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两会|周振海:关于充分发挥存款保险早期纠正和风险处置功能的建议

原标题:两会|周振海:关于充分发挥存款保险早期纠正和风险处置功能的建议

■ 周振海「全国人大代表 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行长」

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明确对问题金融机构接管、重组、撤销、破产处置程序和机制,推动问题金融机构有序退出。”存款保险不仅是金融机构退出时的处置平台,也是维护金融稳定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存款保险改革的核心就是要建立市场化风险防范与处置机制。根据《存款保险条例》,我国存款保险不是单纯的“付款箱”,而是具有必要的早期纠正和风险处置职能。我国存款保险制度实施以来取得了显著成效,但早期纠正和风险处置功能尚未得到有效发挥,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存款保险制度的有效性和金融风险防范的及时性。因此,有必要尽快完善存款保险早期纠正和风险处置功能。

完善早期纠正与风险处置职能的重要意义

有利于完善金融安全体系,是对当前监管体系的重要补充。当前,我国金融业实行分业经营、分业监管,银监会负责金融机构微观审慎监管,人民银行主要承担宏观审慎管理和“最后贷款人”职能,对于金融机构的监管大多属于事后监管。存款保险制度出台以前,如果金融机构出现较大风险,只能被动提供资金,如在海南发展银行破产清算过程中,人民银行在其经营与清算过程中先后提供了约80亿元再贷款,最终预计只能收回10%左右,由此造成监管权利与义务的不对等。《存款保险条例》的出台,尤其是风险最小化模式下的早期纠正与风险处置职能的发挥,是对当前以银监会为主的微观审慎监管的强有力补充与支持,填补了监管空白,同时形成了监管竞争,有利于事前监管与风险防范。

有利于强化对投保机构的约束力,防范道德风险。存款保险作为一种对存款的保障制度,同样存在信息不对称情况下的道德风险。因此,存款保险制度首先要解决如何在道德风险与金融稳定之间取得平衡的问题,而早期纠正是实现两者平衡的一个重要选择。通过对投保机构潜在风险的及时识别和早期介入,能够有效遏制金融机构的逐利性和高风险性,促使投保机构加强自我约束,保持投资与经营的理性状态,控制高风险业务规模,做到金融风险早发现、少发生。

有利于降低风险处置成本,实现风险最小化。金融风险具有系统性、传染性、扩大性的特点,可以通过特定的传导机制以及金融市场参与者、媒体、社会公众的非理性情绪快速扩散和放大。如果问题投保机构的风险未能在最佳时间内处置,将会在金融体系中快速发酵,呈现出较强的风险溢出效应,加大纠正难度和处置成本。早期纠正可以在第一时间对问题机构采取有效行动,避免错过最佳纠正时机。同时,对机构风险的处置方式将直接影响存款保险基金规模,使得存款保险具有事前监管、防范风险的内在动力,有利于实现处置成本与金融风险的最小化。

我国早期纠正与风险处置职能现状

《存款保险条例》明确规定了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的职责,以法律形式赋予其广泛的信息收集、现场核查、采取早期纠正措施和风险处置措施等权力。此外,符合我国国情的央行金融机构评级制度也已建立,并在此基础上实行了基准费率与风险差别费率相结合的费率管理制度,在深入掌握投保机构业务经营及风险管理现状的同时,有效防范了高逐利性的道德风险。但是,作为风险最小化的重要途径,早期纠正和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的风险处置职能尚未得到有效发挥。

早期纠正体系尚不健全。目前,我国尚未建立明确具体的早期纠正制度体系,早期纠正启动标准和实施措施也尚未明确。在对问题机构开展早期纠正的个案处置中,仅考虑资本充足情况,措施多以补充资本为主,落后于国际最新的“安全与稳健”标准,早期纠正措施也较为单一。由于早期纠正职能发挥不到位,使得风险评级和现场核查结果的运用方式单一,不能针对存在的问题启用相应措施。

风险处置仍处于探索之中。完善的风险处置框架应包括风险监测体系、规范的处置手段与流程、专业的处置人员队伍等。目前,我国存款保险风险监测体系虽已初步建立,但风险处置仍处于探索之中,风险处置操作流程、处置方式的选择、介入标准等方面尚未明确,各种处置措施实施的基础条件尚不具备,投保机构同一存款人信息系统的搭建与信息收集工作尚未普遍完成,配套的企业账户开户管理办法仍未完善,专业风险处置人员匮乏,现有存款保险制度难以更好地满足风险处置需要。

建议

健全完善《存款保险条例》配套制度体系。《存款保险条例》出台后,存保工作主体框架已经搭建起来,各项工作正稳步推进,但随着工作不断深入,对于明确制度操作细节的需求逐渐凸显。建议进一步健全完善《存款保险条例》配套制度体系,明确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在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环节的定位,明确由其负责制定早期纠正与风险处置工作的启动标准,赋予其在机构达到触发条件时启动相关工作的主动权。

进一步明确监管部门在早期纠正与风险处置环节的职责分工。《存款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至十九条赋予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早期纠正与风险处置职责,同时强调了中国人民银行与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的作用,但对于三家机构的具体分工与职责边界尚未明确。建议进一步明确在上述两个环节中各监管机构职责的划分与衔接,避免出现监管重叠或监管真空,同时对地方政府应发挥的作用予以界定。

加强监管合作共享机制建设。早期纠正和风险处置启动与实施的前提是风险识别,而风险识别的基础是实时有效的监管。现行体制下,建议进一步加强监管合作与资源共享,提高监管效率,除实现金融机构经营统计数据共享外,应该将监管或风险评级情况、现场检查计划及检查结果、第三方审计结论、重大授信或投资交易情况、经营指标异常波动情况等内容也实现共享,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必要时可以与银监部门开展联合检查。此外,对于跨区域经营的投保机构,为更准确了解各分支机构风险状况,各监管部门应建立多层次合作体系,形成跨区域联合监管,以有效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