶是中药阿胶的重要材料。目前为止,世界上已有五个国家——其中四个在非洲——已经禁止驴制品交易。因为他们担心亚洲对驴制品的需求将迅速超越本地可以供应的数量。

拥有180万头驴子的肯尼亚似乎并不担心这一点,尽管驴子是肯尼亚重要的驮畜。2016年,在内罗毕西北部的巴林戈县(Baringo),肯尼亚官方批准了一座由两家中国企业经营的投资300万美元的驴子屠宰场。这是继前一年在奈瓦沙(Naivasha)建立屠宰场之后,这个国家的第二家驴子屠宰场。现在这个屠宰场每天可以处理600头驴,这些驴来自肯尼亚和坦桑尼亚。

在过去的两年中,由于中国中产阶级追捧阿胶,认为阿胶具有抗衰老、壮阳、治疗失眠和血液循环不良等健康功效,全球驴皮贸易随之兴起。据英国非盈利组织“驴子避难所”(Donkey Sanctuary)上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每年的驴皮交易数量为至少180万张。该组织同时表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国内的驴子数量已经减少了一半以上,这导致了全球驴皮需求量增加。据该组织估计,全球每年驴皮需求量大约在4百万张。

其他非洲国家也正在进军驴皮生意,因为一公斤阿胶在中国的价格可以高达360美元。拥有非洲大陆最大驴子种群——740万头——的埃塞俄比亚已经建了两座由中国人所有的大型屠宰场。坦桑尼亚、埃及、南非及其他国家已经出现了所谓的“灌木宰杀”,在其中,被宰杀的驴子通常是偷来的。

驴制品贸易让驴子价格面临上涨,但这种牲畜对很多家庭,特别是农村家庭的生存至关重要。据“驴子避难所”的信息,在2016年禁止驴制品出口的两个国家之一的布基纳法索,一头驴的价格在2014年到2016年间从60英镑上涨到了108英镑。

据马类动物福利机构布鲁克(Brooke)估计,一头驴可以养活一个六口之家。该机构在去年发声反对越来越多为了出口中国而虐待和盗窃驴子的行为。肯尼亚多个地区的干旱预计会进一步加重,对驴子来说,情况更加不利。

“劳作的驴子对这里的人们的生计至关重要,他们为家庭运水、食物、燃料和建筑材料。他们帮助人们挣钱,好让他们有钱去买食物,供孩子上学。”布鲁克的动物福利与可持续性部门主管迪尔·皮灵(Dil Peeling)说。

本文于2018年3月2日首发于微信公众平台“谷声Gusheng”,这是一个关于农业与食物的写作平台,关注从生产到消费过程中的生态永续、社会公正和文化多元。扫码关注: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作者:新华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