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搜狐汽车 杨亚楠)3月初,全球汽车行业的视线都投向了日内瓦,人们满怀期望,能从2018开年最重要的车展中,一窥未来汽车行业的图景。尤其在这个充满变数的当下,国际汽车行业似乎都有些“不安”。

6日的午后,大众汽车集团CEO穆伦(Matthias Muller)走进了会议室,接受汽车咖啡馆等中国媒体的采访。他刚刚结束了另一场重要会晤,脸上透着些许倦意。

这件会议室位于大众展台的最高层,需要费力地攀登一段旋转楼梯方可到达。房间的一面是硕大的落地窗,透过它,可以看到日内瓦阴沉的天空。一场不期而至的春雨,沾湿了人们笔挺的西装。

就在1天前的大众之夜上,穆伦两番登台,却把所有时间都留给了大众集团对于转型的思考和布局。在他演讲的间隙,舞台被交给了大众MOIA品牌的年轻的创始人与负责人。这个雄踞全球的汽车帝国,似乎正试图展现其锐意革新的一面。

2015年“临危受命”接替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穆伦面对的是全球最庞大的汽车帝国,以及“排放门”引发的空前危机。2年多时间过去,尽管笼罩在狼堡上空的阴云仍未散尽,但在稳固全球龙头的地位后,穆伦正有越来越好的时机,推动大众集团这场空前深彻的变革。

比起新潮的澎湃,巨人的转弯,可能更为惊人。

“我非常理解丰田章男”

时间回到1月9日,越发受汽车厂商重视的北美CES电子消费展上,另一家国际巨头丰田汽车的社长丰田章男,也有一番振聋发聩的演讲。

“技术在我们这个行业正在迅速发生变化,竞赛正在进行。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再只是制造汽车,而是像谷歌、苹果,甚至Facebook一样的公司!”此番言论一出,随即被外界解读为“丰田不再将大众视为竞争对手”的意味。

“我很理解丰田章男。”穆伦极为平静地说到。

“作为传统汽车制造商,大家都能够生产出质量非常好的汽车,这是一种技术,也是我们的专长。但在这个新的时代,的确有一些服务和东西,是我们现有的产品组合所没有的。”

穆伦觉得,谷歌、苹果来自一个不同的世界,这个世界与汽车的王国产生碰撞,是近些年才有的事。

“未来还不一定谁是赢家。我希望大众集团可以一直赢下去,但这就像是一种赛跑的状态,或许最后会是一种双赢。未来的几年,这种碰撞会非常有意思。”

胜负未有定论,而转变已然发生。

最为直接的,是大众集团管理层的思维方式。穆伦坦言,大约在两年以前,大众集团仍然聚焦于技术,“技术高于一切”。而这让大众收获了巨大的成功,时至今日,穆伦依然坚信,大众的执著没有错。

“不过现在,你必须要去思考未来汽车行业的状况了,要去了解人们的想法,关心日常的生活,从中辨识出人们需要怎样的服务,再以何种手段让人们愿意购买……”

以技术立身的大众集团,似乎正在开始做一件它们此前并不太擅长的事情。

“大众历来不追求时间上的第一”

按照穆伦的讲述,大众集团在做两个方向的工作,简单来说,一是当下,一是未来。

“最难的是去做好前瞻性的工作。”穆伦做了这样的譬喻,如果是在探测2034年人们的出行场景,那么就需要去了解那个时代年轻人的想法,“可是那时18岁的年轻人,现在才刚刚出生,比如我的孙子。我没有办法去询问他,你对移动出行是如何设想的。”

尽管如此,穆伦还是希望大众集团能够做好这项“不可能完成”的工作。为此,大众集团再全球范围内设立了3个未来中心(分别位于美国硅谷、中国北京与德国波茨坦)。这些地方,将成为大众集团探究2034问题的依托。

在5日的大众之夜上,穆伦也宣布大众集团已经计划投资340亿欧元,去为赢得未来做好准备。

“大众集团有超过340亿欧元的后备金,随着利润刷新纪录,我们在财务领域非常踏实和稳健。大众集团将自行完成这笔投资,并不会为了资金而进行资产出售。”

对于投资的分配,穆伦表示,现阶段赢在当下与布局未来同等重要,资源的分配将会是50:50。“但到了2025年,很可能会更倾向于新的领域。”

穆伦强调说,转型的过程意味变革,而大众集团并不希望这种变革最终成为颠覆和革命,“我们更希望能够稳步地前进”。这或许也解释了大众集团在发力新能源汽车层面略显滞后的表现。

“大众历来不追求时间上的第一。”穆勒说了这样一句话。

在他看来,大众集团进军电动汽车的时机刚刚好,而那些过早启动的厂商,在前期烧掉了很多钱,“这个不值得我们学习”。

随着大众Roadmap E战略的发布,I.D.家族电动概念车的相继亮相,大众集团已然开始了大张旗鼓的电气化进程。

穆伦说,“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