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致朋友圈里的“全能”朋友们

原标题:致朋友圈里的“全能”朋友们

今天,2018年3月14日,著名物理学家和宇宙学家史蒂芬·威廉·霍金去世,享年76岁。相信不需要小青多加介绍这位物理学界的大拿了吧?

大部分人都听说过他的事迹,哪怕他们对于霍金最大的了解程度可能也就是历年来的高考作文万用素材(括弧笑)。但是随着这位可敬的学者的逝世,我们突然发现朋友圈被这一个消息给刷屏了。就好像朋友圈里所有人都是随时关注物理学界的大拿一样。就好像是之前LP主唱查尔斯自杀离世时冒出来一大批人说这是他们逝去的青春,科比退役之后扯嗓子着说什么科比一退再无篮球。但是事实上这一大帮子人在此之前可能压根连LP都没听说过、一场科比的球赛的没看过,甚至于根本不会打篮球。事实上,这部分人只是在“蹭热点”。他们遗憾LP主唱的自杀,告诉别人自己有一颗热爱摇滚的心。他们感叹科比的退役,告诉别人自己的青春也有过篮球与汗水。他们只是单纯地在通过自我欺骗的手段来想要告诉别人他能,他有过。哪怕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

有人告诉我说,任何人任何事物都值得被缅怀。这话不假,但是实际上呢?实际上又有多少人是真心实意的在缅怀,而又有多少人是在借着缅怀的名义的包装自己呢?

小青曾经见过这样一类人,平时在朋友圈里疯狂炫耀自己生活的小资情调,活得轻松惬意。今天喝个下午茶,明天读一本法语书。没事儿就悲春伤秋感叹一下生活中流逝的时光。是不是很羡慕?然后过一段时间,他又开始炫耀自己的“健身生涯”,今天健身房,明天游泳馆,后天网球馆。是不是充满了活力?然后16年5月,杨绛先生逝世。他发了一条朋友圈:“一路走好,杨绛先生,愿你能在天堂同妻儿团聚。”等等,杨绛先生,妻儿,天堂团聚?(一脸懵逼外加黑人问号脸)

小青问他,你知道杨绛先生吗?

知道啊,杨绛嘛,大文学家啊。

那你知道他主要的作品或者成就吗?

这个嘛,我还没有具体了解过。

那你怎么知道他妻儿都已经去世了?

杨绛先生都已经104岁了啊。

终于,小青憋不住了:杨绛先生是女性?

你逗我呢,杨绛先生是女人?扯淡。

小青:……

这时候小青突然明白,这种连那些营销号上关于杨绛先生生平介绍都懒得点进去看的人,能够安安静静读下去一本法文书?再从其他人与他的合照中一看,体积比小青我上一次见他至少又多了20个百分点,这种人还天天在健身?喵喵喵?

或许你会以为这只是少数人在装X。然而,这类人却总是会时不时地出现在我们的朋友圈里。其实,引用小说家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的话来形容就是“灵魂的虚肿症”。用专业术语来说,就是在“刻奇(Kitsch:在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被译为媚俗,但是并不完全贴切)”,小青这里的“刻奇”是指用来形容人的一种虚假的自我满足的情感。"我流下一两滴泪,第一滴泪是因为感动,第二滴泪是因为我被我的第一滴泪而感动。"这第二滴泪就是"kitsch"。

一般来说,“刻奇”有八种含义,分别是:

一、自我感动及感伤;

二,难以拒绝的自我感动和感伤;

三、与别人一道分享的自我感动与感伤;

四、因为意识到与别人一道,感伤变得越发加倍;

五、滔滔不绝的汹涌感伤最终上升到了崇高的地步,体验感伤也就是体验崇高;

六、这种崇高是虚假的,附加含义大过实际含义;

七、当赋予感伤崇高的意义之后,容不得别人不被感动与感伤。谁要是不加入这个感伤的洪流,就是居心叵测。

八、这是最主要的,刻奇是一种自我愚弄。

同时呢,在这里,小青觉得,“刻奇”的第八种含义,其实也可以指通过自我愚弄来达成包装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的目的。

前面四种也还好,也就是介于自我感伤和分享情绪之间的一种情绪宣泄。而后面几种,未免就有些离奇了。比如说第七条,因为大家都在感伤,都在哭泣。即使你可能并没有这样的情绪,但在这样一群感伤的人里,你若是一脸的无动于衷,肯定会引起这群“感伤者”的不满,并伸出手指来指着你说,“真冷血”亦或者是“真没见识。”

于是你也开始从众地感伤,终于合群、获得安全感,接着你发现了很神奇的一点——你好像真的有一点点难过了。这,其实也是羊群效应的一种扭曲的体现。有些时候,你或许并不想随大流“刻奇”,但是你又不得不去这样做。因为,你是没有办法在周围遍布“感伤者”的情况下依旧觉得无所谓的,因为没人希望旁人觉得自己“冷血”“无知。”当所有人都在自我欺骗的时候,也许,谎言就逐渐成为了默认的现实,哪怕它依旧还是谎言。

你在怀念张国荣的歌,虽然你根本就不了解他。你在感叹顾城的自杀,虽然你只读过他的《一代人》。你感动于钱、杨二老的爱情,虽然你只知道钱老写过一本叫《围城》的书。那么,基本上也就可以断定,你这是在“kitsch”。用句不太好听的话来讲,你这就是在装X。

昆德拉说过,“刻奇”的根源是对生命的绝对认同。“无论我们如何鄙视它,刻奇都是人类境况的一个组成部分。”

只是,当下一次全民感伤到来的时候,你不妨问问自己,你是不是又在自我表演、自我欺骗了?我是不是又在“kitsch”?

无论如何,该缅怀的人或事物,就应当去缅怀,而不是把这些当做衬托自己“无所不能”的背景板。这,也算得上是一种起码的尊重了。

人,还是得活在现实中的。而现实,是不会被你的自我表演所欺骗的。

青青贵阳原创 如需转载请先联系

编辑:小青 责编:麦克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