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奈良美智 | 陶土、纸张、画布与我的艺术意识

原标题:奈良美智 | 陶土、纸张、画布与我的艺术意识

佩斯画廊在香港H Queen's大厦的新空间将以 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的个展作为揭幕首秀。展览将呈现他最新创作的陶瓷雕塑、布面绘画及纸本作品,延续这位开创性的当代艺术家在表达与形式上的创新手法。

此次盛事将与2018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同期举办,佩斯将在 1C22 号展位上呈现全球28位艺术家的精彩之作,并在上届展会最新推出的“策展角落”中呈现艺术家宋冬的一组新作。而佩斯画廊于2014年设立的香港首家空间则将为美国新锐艺术家 洛伊·霍洛韦尔(Loie Hollowell) 举办个展。

我意识到,陶土比铅笔还要自由。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在学会握笔和描画之前,首先学会的是怎样抓握、挤压、放松、再次抓握。相比使用铅笔和笔刷一类的工具,用双手直接进行创作是一个更原始的天性。

——奈良美智

奈良美智自述:

布面绘画承载了重要的使命感,事实上这对我而言并非易事。我尝试通过享受表面色彩与构图元素的变化来减轻负担,但即便如此,我发现我仍然需要在思考后采取行动,而不是靠感觉行事。基本上可以说,我并非天生适合绘画。这么说可能会让我们一无所剩,但是出于一些原因,我还是继续画下去了。我自己也好奇……

好,撇开我个人的担忧不说,我们来谈谈这些纸上绘画和陶土雕塑。当我拿起一只铅笔,这些画作就能自然而然地诞生,并且完全忠实于彼时彼刻的感受。但这样一种“顺产”在我进行布面绘画创作的时候就很难有。

对我来说,绘画作品来之不易,它们只能被有心地“创造”出来,而无法依靠本能完成。这也是我之前会说绘画过程总是充满各种各样的担心与痛苦的原因。这些随笔则仿佛是一场“无痛分娩”,它们本能地被创造,就像呼吸一样,不需要考虑成败。

Yoshitomo Nara, Miss Forest, Sculpture, 2016- © Yoshitomo Nara

奈良美智在他的社交网络账号(@michinara3)上分享了冬天雪地中的“森林小姐”

奈良美智2017年在日本丰田市美术馆举办了回顾型个展,作品跨度30年,大量纸上作品也在此予以呈现。与其复杂而耗时良久的大幅画作相比,这些作品更直接地记录下艺术家日常的情绪与思考。Photo: Keizo Kioku via Hypebeast © Yoshitomo Nara, courtesy of Toyota Municipal Museum of Art

奈良美智工作室中正在创作的布面绘画 © Yoshitomo Nara, courtesy of Pace Gallery

因此每当我绘画过程进展不顺的时候,是这些随笔鼓舞着我把自己的艺术家生涯坚持下来。不过自从我大约10年前初次接触到陶土之后,陶土对我而言就变成了介于绘画和随笔之间的创作媒介

尤其是陶艺制作中某种“积极的让步”,让我可以肆意完成创作,并接受烧制过后可能比我可控范围更好或是更糟的成品。这真的感觉很好。我想或许正是由于陶土这种区别于更可控材料的特性,反而令其成为了我艺术生涯中最重要的邂逅之一。

最近我意识到,陶土比铅笔还要自由。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在学会握笔和描画之前,首先学会的是怎样抓握、挤压、放松、再次抓握。相比使用铅笔和笔刷一类的工具,用双手直接进行创作是一个更原始的天性

这次个展将展出的是一些介于自由与限制之间的手工陶土作品,以及为它们提供理念支撑的纸上作品。当然还有我经由不断地忧虑和挣扎后创作而成的布面绘画新作。每当我在绘画创作上陷入苦战之时,我那藉由纸上速写而努力维持着的艺术意识(或者说,我的自我意识),大概又通过陶土创作而提升了一些吧。

奈良美智2017年在佩斯纽约举办的展览“Thinker”现场,Photo by Kerry Ryan McFate © Yoshitomo Nara, courtesy of Pace Gallery

奈良美智2017年在佩斯纽约举办的展览“Thinker”现场,Photo by Kerry Ryan McFate © Yoshitomo Nara, courtesy of Pace Gallery

奈良美智2017年在日本丰田市美术馆举办了回顾型个展,对艺术家跨度30年的职业生涯进行梳理与呈现。Photo: Keizo Kioku via Hypebeast © Yoshitomo Nara, courtesy of Toyota Municipal Museum of Art

奈良美智是日本现今著名的现代艺术家,其作品包括漫画及动画,曾在欧美日的美术馆展出,深受欢迎。

笔下的招牌便是头大大的小孩、洁白驯良的狗、以及身着绵羊装的儿童,非常可爱。笔下的人物,脸上那对眼尾上吊、不怀好意的双眼其实才是他作品的特色,那种眼中流露出不友善的神情,同时又身处在寂寥、淡漠背景中的画作主角们,不禁让人由怜生爱。

奈良明显地受到了日本漫画和动画的影响,从他的作品中就可以找到这样的痕迹:用平滑的彩色蜡笔、漫画式的线条或表面创作出样貌天真的幼女和宠物般的动物。但是,他在作品加入了一种玩世不恭的味道,并通过描绘他们怀揣匕首或枪等武器进而打破他们的纯真。

奈良笔下的招牌便是头大大的小孩、洁白驯良的狗、以及身着绵羊装的儿童,非常可爱;创作素材有大幅的压克力画作也有立体的多媒体或陶瓷雕塑作品。

奈良笔下的人物,其脸上那对眼尾上吊、不怀好意的双眼其实才是他作品的正字招牌。那种眼中露出一付"看什么看?你管我!"的不友善神情,但同时却又身处在寂寥、淡漠背景中的画作主角们,让人一看到就舍不得把眼睛转开。

有的时候画中小孩的手里还会拿着小刀,有时则是头上绑着绷带或插了根冒着血的钉子,或是那些闭着眼不断流泪的狗,这种欲言又止的受伤动物神情似乎牵动了心里的什么,跟纯粹的可爱是很不一样的。

成年观众常常指责奈良笔下的娃娃张大的眼睛怀有愤世情绪,致使将奈良娃娃视为具有攻击性的人。其实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本人并不希望他的画作变成这样。他解释:画作中的娃娃只不过是儿童,手持玩具武器,因此他们不应该是具有攻击性的人。这样说来,激发了成年人的敌意后,角色其实是颠倒的,这些成年人以罪恶的形象围绕在儿童身边,反而像是持有更强大的武器一般。

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的作品深受大众喜爱,也在国际间获得瞩目,许多奈良作品已被美术馆购入成为日本近代美术的典藏品。

奈良美智自2011年以来由佩斯画廊代理。

素材致谢佩斯画廊,中国艺术现场综合整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