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正文

分级制、监管、一棍子打死,电子游戏又走到了风口浪尖吗?| 游戏论坛

原标题:分级制、监管、一棍子打死,电子游戏又走到了风口浪尖吗?| 游戏论坛

从最近几天的新闻里,总能看出些倪端。

在最近几年,游戏产业一直保持着高速发展的势态,而一些遗留问题,则在这样的发展速度中不断的凸显出来。在媒体报道中,我们经常能够看到一些这样的新闻:未成年人偷用家长治病钱买游戏道具,大手笔打赏主播,甚至“受游戏影响”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每每出现这种新闻,总是会伴随着非常大的争论。而且无论是要求分级,或是呼吁立法限制未成年人,最终的结果都会导向对游戏行业监管的强化。

在这一次的两会上,游戏再一次成为了焦点。

两会

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于欣伟提议尽快出台强制性游戏分级标准,通过对开发、运营等环节对网游进行一条龙式监管,以此来防止未成年玩家沉迷网游。而对于分级标准,该名委员称要根据“文化价值导向、时间限制、对抗程度等多个方面,和国家的定位与要求,由行业协会、专家来讨论参与制定标准”,确定不同游戏的适用人群。

于欣伟指出,要在身份认证方面增强实名制认证手段,不允许账号联动,不允许使用QQ或微信、微博等账号进入游戏。同时加强运营方身份系统认证工作体系,玩家注册游戏必须提供身份证并上传手持身份证清晰照片。

在于欣伟看来,目前的难点更在于事中、事后的监管措施如何执行到位。她建议成立一个强势的部门,专门做游戏分级管理的事情。“我提出的是‘强制’就是希望有执行力和刚性。”于欣伟解释,就是要求一定要这么做,如果做不到,就要受到相应的处罚。

而在3月4日,法制晚报对全国人大代表、江西财经大学环境与贸易研究中心主任、民建江西财经大学委员会主委李秀香也进行了关于游戏分级制度的采访。李秀香表示,应该成立一个专门的审查委员会,在游戏发行前,对游戏的内容定性,如果该游戏内容容易造成沉迷或不适宜青少年,那么一定要禁止未成年人参与。

玩游戏的小学生

而对于游戏直播市场,李秀香认为必须严格审查游戏直播平台,播放要实名制,禁止向未成年人直播推送。李秀香说:“现在一些网络游戏直播平台很容易让网民更加关注、更加沉迷游戏。”

此外,在3月12日,全国政协委员、唐山市人民医院院长胡万宁也表达了对游戏的关切,并且比起其他委员或代表,发言上更加激烈。“网络游戏就是精神毒品,就得一棍子打死,否则早晚都得死灰复燃。”胡万宁,“游戏本身能够受益的东西有多少?很少。无非就是让大量的年轻人,孩子们把最好的时光消磨掉,把意志消磨掉,在网络的虚拟空间内回不到现实。”

胡万宁认为,要像控制毒品一样控制网络游戏,如果任由网络游戏发展下去,中国的下一代将会不堪设想。他建议学校、家庭、社会和政府应该站出来,并由国家出台法律政策规范游戏行业。

此外,胡万宁也认同对网络游戏做出年龄限制的做法,同时也应该限制未成年人登录网游。但是他表示,网络游戏公司能够在游戏中获利,所以“不指望他们能做什么”。

在所有关于游戏问题的讨论中,这次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除了分级制度,本次的委员和代表们也都表达了“建立强有力的专门机构,对游戏产业进行强制性的全方位管制”的想法。包括最后一位委员在内,都认为现行的监管体制和监管力度尚有欠缺,需要大力建设和增强,而且已经到了一个“必须做”的关键时期。

在2016年,版号制度曾经引发游戏行业的大争论,而在版号制度正式落地后,游戏行业的业态也确实受到了其很大影响。而对于业界来说,现有的监管力度已经处于一个高位,再度增压可能会引发一系列其他问题。

分级

在游戏产业比较发达的国家,都有着经过长期实践而得来的自成体系的游戏分级制度。

在美国,有专门的游戏分级组织“娱乐软件定级委员会”(Entertainment Software Rating Board,简称ESRB)。它成立于1994年,是一个独立的机构,每个游戏发行前都要获得ESRB的等级评定。ESRB的评估人员来自社会各阶层和领域,他们有着不同的背景和非常大的差异性,每个人都要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来评估游戏,最终经过整体的综合评估,最终确定该游戏的等级,确保游戏适合某个年龄群体。

在日本,也有类似的组织CERO(Computer EntertainmentRating Organization)存在。该组织负责日本游戏分级制度的制定和游戏所属级别的审查。CERO会将游戏氛围A、B、C、D、Z五个级别,分别匹配了5个年龄段(包括全年龄)。

欧洲则由一个欧洲通用的“欧洲游戏信息组织”(Pan European Game Information,PEGI)进行相关工作和管理,并且其分级制度,在一些国家有着法律上的强制作用。

