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半只手捧红奥黛丽·赫本:感谢你,为人间造过的美梦

原标题:半只手捧红奥黛丽·赫本:感谢你,为人间造过的美梦

已逝的《ELLE》杂志特约博客撰稿人、红毯专业点评人Annabel Tollman,曾在精致的千千万万个红毯造型里,挑选出15个最佳晚礼服——第一名,就是奥黛丽·赫本在1954年奥斯卡红毯上穿的Givenchy晚礼服。

这身刺绣晚礼服,见证了奥黛丽·赫本演艺生涯里,唯一的一座最佳女主角奖杯。

3月10日,Givenchy的品牌创始人Hubert de Givenchy老先生去世。

有人说,上帝需要一名服装设计师,所以带走了Givenchy老先生;也有人说,他去陪赫本了。

▲胜似亲人的情谊

Hubert de Givenchy老先生和赫本惺惺相惜的故事,一直都是时尚圈津津乐道的佳话。

赫本在《蒂凡尼的早餐》中穿着纪梵希小黑裙的造型,更成为所有时装编年史绕不过去的经典案例——“奥黛丽·赫本”式晚礼服自此成了纪梵希服饰的象征与标志。

很难说是赫本成就了纪梵希,还是纪梵希成就了赫本。

Givenchy这个时装王国,自1952年起家,紧接着同年2月2日发布第一个时装系列,如今已过去半个多世纪。

创立品牌的第二年,赫本与Givenchy先生结缘。当时还没什么名气的赫本第二部影片《龙凤配》开拍,电影制片厂的朋友想请Givenchy为赫本设计戏服,Givenchy还以为这个“赫本”是大明星凯瑟琳·赫本呢。但由于Givenchy正忙于秋冬时装周的工作,只能让赫本从上一季高定系列里挑选合心水的。

赫本挑了三款服装,其中两款为裙装,后来都成了时装及电影史上经典造型,经久不息——

一款是绣花丝绸抹胸长裙。

后来赫本在《龙凤配》中穿着这条长裙的形象还被做成了芭比娃娃出售。

另一款是蝴蝶结肩带黑色芭蕾式小礼裙。

这条裙子还一度在全世界掀起了模仿热潮。

除了《龙凤配》和《蒂凡尼的早餐》,赫本几乎在她的每一部电影里都穿过纪梵希的服装;赫本两段婚姻的婚纱礼服也都是由Givenchy亲手制作的。

微时相识、一见如故,到后来,Givenchy成了赫本的终身挚友,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在赫本病危临终前,是Givenchy先生的私人飞机把赫本从美国送回了瑞士;赫本去世后,Givenchy先生和赫本的三任丈夫一起为其抬灵柩。

除了明星,第一夫人Jacqueline Kennedy也爱纪梵希爱得深沉。

▲Jacqueline Kennedy in Givenchy

时尚易逝,风格永存,但就观察而言,只有极少数的人能拥有自己的风格,剩下的绝大多数,都只是跟随时尚的一盘散沙。

那些不会被时代抛诸脑后的美人,在风格上没有两道好手都无法流芳百世。谈及小黑裙能不由自主想到奥黛丽赫本,讲到最时髦的美国第一夫人,Jacqueline Kennedy当之无愧。

Jacqueline Kennedy是Givenchy的忠实客户。甚至在约翰·肯尼迪总统遇刺后,Jacqueline Kennedy的葬礼礼服都是由Givenchy先生亲自设计,专程从巴黎空运到美国的。

▲电影《第一夫人》中对葬礼这一幕及服装都做到了极致还原

回到Hubert de Givenchy本身。

Givenchy老先生本是半路出家的选手,放着好端端的高富帅不当,在父亲的强烈反对下跑去搞时装。

在建立品牌之前,Givenchy辗转于时装大师们手下学艺,这为他后来的时装事业及其一手打造的时装帝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那些他所拜师学艺的大师们,有的已不在人世,有的早已被时间遗忘。大浪淘沙,洗尽铅华无数,而Givenchy的品牌依然坚挺至今。

Givenchy涉足时尚界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给Jacques Fath打工。Jacques Fath是那个年代时装行业里的大宗师,他擅长用奢华的面料来打造性感的低胸礼服,玩得转优雅,也搞得定热辣。

▲Jacques Fath的作品

▲电影《裁缝》中杂货店主的女儿穿上由女主角Tiily为其量身定做的第一套礼服裙,正是Jacques Fath风格

后面Givenchy和Christian Dior一同在Lucien Lelong设计室工作,之后还给与Coco Chanel私下互相不屑互相恨、同时也被认为是20世纪最有名的服装设计师之一的Elsa Schiaparelli打工。

▲左Elsa Schiaparelli,右Coco Chanel

建立品牌之时,那个曾经与他一起打工的Christian Dior已经在法国时尚界称神了。

作为后起之秀,那时候的Givenchy还没有什么名气,在百花齐放的五六十年代,Givenchy凭着给赫本打造的一件件服装,尤其以几乎可以与Dior的“New Look”媲美的前卫时髦的小黑裙突围而出,声名大噪。

▲《蒂凡尼的早餐》中的小黑裙

这么多年来,Givenchy先生早已将其对美之理解渗入到具体的一件件美如人间胜景的华服之中。直至1995年,才宣布从品牌退休。

时尚界里仍奋战在第一线的老人家不多了,Karl Lagerfeld据说终于要从Chanel退休,Giorgio Armani还在勤奋地开辟疆土,Valentino Garavani已经退隐江湖,而Hubert de Givenchy,也已仙逝。

我们感谢Hubert de Givenchy为人间造过的美梦,同时也无法不感慨,我们身处的,正是“一个一个偶像,一个个消失”(林夕《开到荼靡》歌词)的时代。

(文/心口碎大石)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