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美国小孩忙补习,中国小孩要减负,教育部真的在为孩子着想吗?

原标题:美国小孩忙补习,中国小孩要减负,教育部真的在为孩子着想吗?

看起来,中国又要出现一拨中小学减负潮。

2月26日,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最主要的治理方向是:

1,从资质门槛入手,治理无资质和有安全隐患的培训机构

2,治理培训内容,“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同时,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坚决查处将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

3,管住学校与教师,不能校外兼职,也不能非零起点教学。

3月2日,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大会新闻发言人王国庆在回答记者有关中小学生减负的问题时称,从1951年到2017年国家围绕中小学学生的减负出台过几十份文件。但几十年喊减负,有些地方孩子们的书包越喊越沉,课外负担越喊越重,睡眠和休息的时间越喊越少。王国庆呼吁,应以真抓实干的精神,一座一座地搬走年幼孩子们本不该承受的重负之山,让他们真正快乐地学习、健康地成长成才。

听起来真的很美,可是这些规定反馈到民间,却是诉苦不迭,一篇《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的文章甚至在朋友圈刷屏,引来一群家长点赞。为什么?难道真的是我们的家长毫不心疼自家娃,看着孩子在一个个补习班之间疲于奔命,每天刷题刷到十一点才满意吗?

我想先不谈贸然主张减负有哪些不妥,来说说我和我的孩子在美国如何度过小学一年级。

丰俭由人的托管项目

有槽的老读者应该知道,我们一家在去年7月移居姚明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休斯顿,8月份孩子顺利入读小学一年级,目前一年级进度过半。我们的总体感受就是两个字:轻松。

轻松的意义并不在于学业的简单、快乐——说句大实话,真正的求知、成长无论在哪个国家哪种文化里都不轻松,而在于在学业之外的问题上,家庭不焦虑,少折腾。

先说国内家长最头疼的接送问题。和很多大中城市一样,美国的小学也是下午三点半左右放学,但最方便的是,学校和社会提供了多种课后班,价位丰俭由人。

我们选择的是学校自己办的课后班,每月250美元,除了安排时段监督小朋友们完成家庭作业,还会提供户外游戏、手工、科学等课程,因为是整个小学的孩子混龄进入课后班,孩子得到了一个跟哥哥姐姐们一起玩耍学习的机会,对于身为独生子女的她来说,也是难得的社交体验。

250美元这个价格算是中档。放学时间,可以看到印着不同机构牌子的校车在学校门口蹲守,负责把孩子直接送往培训机构,这当中贵的要数华人学校,每月费用在420美元左右,教学内容也比其他所有机构要全面,便宜的则是一些像YMCA、教会、公立图书馆、自然科学博物馆和男孩女孩俱乐部这类非营利机构办的班,从免费到300美元不等。

这是本地一所较有代表性的华文学校的课后班安排,涵盖中文英文数学三门主课的辅导和强化,外加少量培优课程。

学校放学虽早,但双职工家庭或者需要工作的单亲家长总能找到符合家庭经济状况和学术发展要求的托管服务,让孩子在安全的环境里继续学习和游戏。有了这样成熟的配套体系作为支撑,家长就不必一只蜡烛两头烧,一边上班一边牵挂在某个居民区“小饭桌”里托管着的孩子;也不需要为了接送孩子牺牲自己的事业了。

学习并非“玩”字当头

再说学业要求。

我们家位于一个较传统的名校社区,小学按10分制打分为满分10分,初中和高中为9分,所以感觉上老师和家长都颇为鸡血,比方说,目前的数学作业难度是这样的:

绝对是超纲题了。老师的解释是,因为班上有多名孩子对算数的发展已经达到了这一步,所以他单独布置了较难的题目,避免学生们因为觉得无聊而过早丧失了对数学的兴趣。但一旦他观察到孩子们做一页题的时间超过了20分钟,就会把难度调低——因材施教的前提是小班教学,一个班控制在20人以内,老师有精力去关注较优秀和较需要额外帮助的学生

对算术的重视和超前教育这一点,可能在美国都算是异类,不过在全美范围内,从社区到学校再到家庭,对阅读的重视都是普遍的。比方说,在我们的社区图书馆,为了鼓励一家人养成阅读的好习惯,家长和孩子每读完20本书就可以换领像环保布袋这样的奖品。在学校,每月读完15本书可以换一个某著名披萨连锁店的小份披萨,老师的建议是,风雨无阻,每天共读一本书就对了。

除此之外,一年级的课内要求是每周精读一本书,读完需要用自己的语言概括总结全书情节,写读书笔记。而我的孩子因为母语不是英文,按照ESL(英语为第二语言)老师的要求,每天还要泛读一本书并完成课后题。也就是说,每天需要精读一本书、泛读一本书,睡前亲子共读一本书

