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雍正帝为何斥责自己的这个弟弟,太张狂,太无耻?

原标题:雍正帝为何斥责自己的这个弟弟,太张狂,太无耻?

【历史刘老师原创,非授权严禁转载】

在雍正帝的众多兄弟之中,有一个人的性格是别具一格、和他人不一样的。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九弟、康熙帝的皇九子——允禟。

所谓的“别具一格”,是指他在父皇康熙帝在世的时候相对老实,反而等到哥哥雍正帝即位后,变得猖狂起来。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允禟并不是雍正帝的亲信——毕竟,一般情况下,只有皇帝的亲信才会狐假虎威,做事猖狂。

相反,他是雍正帝皇位主要竞争对手——允禩的铁杆党羽。

早在康熙帝在世的时候,身为允禩党羽骨干的允禟,就曾做出过一些让胤禛(也就是后来的雍正帝)很不痛快的事情。

·俗话说得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雍正帝即位之后,便开始着手清算之前的旧账——这就是传说中的”秋后拉清单“。

其中,允禟就是”清单“中的主要人员。

雍正元年,在和诸位王公大臣商议之后,雍正帝下令让允禟前去青海西宁驻守(以诸王大臣议,命允禟出驻西宁)。

当时,青海的局势不仅不稳定(罗卜藏丹津蓄意谋反),而且当地经济发展还相对落后。

高寒缺氧、经济落后,而且还很有可能会被乱军给杀死。

这样的地方,估计很少有人愿意去。

这其中,就包括允禟。

所以,当朝廷的命令下达之后,允禟总是百般推诿,就是赖在京城不走。

雍正帝不想把脸皮撕破,便下令斥责陪同允禟一起前往青海的监军太监(允禟屡请缓行,上谴责所属太监)。

在监军太监拿出军法之后,允禟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自己的府邸,来到了前往青海的大军之中。

来到青海之后,允禟并没有利用自己手中的兵权造反——估计他也知道,造反注定没有好的下场。

但是,他也没有闲着。

到达青海后不就,他就派人前往数百里之外的甘肃河州地区,前去购买牧草、勘探草地(允禟擅遣人至河州买草、勘牧地)。

皇帝让你驻守青海西宁,你让人跑到数百里之外的甘肃去做事儿。不仅不合法,反而让人猜疑其中别有用心。

于是,宗人府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主动上奏雍正帝,建议雍正帝免去允禟的爵位,以示警告。

然而,雍正帝并没有听从宗人府的建议,而是选择原谅了允禟(宗人府劾允禟擅遣人至河州买草、勘牧地,违法肆行,请夺爵,上命宽之)。

雍正帝知道,要是因为这点小事儿就免去了允禟的爵位,不仅允禟不服,而且朝廷的很多大臣也会有意见。

这种授人以柄的事情,雍正帝自然是不会做的。

但是,一年之后,允禟所做的另一件事情,让雍正帝也看不下去了,派人千里迢迢前去斥责。

原来,允禟到了青海之后,大有一种”天高皇帝远“的感觉——不仅没有约束自己的行为,而且还纵容自己的家人和下人,在当地肆意妄为,严重扰乱了当地的治安。

雍正帝得知这一情况和,便派高级武官——都统楚宗,前往青海去斥责允禟。

然而,当楚宗到达西宁允禟的府邸后,允禟竟没有出门前去迎接这位专门为自己而来的钦差大臣(楚宗至,允禟不出迎)。

不把钦差大臣放在眼中,也就是不把雍正帝放在眼中。

如此以来,事情就严重了。

但更加让楚宗吃惊的一幕,还在后面。

当他宣读了雍正帝斥责允禟的旨意后,允禟不仅没有任何的悔过之心,反而表示自己现在寄人篱下,对于皇帝的斥责无话可说,既然他不喜欢自己,那自己干脆出家为僧好了(上责我皆是,我复何言?我行将出家离世)!

完全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姿态,根本不在乎雍正帝皇帝的权威。

对此,雍正帝自然是勃然大怒。

很快,雍正帝就亲自书写了一道谴责允禟无礼的诏书,并且还把当年他和允禩等人结党营私、蓄意夺权的事情提了出来(以允禟傲慢无人臣礼,手诏深责之,并牵连及允禩私结党援诸事)。

当年七月,山西巡抚伊都立,又弹劾允禟的护卫乌雅图等人,在途径山西的时候,肆意殴打当地的百姓。

除此之外,雍正帝还得知陕西的百姓,都称呼允禟为”九王“(陕西人称允禟九王,为上所闻)。

扰乱当地治安也就罢了,现在没想到你的影响力竟然还到了陕西和山西,我就不得不防着你了。

于是,雍正帝下令免去允禟的爵位,并且亲自书写诏书斥责他的无耻行径(手诏斥为无耻,遂夺允禟爵)。

不仅如此,雍正帝还免去了允禟的官职和护卫,责令把他软禁在西宁本地(撤所属佐领,即西宁幽禁)。

就这样,闹腾了三年多的允禟,终于安静了下来。

参考史料:《清史稿·圣祖诸子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