总的来说,游戏分级是一种游戏分级是一种用于分别视频游戏对各年龄人士的合适度的分级,通过对游戏年龄等级的划分,限制一些游戏售卖给未成年人。对于中国来说,根据国情,建立的类似制度,可能会有着更强的管控力和强制力。

巨头

在两会期间,腾讯和网易两大巨也似乎在透露某种信息。

马化腾认为,应该看到游戏的正面性,不能一味的妖魔化,一禁了之并不妥当。他表示,可以用技术手段让家长和孩子订立数字契约,比如孩子的学习、家务、户外活动等日常任务,可以直接与玩游戏时长挂钩,如果孩子履约完成任务,就可以给与奖励。

而在马化腾说完这席话后,腾讯的守护平台中心就上线了“数字契约”功能。就像马化腾所说的,利用该功能,家长可以和孩子立下契约,当定下的任务完成后孩子可以获得一定的游戏时间。同时马化腾也表示目前游戏的盈利在腾讯总盈利中占比已低于50%,并且处于一个下降的态势。

用大白话来说,就是“游戏是有正面作用的,腾讯能够保证游戏发挥这个正面作用。而且我们也不是个游戏公司,你们看我游戏还没别的赚钱,求求你们别拿腾讯当靶子了。”

马化腾似乎在寻找一个游戏与未成年人之间的平衡点,而在另外一面,丁磊的发言同样值得玩味。

丁磊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不让小孩子玩游戏,那让他干嘛?”他认为孩子玩游戏是孤独的表现,孩子们现在缺少更适合儿童的电视剧、有声读物。在大城市环境下,缺少其他社交活动选择。但是同时他也透露,他会亲自为女儿试玩来挑选好的网游。

游戏需要有人来挑选,人是需要管的。

那么究竟是谁来行使这份权力呢?腾讯守护平台和丁磊在话中将这个对象指向了家长,可是当我们通读类似“未成年人沉迷网络违法犯罪”的新闻,却往往在报道中看不到家长的教育缺失,一切矛头全部指向游戏公司,指向了行业。

游戏公司承担社会责任不足,行业缺乏规范——通常,这些报道的结论都是这样写的。

业界

最近的舆论风向同样让游戏业界人士警觉了起来。比起马化腾和丁磊两位神仙级人物,他们更贴切的表达了内心的真情实感。

一堆人嗷嗷叫着要分级制度,当你问他们怎么杜绝未成年人看18禁内容的时候,他们又说不出所以然。

电影院可以,看电影刷像住酒店一样刷身份证,网络播放平台呢?游戏可以验证身份证,身份证生成器了解下,要像银行一样拿着身份证对着摄像头转脸吗?这些资料给了游戏公司你放心?

还有动漫,小说,看本漫画也要跟银行办卡一样?买书也要刷身份证?就算平台口子扎住了,用户之间的传播分享呢?然后,违反了分级制度处罚谁?小孩?家长?开玩笑,小孩把婴儿扔楼下都没有人受罚。院线?平台?怎么罚?怎么取证?谁来执法?

想过这些吗?还是只是像巨婴一样只想着自己看黄片?

归根结底,认为分级能解决一切问题无非就是懒政。就像买了本《从入门到精通》的参考书成绩就能上去一样等真分了级你会发现,换汤不换药。别做梦了,学医救不了中国人,分级也解决不了文化产品的差。

知名游戏人王世颖(微博)

按理说,人过了18岁,就应该为自己负责了——我的意思是,看到很多人说游戏电影音乐“会让人变坏”,抛开分级制这个年年说说了也没用的事儿,其精髓就在于,也许他们认为“人(包括自己)是没有判断能力的,所以需要有人替自己判断”。而诡异的是,在那些游客登山(当然,往往是登野山)遇险需要救援的新闻下,大家又一面倒地觉得人作死就活该不该去救,因为人应当聪明到为自己负责。

我相信一定有相当部分的人同时同意这两个论调。所以我只能认为有相当一部分人觉得需要别人给自己画个圈儿,圈里就是好的和安全的,圈外就是”死了活该“的暗黑世界。

知名游戏人祝佳音(微博)

短新闻

近日,CBS News 报道了来自美国大学心理学教授Patrick Markey 的研究,他表示 80% 的枪击案犯罪者对暴力电子游戏丝毫不感兴趣。他认为白宫以及公众的反应可以理解,但问题就在于科学和数据并不能支撑任何相关的结论。他的研究甚至还表明,当一款新的暴力游戏发售的时候,犯罪率通常是下降的。

结语:

不管分级制来不来,史上针对游戏行业的最强规格的管控,也许就要来了。

-END-

追溯《怪物猎人》的成功之路 | 游戏论坛

G胖眼红任天堂?一波新作在路上 | 坛笑风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