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日送2.8吨水,他是平凡的送水哥,也是百公里赛道上的郭神

原标题:日送2.8吨水,他是平凡的送水哥,也是百公里赛道上的郭神

30多年,送水哥在家乡小城出生、长大、工作、成家。越野跑圈的大神,回家也是普通人,依然在凌晨五点醒来,跑十几公里,享受大汗淋漓畅快后一天的送水工作,晚上六七点回家,和妻子孩子说说笑笑,就度过了一天。

来源:XTRAIL(ID:Xtrail_DareToAchieve

点开郭伟庆的朋友圈,没有一条发布过的图片消息,只有最顶端的一张背景封面,是一个小男孩戴着一块金灿灿的奖牌,一脸可爱笑容。

小男孩是郭伟庆的儿子,而郭伟庆,这块金灿灿奖牌的拥有者,是百英里越野跑的冠军,也是每日送水为生的农村人。

在越野跑圈子里,人们叫他“送水哥”。

1

坚持跑步10年,

第一次参加百公里赛即夺冠

跑步,是“送水哥”一天生活的开始。

早晨五点,天还黑着,郭伟庆就准时起床,换好运动装,简单热身,开跑。他不带手机,也不看时间,凭对速度和地标的估算来计算跑步里程。比如,沿着龙王湖边跑到大桥,再折返回家,约是14公里。

七点跑完、拉伸,七点半到八点去上班,晚上六点下班回家,九点之前睡觉。

这样严格且作息规律的生活习惯,郭伟庆保持了10年。 10年来,他从没想过跑出家乡。直到2016年的那一次,他跑进了一个新的世界。

那是郭伟庆的第一场越野赛,也是他首次跑百公里——距离是马拉松的两倍多,而且还带上下坡,全程累计海拔爬升5000多米。

抱着体验一把的心态,在跑友的鼓动下,郭伟庆狠心花一千五百块钱报了名。当时的他毫无经验,穿着组委会发的参赛服、运动短裤和一双薄鞋底的路跑鞋,背一个不太合身的运动背包,手提一瓶1.5L崂山矿泉水就开跑了。

没想到,这一跑他轻轻松松就拿下了崂山百公里赛的冠军。

而第二名,远在40分钟之后才到达。

成绩的肯定给郭伟庆注入了动力,越野跑的世界也向他敞开。

地方电视台和报纸的记者都来了,追着采访他。很快,电视一播出,郭伟庆一下就出了名,“高手在民间”、“扫地僧”、“黑马”的惊叹接踵而来,“送水哥”的名号也“一跑而红“。

从电视到报纸再到当地越野跑者的朋友圈,“送水哥“的故事越传越神。在不知情的人们口中,郭伟庆仿佛突然自带光环,成为了越野跑大神。但他十年如一日地坚持跑步,以前没人知道。

“他们说我是扫地僧、是黑马,其实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跑者而已。”

2

对于送水哥来说,

跑步是个上瘾的事

近年来,跑步热逐渐在中国兴起,尤其是马拉松,已经快成了社会的热点话题,不仅赛事多如牛毛,还常常跟“中产”联系在一起。但对于山东招远——这个人口仅有58万,其中又有30万居住在农村的小城来说,这些概念听起来还很陌生。

村里人大多不理解郭伟庆对跑步的热衷,说:“你这整天不务正业”“跑步也不能挣钱”,甚至还有人调侃“你痴跑有什么意思,没个喝酒有意思。”

面对不理解的人,郭伟庆也无可奈何,他有时候一笑而过,有时候也忍不住反驳:“你跑一个月试试,跑个比赛,哪怕跑个半程马拉松,你要不上瘾你找我,我请你吃饭。

敢这么打赌,是因为送水哥信心十足:只要跑起来,坚持锻炼,就能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体格和精神好了,跑步就是越来越上瘾的事。

郭伟庆对跑步的热爱的确远超常人。他曾因参加校运动会被业余体校选上,练了4年的800米和1500米跑,后来又去了烟台的中专学习体育理论。只不过因为训练太累,成绩没有特别突出,加上当时觉得看不到什么前途,郭伟庆的体校生涯并没能持续多久。

15岁中专毕业后,他就没有继续读书了。还未成年的他,在当地超市和电池厂打工了三年,19岁时跑去新疆当了兵。23岁退伍回乡,又回到了电池厂上班。但因为不喜欢受拘束的环境,一年半后他选择了辞职。那之后,他就每天给人送水,一直到现在。

