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直播|周小川第14次“两会”记者会,聚焦金融改革与发展

原标题:直播|周小川第14次“两会”记者会,聚焦金融改革与发展

今天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央行行长周小川:全球经济多个地区出现复苏迹象,过去全球范围内的低利率将告一段落。中国现在强调经济是一种新常态,未来经济增长依靠数量堆积会减少,中国经济广义货币体量已经相当大。未来中国广义货币资金池里的资金使用将更有效率,货币政策和外汇政策都会有相应的政策响应。

央行副行长易纲:中国的实际利率是稳定的,符合经济走势,中国的资金面供求也是平衡的。中国跨境资金流动较平衡,要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中国的货币政策主要考量的是国内的经济形势。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中国通过宏观审慎政策对跨境资金流动进行了逆周期调节。2017年以来人民币汇率预期比较稳定,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等趋于平衡。逆周期调节等政策正逐步退出,微观监管政策会保持一致性。

周小川:中国在市场准入方面的开放可以胆子大一些,开放程度更高一些。人民币国际化促进了中国金融的对外开放。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是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意味着中国在货币可兑换方面逐渐迈出稳健步伐,预计开放程度还将加大。中国该研究的开放政策都研究过,在推行的过程中寻求时机。

周小川:外汇储备数字还是以美元来计算,中国建议各国能否用SDR来计算。最近一段时间因为美元汇率的变化,会影响外汇储备的数字,外汇储备资产也会随市场价值变化。外储的许多项目计算是盯市的,资产价值会变化。从中国国际收支平衡和外汇形势来讲,外汇储备并没有大的变化。

潘功胜:美元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动影响中国2月份外储的下降,未来中国外储会保持基本稳定。

周小川:允许在贸易和投资中使用人民币,现在人民币也加入了SDR的篮子。人民币国际化该出台的政策应该说都已经出台了。市场参与者使用人民币结算是一个较长的过程,不可强制。资本市场和全球主要资本市场联通方面还有进一步可以做的。中国稳步渐近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有个别限制,将逐步放开。

周小川:中国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正在进行中。去年7月份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已经说明了金融改革的思路,其后就成立了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员会,放在人民银行,也这说明央行将在新框架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

周小川:一些金融监管空白需要尽快弥补,金融监管规则出现了一些缺陷需要增强,已经发生的金融机构和准金融机构风险需要抓紧处置。金融机构改革主要依据中国国情,也参过了国际金融机构的设置,也研究了双峰监管的体制,但目前看还是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周小川:目前中国整体债务的情况已经平稳了,已进入了稳杠杆和逐步降低杠杆的阶段,这个趋势还是很明确的。广义货币的增长已经低于名义GDP的增长,央行和金融机构共同压缩了影子银行的业务,有些影子银行就回归了表内体系的业务。

潘功胜:房贷利率是略有上升,但从长周期来看,仍处于合理范围内。人民银行会督促商业银行积极落实住房贷款差别化政策,满足市民住房贷款需求。我们房地产信贷经营状态良好,整体风险可控,我国在房地产住房贷款发放一直是采取审慎政策。

周小川:金融机构防风险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重要基础。防风险和改革不是对立的,是一致的。金融行业特别银行就是高杠杆,风险比较高,是风险管理行业,风险防的好就能为实体经济服务,防风险防危机历来是金融改革的一部分,正因为是有风险和危机才促进了金融措施的出台。

易纲:稳健的货币政策松紧适度,主要是针对金融货币政策支持实体经济而言的,要看实体经济是否得到有效支持。 创新应该得到货币信贷、股市、其他各种融资方式的支持。从流动性角度讲,看市场利率是否平稳,准备金水平是否合适,各方面指标是否在合理范围内。

易纲: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M2也没有量化的指标,市场深化和金融创新使得M2与经济相关性比较模糊称,预测性不确定。绝大多数国家都淡化M2作为预测目标。针对新情况和新时代发展要求,要更注意盘活信贷存量。

周小川:M2指标口径总是在不断变化,不是一个精确衡量货币政策松紧的工具。假定M2口径短期内变化不大,如果M2与名义GDP基本一致的话,这就是不松不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