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丈夫嗜赌,家负巨债,她在大山深处逆袭人生救回了家

原标题:丈夫嗜赌,家负巨债,她在大山深处逆袭人生救回了家

菜鸟农村物流和农村淘宝点,在大巴山脉落地生根,茁壮成长,电商的发展搅活了一潭死水,也改写了很多人的人生轨迹。

文|汪佳婧

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商务部部长钟山表示,“电商扶贫”将成为扶贫的重要手段,商务部将继续促进电子商务进农村,帮助农村地区特色农产品走出深山,走入城市,卖出好价钱。

假如人生是幅K线图,2年前的程显平连吃了十多个跌停板。从生意失败黯然回乡,到身患残疾的丈夫染上赌瘾,再到全家背上60万巨债,她守着家里的300亩茶园和2头肉猪,看不到人生还有任何反弹的希望。

程显平和丈夫杨林,住在陕西平利县广佛镇香河村,一个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地方。过去2年,菜鸟农村物流和农村淘宝点,在横贯东西的大巴山脉落地生根,茁壮成长,电商的发展搅活了一潭死水,也改写了很多人的人生轨迹。

从矿难里逃生的他

总有人劝程显平离婚,她每次都是嘴上应付着,心里却在想,你哪知道我们的感情。

2004年,在广东深圳一家变压器加工厂,17岁的程显平初见20岁的杨林。两人一聊,才发现住同一个村,家就隔着八九里的山路,却从未见过彼此。

杨林走路的姿势有些异常,程显平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在平利老家,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壮劳力背井离乡,跑去山西挖煤。大家都知道下井要担风险,却没人能抵御一个月动辄数千甚至上万收入的诱惑。

趁年轻吃几年苦,赚到钱了就回家盖房娶媳妇,这是每一个外出打工者的共识,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衣锦还乡。总有人囫囵身子出去,缺胳膊少腿回来,程显平也是见惯了的。

程显平猜的没错。2000年,刚满16岁的杨林就跟着姨夫去了山西。一年之后,矿里发生瓦斯爆炸,几吨重的罐笼(矿井里的升降机)从天而降,狠狠砸在杨林身上。姨夫和工友们疯了似的,将杨林从倒塌的矿里刨了出来,结果杨林保住了一条命,却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左脚。

那一年,杨林才17岁,他再也下不了矿了,听人说深圳的工厂能赚钱,他就选择了南下。

刚结婚就无奈返乡

程显平长得水灵,工厂的小伙儿喜欢绕着她转,可她却只对杨林抱有好感。

一次,厂长来车间检查,发现生产线的材料没堆放整齐,违法了厂里的生产操作标准,于是开始追查责任人,杨林想都没想就挺身而出:“是我没管好。”杨林被罚了工资,却赢回了程显平的心,通过这件事,程显平认定杨林是个讲义气有担当的男人。

两个年轻人开始了自己的初恋,杨林一心尽早和程显平结婚,却苦于手中没钱。程显平刚进厂时每月工资只有400元,升职加薪工资也就刚刚过千,杨林名义上挂着科长的职衔,其实工资也多不了多少。

2006年,杨林和几个朋友合伙承包了山西的一座小煤矿,这让他在短短一年里就攒够了老婆本。2007年,恋爱三年的情侣终成眷属。

可惜好景不长,随着小煤矿矿难频发,政府加大了关停整治力度,眼看着经营日渐艰难,杨林只好在2008年封了矿,带着程显平回到了家乡香河村。

盖好新房压垮了家

平利县位于陕川鄂三省交界处,从西安出发,穿过世界第一长的秦岭终南山隧道,先到汉江边的安康,再顺着岚河上行百来公里,才能进到大巴山深处的家。

见识过外面的精彩,再看到家乡的一成不变,程显平和杨林顿觉悲凉。夫妻俩习惯了生产线的快节奏,在300亩茶园和2头猪面前却有些手足无措。尤其杨林,他腿脚不便,下不了地,干不了粗活,生活一下失去了目标。终日无所事事的杨林,在村里的牌桌上找到了精神寄托,开始终日沉溺于赌局,用一场场输赢打发自己的生命。

程显平却没闲着——按照习俗,家里的房子需要重盖,刚好在外地打工的邻居,也委托他们帮忙建新房子,于是,回乡的前几年,她接连建起了4间3层的房子,盖房子的钱都是借的,一些来自亲戚朋友,一些来自银行贷款。

让程显平想不到的是,邻居后来却反悔了,既不要新房也不愿付钱,这意味所有的借款都要夫妻两人来背,再加上丈夫打牌欠下的赌债,家里一下子背上了60多万元的债务。

房子刚盖好,家却要垮了。

一则改变人生的广告

这是一笔还不清的债,夫妻俩都没有工作,没有固定收入,家里两头猪,是供自己吃的,唯一能换成钱的就是那300亩茶地,一年能带来五六千元的收入。前几年,茶地也被土地流转了。

“他应该也是被逼急了,想赚钱才去打牌的,但是打牌哪有一定赢的,输的时候更多。”劝不住丈夫一次次去赌,程显平只能一遍遍对外人解释,自己的老公没那么坏,只是有点心灰意冷了。

很多人劝程显平离婚,但她却固执的说,“如果我老公是相亲结婚的,我可能真的就离婚了,但是我跟老公恋爱那么久,我清楚他不是这样的人。”

