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汽车人◆聚焦两会⑨】加快开放,汽车业迎来政策环境剧变

原标题:【汽车人◆聚焦两会⑨】加快开放,汽车业迎来政策环境剧变

在当前的时间点上,降低贸易和投资壁垒,比继续扎紧篱笆,更符合自身利益而已。再叠加明年开始的双积分政策,汽车业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政策环境剧变。

◎ 《汽车人》记者 黄耀鹏

今年两会的记者招待会上,商务部长钟山在回答消费问题时提出,将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下调汽车、部分日用消费品等进口关税。

官方降低汽车关税的言论,不是新表态,也不构成承诺,没有时间表。但这次应该是认真的。有人认为,同时将目前汽车25%的关税下调至15%。同时,下半年很可能就要放开合资车企的股比,这意味着允许出现外资独资整车企业。燃油车新项目目前几乎没有过审可能性,电动车独资企业将很快出现在中国,特斯拉是最可能的备选。不仅如此,外资车企最多只能拥有两个中方合作伙伴这一限制,也将被取消。更有传言认为,受到杯葛搁置的“上汽奥迪”项目,将在下半年挂牌。

令人震惊的消息有点多,汽车业可能需要适应新形势。

关税被当做靶子

去年,中国进口整车121.6万辆,同比增长16.8%。同期国内汽车市场累计销售2376万辆,同比增长2.1%。前者上升势头超过后者,但仍然仅占据总销量的5.1%,对车市影响力偏低。

买进口车的算小众群体。买过的人都感觉,自己买的是“全世界最贵的进口车”。应该说,不算错觉。因为中国的进口车税率,在所有工业国家中最昂贵,这是毫无疑问的。

正如马斯克抱怨的,中国整车进口关税25%,而美国2.5%。欧盟和日本对彼此进口关税为零,对其他国家关税10%。没有汽车产业要保护的中东和撒哈拉以南国家,关税也为零。和中国汽车关税差不多的还有北非国家,整车关税比中国高的大国有印度和俄罗斯(30%)。但是,中国海关还要收增值税17%和与排量挂钩的消费税,从1L的1%到4升的40%。综合税负水平世界第一。

特斯拉电动车没有排量,消费税为零。比马斯克更有资格抱怨的是全球的燃油车制造商。不过,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都已经在中国设立了合资企业。

不打算熟悉国际贸易体系的马斯克,要求所谓公平的言论无疑是幼稚的。因为在WTO框架下,对于同一种商品,允许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奉行不对等的关税税制。这毫无疑问是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制造能力巨大差异的现实承认。

但中国的情况很特殊。在中国签署加入WTO的时候,中国还远不是西方人眼里的工业怪兽。

目前在西方看来,中国死抱着发展中国家的标签不放——从人类发展指数和人均GDP的确是这样——但其工业能力已经庞大到相当于美日之和(2016年数据),再过10年,将等同于整个西方世界。这个时候,受制于当初的承诺,还要继续给予中国发展中国家待遇,难怪马斯克抱怨不公平。

中国去年对美国顺差3700多亿,尽管钟山称两国对逆差统计口径有差异(美国的统计数字比中国高20%),而且美国在服贸领域是顺差。钟山还引用了美国某些研究机构的结论——如果美国放宽出口管制,对华逆差将缩减35%。

不得不说,这一结论相当不靠谱。因为美国对华出口管制涉及面非常广泛,基本上所有潜在军事用途的产品和服务都被禁止了,甚至根据《考克斯报告》,连中国对美国的空间服务项目也在禁止之列。管制放宽到什么程度、涉及哪些品类,才能降低35%的贸易不平衡?缺乏量化的过程,却得到量化结果,很难置信。

即便承认这35%,这些也只构成战术性牵制,中国无论如何无法否认中美贸易的巨大不平衡,这是双方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结构造成的。一句话,无法避免,但可以缩小分歧、寻求弥合差距。

合资股比和合作伙伴数目

对于合资股比,马斯克也抱怨不公平。他在推文中称,中国坚持外资不超过50%股比,但中国在美国已经拥有5家独资电动车企业(当然,迄今只有蔚来拿出量产产品)。

特斯拉在上海的项目已经谈了几年,特斯拉坚持独资形式,导致谈判搁浅。马斯克声称放弃了2019年前在中国投资的想法。目前,他可能也对政策的松动有预期,他称“中国有改变的意愿”。

特斯拉宁可迟一点,付出机会成本,也要拿到一手好牌。而进入中国多年的外资车企,也有了新想法。

上汽奥迪项目,因为经销商(至少表面上)的强烈反对,已被迫搁置。但大众和上汽方面仍然打算推进这一项目。在他们看来,上次没有“搞成”,不是因为对一汽奥迪经销商安抚策略失当的战术问题。资产所有制不同的三方,组成合资公司存在政策障碍。成立共同的销售公司,统一渠道更是不可能的。但这一障碍马上就要被突破。

在2014年,工信部部长苗圩曾表态称,快则3-5年、慢则7-8年,就会放开汽车业合资股比。而且因为汽车行业的特殊性,工信部打算将(汽车业合资股比)放开一事“往后放放”,希望国内企业利用有限的时间发展自己。

现在4年过去了,已经处于苗部长所说的时间节点。而且,眼下国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

尽管主要经济体都声称“不想要贸易战”,但都准备好了惩罚清单。虽然特朗普第一次扣扳机打偏了,钢铁和铝加税,变成对欧洲和日韩的惩罚(日韩纷纷要求豁免权)。但是第二枪就不能再指望打偏了。而特朗普不是“枪法”有问题,而是中期选举到来之际,他必须回应钢铁业工会当初对他的支持。可以说,特朗普正被自己竞选承诺所束缚,这是历届总统从未有过的。

有说法认为,如果美国“开枪”,中国已经准备好了农产品、民航飞机等报复清单。但钟山表达的是合作态度,中国极力避免贸易战的策略是确定的,不是说说而已。

这些外源性压力,导致官方无法继续采取拖延策略。具体到汽车业,就是降低关税(消费税没有松动迹象)和放开合资股比,作为连带政策,“两个伙伴”的限制,也将不复存在。需要指出的是,即便关税降低,整车本地化生产仍更有利可图。合资企业(大多已经和中方续签长约)的主流形式,不会有变化。

中国不会因为美国人提高要价或者仅仅提高声调,就做出让步。只是官方确信,在当前的时间点上,降低贸易和投资壁垒,比继续扎紧篱笆,更符合自身利益而已。再叠加明年开始的双积分政策,汽车业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政策环境剧变。(《汽车人》记者/黄耀鹏)【版权声明】本文系《汽车人》独家原创稿件,版权为《汽车人》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