每送一桶水,根据距离远近不同能。郭伟庆能挣1到3块钱。夏天生意最好时,每天能送140桶,冬天生意差,每天就60多桶,一年下来,收入也有4万多,在招远农村还算不错。

除了收入尚可,郭伟庆还喜欢送水时相对自由的状态,能锻炼体能和力量。假如要去比赛,他随时能和同事商量代班。

尽管郭伟庆很擅长跑步,也常常拿奖,但比赛的收入只是做补贴家用,无法成为他的生活来源。一笔账算下来就很清楚:越野跑比赛奖金不高,而报名费和交通住宿动辄上千元,比赛举办地远、来回时间长,能“回本”的比赛太少;马拉松奖金多,但跑不过黑人选手,也没法拿到高额奖金。

还没有跑出名气的时候,考虑到路费花销,郭伟庆基本只参加省内、家乡附近的赛事。唯一一次出省是参加2015年北京马拉松,但为了压缩时间和花销,他只在北京待了14小时。

“比赛前一天坐卧铺大巴出发,凌晨两点到北京,7点半开跑,下午4点坐车离开,凌晨到家,第二天接着送水。”这样的经历,很多人觉得未免也太苦。但郭伟庆却乐在其中,他说出去跑就是为了体会很多人一起跑步的热闹,“我们在天安门广场起跑,三四万人一起,人很多,很兴奋。”

3

跑步没有农村城市之分

趁年轻,多追求极限

“送水哥“的报道传播开来后,这种情况终于有所好转。一家国内知名体育品牌的山东代理商找到了郭伟庆,赞助了他跑步装备和一些大型比赛的部分路费,这也让郭伟庆有了更多往外跑的机会。这两年,他的足迹陆续从山东跨到了甘肃、浙江、新疆、河北、云南等,北京也又来了一次。

往外跑的同时,郭伟庆跑的距离也越来越长。跑完了100公里,下一次就想尝试168公里,跑完了168,又组队参加了330公里。用他自己的话说,“趁着年轻,想去挑战一下身体的极限”。

2017年6月,送水哥在新疆参加喀纳斯330公里越野跑比赛

凭着长期锻炼打下的身体基础和精神毅力,加上比赛经验愈发丰富,郭伟庆参加的每一场越野赛几乎都能拿到前三名的好成绩。 不过他并不热衷于拿奖和与之相伴而来的名声,比赛有条件就去,体验风景和气氛,每年能参加一两个新的比赛他就满足了。

“越野跑比较耗钱,但是如果资金达不到,只能参加花费小的比赛,但是远的,再大的,国外的这种,可能一辈子也实现不了。”

出去比赛,让郭伟庆结识了不少城市里的跑友。久而久之,他对城市人和农村人的不同状态也有了自己的观察:城市人跑步心态更放松,他们为健身减肥和消解压力而跑,比赛不太追求成绩;农村人则要使劲跑,这样才有可能拉到赞助,不然没那么多机会比赛。

但他也发现,相较于城里人,农村人有更多闲暇时间去跑步,只是大部分农村人都没有想过去尝试。他们习惯了打麻将、喝酒来消遣,把跑步和运动看作辛苦劳累,体会不到跑步的益处。

所以他也说,“跑步没有来自城市和农村之分,能跑步的人都很能坚持,有向上的正能量。”

不过这种城乡区别也在慢慢发生变化,近两年招远的跑团渐渐壮大了起来,郭伟庆自己也带动了两三个40多岁的村里人,开始坚持晨跑。就连原来不跑步的妻子,也会在天气好的时候跟着跑两三公里。

2017年,郭伟庆又一次参加了崂山百公里赛,不出意外地卫冕夺冠。他的妻子和孩子也一起去了现场,为他加油祝贺。今年再出去比赛,他打算带着妻子孩子,一家人去参加马拉松家庭跑。

虽然已经借比赛去了很多地方,郭伟庆还是最习惯家乡。在他看来,大城市车多、人多、路多,太喧闹,“呼吸都有点困难”,不像家乡这般安静和自在。

跑步没有改变“送水哥”的人生。

30多年,送水哥在家乡小城出生、长大、工作、成家。越野跑圈的大神,回家也是普通人,依然在凌晨五点醒来,跑十几公里,享受大汗淋漓畅快后一天的送水工作,晚上六七点回家,和妻子孩子说说笑笑,就度过了一天。

他就是这样乐观、积极、满足的跑者:没有欲望的牵绊,把生活活出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来聊聊运动给你带来了哪些改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