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许知远和王小川是如何从自由意志聊到区块链的?

原标题:许知远和王小川是如何从自由意志聊到区块链的?

首先,因为上市完了,我们有新的这样一个解放。第二个呢,今天的AI赋予了我们巨大的一个机会。我们可以真的去为这个世界长啥样,做一个构想。

本文共计2420字,阅读时间5分钟。

作者 | 何雪峰

编辑 | 赵力

3月8日,十三邀发了最新一期,北大计算机文青许知远对话清华计算机系学霸王小川。两个精英文化的代表,就这么坐在一起,聊世界观、女人和这个变化莫测的互联网。

熟悉王小川的人都知道,他低调,理性,没有女朋友,但是喜欢汤唯。他的低调甚至发指到,在公司里,普通员工可能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只能从新闻里了解他的一些动向。

这也符合大众对搜狗的认知,“太安静了”。让人察觉不到野心。

但真的如此吗?

世界走向无序,生命走向有序

王小川是一个典型的理科男,崇尚技术和科学理论,并试图用一套套不同的理论来解释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即使这些理论会使他会走向唯心。

当许知远问出,“什么是意义?”“什么是原意义?”,这种大而化之的问题时,王小川的笑容中有着一丝略淡憨厚的精明。

他说,有意义的事情就是,看你自己拥有什么,有什么能力,同时,这个世界需要什么。而这个世界的“原意义”就是being,英文的存在,也就是活着。在这个回答中,我们看到了一种敬畏,面对生命,面对活着这件事。

而王小川是这样解释的。

数学物理里面有很多确定性的推理方式。但是如果遇到非线性的变化,复杂性系统,数学物理是解不动的。因为这里面有太多的微小的变化,带来的一个绝对的大的变化,我们把它称为蝴蝶效应。它不是量子的不可预测,而是非线性的不可预测。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了科学的边界。你会知道,有很多规律,没有办法用现在的数学物理去解释它。另外,你会发现生命是有层次的。物理学告诉我们,世界会走向无序的,我们叫它熵值单增加。但生命是走向了熵值减少,走向了更有序。

当你做一个严格定义之后,你发现你的细胞也是个生命,你的DNA也是个生命,它都是相对稳定的性状,而且能自我复制。所以这个视角,看到了以前在物理世界中间,纷繁复杂背后,看到了更大的一种规律和秩序。而且是有层次的,互相之间有影响的。

环境和你生命之间,倒过来说,环境可能是你生命的一部分。或者,你把生命当环境,环境就是生命。这样,你看到的世界就不一样了。 所以之后我深刻地知道了有太多我们还解释不了的事情,我们就发现它重新去解释。像所谓迷信的东西,你先看现象是不是真存在,先不要看过程,存在就尊重它。

活在道德和欲望之间

在这期的开头,编导剪出了这么一个问题,“命运是注定的吗?”。

王小川用纬度来解释命运,“从三维到四维,我们看到命运是注定的,但再多一个纬度,就会产生各种变化”。

而剪辑中,许知远接着问的是,“那有没有自由意志?”

这里的重点不在于自由意志,也不在于王小川的回答,而在于他可以很坦然地说:“我解出了这个问题。”

就像面对当下被资本与市场所钟爱的“区块链”,王小川抱以否定观点,这是一种对自己的逻辑与思考持有的绝对自信。

区块链整体来说是一个去中心的东西,当它遇到一些需要去变化的情况,已经体现出了它缺乏这种变化的能力。

比如说,比特币后面的区块链,一秒钟只能交易七笔,当它想扩容,需要改变它的基础协议的时候,内部产生巨大的撕裂。不同人的意见不一样,就陷入一种接近瘫痪的状态。

所以当我们讨论到,每个人特别自由的时候,就需要警惕。就像我是搞生物的,每个细胞如果都特别自由,人就瓦解了。所以我知道,一个人必须有你的担当,一部分责任,有你的边界。有你不可为。

正如坊间传言王小川学生时代曾因写病毒被老师批评,至此意识到技术存在边界。如今王小川对这种界限感体会更明显,他感受到了身上的两条线:

虽然你自己是一个生命,但你在上层或者更下层的生命当中,扮演了一个集合的载体。 或者只是它一部分的角色。你就不能胡来了。

上层生命给你的东西,叫道德。下层生命给你的东西,叫欲望。那在这个道理上讲,你就是木偶了。你是活在道德和欲望之间的,这两个就是你的两根线。

开始回到一种现实

延续这种界限感,衍生出来的就是王小川对责任认知。他在言谈中将搜狗做的搜索、输入法和翻译宝都变成了责任的体现。这也是他的“理论”,自圆其说而延展出的“意义”。也是他对许知远说的:“不要局限在一个人的个人贡献里面。”

当年做输入法,如果中文不能很容易输入,那中国的现代化是做不起来的。中学的时候,领导来访问我,问我一个问题。小同学,你一分钟打多少字。我当时脸都绿了,我要跟你讲,几何定理证明,我讲的是汇编语言。 你问我这么一个粗俗的问题。

但后来我想不是这样的,领导问一个农民,他会问说,农民伯伯啊,你一亩地产多少粮食。是俗,但它是一个物质文化基础。而打字在当时,它其实是中国精神文明建设和信息化的基础。所以我们把输入法做出来,这个贡献是有意义的。

下面如果把翻译问题解决,那就不仅在中国内了。因为我知道说,整个世界的文明,是因为语言的不同。产生了很多的冲突,东西文明的不一样,甚至我们说,沿用圣经里面说的,通天塔的故事。

人想见上帝,于是造一个通天塔,或者说巴别塔。你们太藐视我的权威了,所以就让不同种族的人,说了不同的语言。没法协作了,大家就很难形成共同的共识和共同的梦想,这样就见不了上帝了。

但反过来看,如果大家可以形成一个共识和交流,这个世界会很不一样的。那么现在AI技术往前走,人们发现有能力把翻译问题做到真正实用化,有一个突破。那如果我们做这样一种事情,就会变得很有意义。

在大世界观里,你会认为,两种不同的东西融合,会产生一个你意想不到的会爆发的东西。它比我们发明电甚至更加地重要。 在历史上是有它的位置的。所以说,从一种理想的东西,我开始回到一种现实,而是发现到现实中,反倒我觉得已经到了一个很完美的东西了。

而当下,首先,因为上市完了,我们有新的这样一个解放。第二个呢,今天的AI赋予了我们巨大的一个机会。可以真的去为这个世界长啥样,做一个构想。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原创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