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杜甫写了那么多首诗给李白,而李白却.......

原标题:杜甫写了那么多首诗给李白,而李白却.......

李白(701年-762年),杜甫(712年-770年),李白比杜甫年长11岁,李白和杜甫是我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两位诗人,李白与杜甫遇见之时,李白已经是诗名远扬的大诗人了,而杜甫还默默无闻。性格孤傲的李白和杜甫是很投缘的,后来两人各奔东西,但有诗互相寄赠。

两人一生中三次会面,在745年分别之后再未见面。分别之后,杜甫一生写了关于李白的诗近二十首,有几首经典的诗常被后世用来称赞李白的“诗仙”、“酒仙”之名,算算李白写的关于杜甫的诗仅仅四首,其中还有两首被疑为伪作,被确定的两首也算是泛泛之作。

《赠李白》

杜甫

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赠李白》

杜甫

二年客东都,所历厌机巧。

野人对腥羶,蔬食常不饱。

岂无青精饭,使我颜色好。

苦乏大药资,山林迹如扫。

李侯金闺彦,脱身事幽讨。

亦有梁宋游,方期拾瑶草。

《八仙歌》(节选)

杜甫

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不见》

杜甫

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

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

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

匡山读书处,头白好归来。

《春日忆李白》

杜甫

白诗也无敌:飘然思不群;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寄李十二白二十韵》(节选)

杜甫

昔年有狂客,号尔谪仙人。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声名从此大,汩没一朝伸。

文彩承殊渥,流传必绝伦。

《梦李白》之一

杜甫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

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

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

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

《梦李白》之二

杜甫

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至。

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

告归常局促,哭道“来不易:

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

出门搔白首,若负平生志。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天末怀李白》

杜甫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汩罗。

《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

杜甫

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

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

入门高兴发,侍立小童清。

落景闻寒杵,屯云对古城。

向来吟橘颂,谁与讨莼羹?

不愿论簪笏,悠悠沧海情。

《冬日有怀李白》

杜甫

寂寞书斋里,终朝独尔思。

更寻嘉树传,不忘角弓诗。

短褐风霜入,还丹日月迟。

未因乘兴去,空有鹿门期。

而现存经考证的李白赠于杜甫诗仅仅是两首,即:

《沙丘城下寄杜甫》

李白

我来竟何事?高卧沙丘城。

城边有古树,日夕连秋声。

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

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另一首,则是杜甫西赴长安时,李白敷衍了事的赠别:

《鲁郡东石门送杜甫》

李白

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

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

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

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

杜甫的诗中充满了对李白的崇敬,而且对李诗风格评价甚恰。

李白与杜甫的友情,可能是中国文化史上除俞伯牙和钟子期之外最被推崇的了,但他们的交往,也是那么短暂。

相识已是太晚,作别又是匆忙,李白的送别诗是:“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从此再也没有见面。

多情的杜甫在这以后一直处于对李白的思念之中,不管流落何地都写出了刻骨铭心的诗句;李白应该也在思念吧,但他步履放达、交游广泛,杜甫的名字再也没有在他的诗中出现。

这里好像出现了一种巨大的不平衡,但天下的至情并不以平衡为条件。即使李白不再思念,杜甫也作出了单方面的美好承担。李白对他无所求,他对李白也无所求。

天宝十五载,李白参加了永王起兵与肃宗争夺皇位的行动,被唐中央王朝所疾视。此时的李白是孤独而落魄的,但是,却有一个人,对李白的认识和崇敬并没有随着朝中的舆论而改变。

他写诗为李白抱不平、为其剖白辩护。他说“处士祢衡后,诸生原宪贫。稻粱求未足,薏苡谤何频!”意思是李白之下庐山从永王,乃是为生活所迫要讨碗饭吃,并非有什么野心;“苏武元还汉,黄公岂事秦?”,说的是如苏武欲归汉,夏黄公不事秦始皇一样,李白追随永王也并非是其心甘情愿的,乃至于愤怒地喊出了“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

在众人对李白避之不及的情况下,此人却句句为李白开脱,真可谓用心良苦啊。而这位与李白患难见真情的诗人,就是杜甫!

杜甫对于李白诗歌的推崇极大地扩大了李白诗歌的影响,而且对后人欣赏李白的诗歌,指示了一个方向。虽然当时杜甫的名望不及李白,但是后人对杜甫诗歌的评价上升到和李白同样的高度。

郭沫若更称:“李白和杜甫是像兄弟一样的好朋友。他们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就跟天上的双子星座一样,永远并列着发出不灭的光辉。”

虽然两人在文学道路上的追求与探索各不相同,却能惺惺相惜,肝胆相照。

李白是诗仙,杜甫是诗圣。仙出世,李白一生都在作浪漫的想象飞行;圣入世,杜甫一生都在现实的荆棘与泥水中行走跋涉。

李白写幻想,杜甫写现实;李白写过往未来,杜甫写当今时事;李白写梦中世界,杜甫写梦醒时分;李白写复杂为单纯,杜甫写单纯为复杂;李白近道,杜甫为儒;李白是传奇,杜甫是诗史;李白是天之骄子,杜甫是国之人杰。李白诗秀在神,杜甫诗美在骨。

两人都以他们超凡的诗才和博大的襟格,撑起了唐代诗坛一片“高不可及”的瑰丽天空;都以其高贵的人格和真挚的友情,谱出了文学史上一段“文人相重”的千古佳话。

◎本文来源于“观察者网”,图源网络,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