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14富贵鸟”复牌一度跌去9成,民企信用债“雷区”需警惕

原标题:“14富贵鸟”复牌一度跌去9成,民企信用债“雷区”需警惕

  “随着金融行业严监管‘去产能’,融资成本上升、融资渠道收窄,对于低信用主体企业来说,发债和融资都面临难题。”北京某公募资深债券基金经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近来,民企信用风险频出,民企信用债“雷区”面积不断扩大,令市场对民企信用风险担忧持续上升。年初以来,信用风险事件频发,亿阳集团回售违约、富贵鸟债券价格大跌、地产民企中弘股份产品违约…...

信用债融资不畅加非标收紧,基建和城投企业资金来源成为问题,当前监管环境下各种收紧短期见不到放松迹象。不同行业和同行业内分化加剧,同时二季度是信用债到期小高峰,如果考虑回售,到期压力会更大。

信用债上演“过山车”

停牌近一年半后,14富贵鸟(122356)于3月1日复牌交易,当日便暴跌83.14%,在复牌后的4个交易日,跌幅达到了91.75%,最低时为8.5元。

第一财经了解到,富贵鸟于2018年2月12日公告了《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债券半年度报告》(2017年·修订版)(以下简称“2017年半年报(修订版)”),对其存在的违规担保及对外资金拆借等相关事项进行了披露。

公开资料显示,“14富贵鸟”回售资金兑付日为2018年4月23日。日前,“14富贵鸟”受托管理人国泰君安公告表示,将于3月21日召开“14富贵鸟”持有人会议,审议《关于调整回售登记日期的议案》。

分析人士指出,若投资者选择回售本期债券而发行人无力购回,则发行人其他债务可能面临加速到期的情形,将导致发行人流动性进一步紧张,本期债券本息兑付将面临重大不确定性。

东方金诚于2018年2月12日披露《东方金诚关于下调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主体及“14富贵鸟”信用等级的公告》(东方金诚公告[2018]08 号),将发行人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 CC 级,维持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将本次债券的信用等级下调至 CC 级。据悉,前次主体信用等级为BB级,信用展望为负面;“14 富贵鸟”前次债项信用等级亦为BB 级。

根据东方金诚企业主体及长期债券信用等级符号定义,CC级表示“在破产或重组时可获得保护较小,基本不能保证偿还债务”。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发行人(富贵鸟)可动用的活期存款及流动资金不足1亿元。截至2018年3月2日,发行人回购资金及利息尚无确切安排,回售资金的偿付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东方金诚更认为,本期债券持有人最终执行回售选择权的可能性显著增大,发行人面临很大的兑付压力;发行人的资产质量呈进一步下降趋势,受限资产占比很高,可偿债资金来源大幅减少;发行人的或有债务规模上升,且盈利水平和现金流尚无改善迹象。

“14富贵鸟”大起大落,最受伤的便是中融融丰债券基金。在该基金中,14富贵鸟的持仓市值为1407.6万,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达到47.2%。

由于14富贵鸟的大跌,中融融丰纯债基金的净值也出现的大幅跳水。Wind显示,中融融丰纯债A从3月1日的净值0.878跌至3月13日的0.631,跌幅达到了28.1%。

不过在连续下跌4个交易日后,在随后的3月7日至13日的5个交易日,“14富贵鸟”又大涨了166.24%。

分析人士指出,14富贵鸟的大涨,不排除是有机构在博傻:赌14富贵鸟最后的刚兑。

信用风险不可不防

信用事件频发,信用风险不可不防。

除了富贵鸟,另一家近来被市场所广泛关注的是中弘股份(000979.SZ)。其控股股东中弘卓业所持有公司股份再次悉数被司法冻结。第二大股东“招商财富-招商银行-增富 1 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计划减持不超过 6%。消息称,中弘股份和钜派投资共同发的 2+2 月年化 9%的产品无法完成兑付,产生违约。

在2017年底,中弘股份曾被爆出旗下子公司——浙江新奇世界影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债务利息违约后,多家金融机构开始担心中弘股份的偿债能力,并纷纷采取申请司法冻结中弘卓业持有的中弘股份的股份的措施,但很快中弘股份便宣布偿还了该笔逾期债务。

招商证券便在研报中指出,对于现金流相对偏紧的地产行业而言,集中偿付与流动性之间的角力,是否会对信用资质产生影响值得关注。

“我们注意到,虽然供给侧改革已持续两年,过剩产能行业的整体盈利也出现了大幅好转,但行业中排名靠后的企业,即便在行业景气高点,依然无法自救,只能依靠外部力量才能偿还债务。”深圳一家老牌公募债基经理李科(化名)便表示。

前述北京某公募资深债券基金经理告诉第一财经,之前由于“影子银行”融资渠道扩张才能够获得较好融资的低资质企业在今年融资渠道收窄的背景下都是比较困难的一年。由于“影子银行”扩张很多主体获得了融资支持,今年这个情形将会得到扭转。

“年初以来,城投债负面政策逐步出台(财政赤字减少的目标提出、城市地铁的申报门槛提高等),体现出中央对地方项目逐步限制,从而对城投的项目资金也有所收紧,且资金供给(包括银行贷款等)的成本也逐步提高,整体上融资平台仍处于资金链较紧的高压状态,基本面和估值将继续承压。”李科也告诉第一财经。

他则认为,相比之下,产业债可能有深挖价值的机会,但地产债走强仍需等待。信用市场出现较多负面风险事件,但是市场对不同基本面债券的区分度较高,估值受到波及的均为有关联性的个券,市场总体仍保持平稳状态。

“对于过剩产能行业,还是要优选龙头,而对于竞争力较弱的中小企业,则需要提高警惕。”李科说。

华创证券分析师李俊江认为,去年以来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明显趋严,同时委托贷款、信托、券商资管等非标融资渠道收紧,导致市场加大了对城投流动性的担忧,但还是有部分城投企业和投资者依然笃定政府信仰和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下限。

“资金市场加杠杆,拉长久期,下沉信用还是可以降低负债成本的吧,这也是信用债一直跌不动的原因,在利率走势不明朗的情况下,所谓的安全牌,票息策略,无非就是加杠杆买信用债。”某股份行债券研究员也对第一财经表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