想要保质保量完成上述作业很难,需要耗费很多时间,有时候我们也必须在完成作业和确保睡眠之间取舍,最后选择不做作业,睡觉

这算是鸡血打得过头了吗?在中产阶级社区里,这也不怎么新鲜,我观察发现,在纽约、旧金山、达拉斯等地,5-6岁的幼儿园小朋友开始接触20以内算术题是蛮普遍的现象,有的甚至每周开始有简单的考试,考自然拼读和算术。

所以,美国的基础教育也不是玩字当头快乐第一,快乐教育不能以降低教学大纲的标准为代价。

兴趣班,那就真是纯粹为了兴趣

最后,讲讲各种课外班。

美国的小学生也是会上课外补习班的,事实上我尝试用地图搜索后发现,在我家方圆5公里范围内就有21个补习学校,这当中包括日式补习学校Kumon,补习和备考连锁学校Huntington Learning Center,专注于英文补习的Sylvan Learning,以及以阅读写作补习见长的SpiderSmart。除此之外,城中还有多家中文学校,提供包括奥数在内的各种强化课程。比如这所中文学校,数学课不要太多。

补习班以数学居多,主要是因为美国课程体系不太重视计算能力,而比较看重理解和应用能力,但来自其他不同国家的移民对此相当无法接受,所以细看补习市场可以看到包括印度数学、德国数学、新加坡数学、俄罗斯数学在内的各种数学教学体系。

比方说印度数学在提升速算能力方面就很厉害,他们的小孩不是背九九乘法口诀哦,而是背19x19口诀,了解后会发现,他们的算术是开发出了“视算”法,通过规律达到快速计算的目的,举个印度数学流派的速算例子。

现在美国学印度数学的小孩不少,有些家长的想法是:孩子上课时一下子就能报出答案,很酷炫的样子,比较容易建立对数学的信心。

补习归补习,一个小孩上三四个课外辅导班的事情倒是闻所未闻,道理很简单:没有小升初和初中高,所有孩子都是按学区就近入学,进幼儿园时,小学、初中、高中都已经定了下来,既然没有升学压力,没有所谓“点招”、“占坑”这些套路,自然不需要围绕进名校而投入过多的精力,做无用功。

也因此,孩子们有时间发展自己的兴趣。比方说我家小朋友目前学芭蕾和钢琴两门,计划再在滑冰、游泳、网球中挑选一两门练习,不为考级,只为培养爱好、锻炼体魄,毕竟得克萨斯的小朋友们个个看起来勇猛彪悍,仿佛能赤手空拳勇降蛮牛。

此外,本地的自然科学博物馆开设了很多像是机器人、编程、化学入门这样的兴趣课程;周边的莱斯大学、休斯顿大学针对中小学生也都有各类STEM(科学、科技、工程、数学)课程,既然没有考试、升学、竞赛的压力,追求的目的就是给孩子们开启几扇看世界的窗口,培养好奇心了

千万别让减负成了增负

总结一下美国所谓快乐教育的特点:

  1. 学生在校时间不长,放学较早,但有完备的营利和非营利机构帮助家庭照顾孩子,不至于将减掉的负担转嫁到家长头上;
  2. 美国的公立小学有作业,有考试,有明确的学业要求;
  3. 中产阶级家长往往会安排孩子们读包括数学在内的辅导班,但因为没有小升初、初升高压力,会把更大的精力放在培养兴趣和特长上。

貌似追求“快乐”的美国公立教育,并不是一味减负,社会、学校、家长、学生都在承担着自己的责任。

对比一下中国的中小学生减负,似乎与很多政策一样,有着良好的初衷,但没有相应的现实基础:学校提早放学了,但价格适中、拥有资质的托管机构有几个?负担不起晚托班的家长怎么办,难道就非得让老人牺牲自在的晚年,或者让妈妈们牺牲事业来接送孩子?降低教学大纲要求了,但小升初的压力摆在那里,不多读几个班、考几个奖、拿几个证,孩子怎么能读上心仪的学校?退一万步,假如真的取消了小升初和相关的各种“点招”、“特长录取”,所有小学毕业生全部摇号录取,各个初中之间多年来客观存在的教育差距能在短时间内消除吗?

事实上在一些取消了小升初的地区,当年的重点初中面临生源一届不如一届的问题,已经将优秀师资慢慢挪到了他们与部分新兴小区合办的私立中学,家长赫然发现,只有花更大的代价让孩子考进私立学校,才能接触到一流的教育资源了。这是个让人纳罕不已的线路图:起先,孩子们通过一场小升初考试来决定升学;然后,孩子们要通过奥数成绩和特长杀进重点公立初中;现在,孩子们不仅要上奥数班、考试,还要花钱才能进一流私立中学。家长投入的资金、时间、心力越来越多,孩子们越来越疲惫。

不推进义务教育体系在各地的均衡发展,减负,就只能演变为增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