程显平想要再次出门打工赚钱,可一儿一女都还太小,她又实在放心不下。

直到2016年8月的一天,程显平带孩子去广佛镇,在街上看到了一则招募广告——“这是一份在家就能作的工作,不影响带孩子。”只这一条,就抓住了程显平的心。

用珊瑚绒毯打响头炮

经过一个星期的培训、笔试,程显平成了农村淘宝香河村的村小二,主要任务之一,是帮村民在淘宝上代买商品,并将商品送货到家。

香河村只有1600多人,还有几百人外出打工,程显平要在村里做网购的消息传开,就连村书记听了都直摇头。

“他们觉得我肯定是瞎折腾,我就一定要做成功。”

那年10月,乡亲们发现程显平爱凑热闹了,村里哪有红白喜事,哪就有她的身影,见面就拉人介绍淘宝,从下载淘宝APP,到注册淘宝和支付宝账号,再到如何从淘宝上买到物美价廉的商品,费尽口舌做完整套流程要花近一个小时,程显平却乐此不疲。

村里老人多,不会使用手机购物,程显平就提供代购服务;村民不知道买什么品牌好,程显平就提供导购服务,推荐价廉物美的商品;村民担心网购商品不满意,难以保证品质,程显平就承诺帮助退换货。

程显平建了一个几百人的村民群,但凡网购时发现了好东西,就会发到群里分享。“开业前,我买了一条38元的珊瑚绒毯子,质量特别好,于是我在群里发了一下照片,结果当晚就收到38个订单。”

开业那天,程显平的村淘站点里堆满了珊瑚绒毯子,她总共接到了200多条毯子的订单。第一炮,打响了。

程显平遇到了自己帮忙购买残疾车的村民

物流不进村怎么网购

程显平告诉乡亲们,从淘宝家乡版下单后,快递包裹可以直接送到家门口,不少人摇摇头,压根不信。

平利县下辖11个镇和6个居民社区,还有137个行政村星罗密布在超过2000平方公里的大山里。县城发往乡镇的大巴,每天下午4点就会停运,因为山路崎岖,夜路难行。

快递公司送包裹只送到镇上,村民想要拿货,必须自己跑到镇上去拿。

“近一点的村子一两公里,远一点的村子,开摩托车大概需要三四十分钟。谁愿意在网上买个几元钱的东西,这样来回折腾?”程显平说。

遇上要买冰箱电视这样的大件,村民就只能往县城跑。从平利县城到香河村,每天仅有两三趟过路的班车,30公里的山路,路况再熟的司机平时也要开上近一个小时。遇上下雨天,山体滑坡,道路堵塞,在路上耽搁几个小时乃至一整天都是常事。

程显平觉得,农村的购物需求其实一直都有,以前大家不网购,主要是物流不进村。

一个村百台天猫精灵

随着村淘站点开张,村里人发现程显平没说大话,每天早上8点,一辆蓝色厢式卡车都会准时驶入村内,穿着蓝马甲的男人,从车里搬下村民购买的衣服、零食甚至冰箱这样的大家电,孩子们一边起着哄一边围着货车打转,刚学会汉语拼音的娃娃盯着车身上的字母拼出了“cai”“niao”。

吴俊把货物分拣录入

穿蓝马甲的男人叫吴俊,是菜鸟农村物流平利县服务中心负责人。在程显平筹备村淘点的时候,他拉着自己的表弟表哥,开着3辆厢式货车,跑遍了平利县35个村淘设点村,拿出了三条最优化的配送路线。

吴俊自己开的这条线,途径5个村淘点,打个来回就是130公里,要花上一整天。

按照规定,吴俊只需将货从县城送到村淘点,然后各个村的村小二,会骑着摩托车将包裹送入千家万户。不过吴俊主动升级了这项服务,遇上大家电这样的货物,他通常会帮村小二直接送到家里。

这样的服务,让网购一下火遍了平利县,村民们早就知道网购实惠,现在终于可以亲身体验。

“因为闭塞,我们这的物价其实挺高。”村民老邹是程显平的顾客,他在网上花2799元买了一台55寸液晶电视,他去县城里的电器店看过,更老的型号都要卖到4000元,这事很快传遍了村子,老邹的电视成了香河村标配,不少村民都买了同款。

吴俊送货送多了,也发现了村民爱买同款的特点,最让他震撼的,是去年双11有个村一下子买了100多台天猫精灵,每次看到最新潮的人工智能家居产品,和上世纪80年代的经典果盘一起放置在村民的桌上,吴俊都有一种说不出口的成就感。

有担当的丈夫回来了

村淘点如一面镜子,照出了村民对美好生活的期待。

程显平也“忙疯了”,每天早上8点,吴俊的车把包裹卸到站点,她就骑着摩托车挨家挨户送货,到了下午,她会到各村民家串门,交流购物心得,帮忙解决问题。

丈夫杨林现在经常帮程显平打理村淘站点

杨林的变化,更让程显平感到欣喜,以前丈夫总是整日不着家在外赌博,现在却会在货送不过来的时候,主动提出搭把手,而且频率越来越高。

一碰到电商节日,程显平家的包裹数量就会猛增,高强度的工作量,让程显平的风湿病在去年发作了2次。

去年9月,再次发作的风湿病,让程显平弯不下腰来,坐个稍矮点的椅子都疼的直冒冷汗,杨林一看也坐不住了。

丈夫让妻子安心养病,自己临时顶上,全盘接手了村淘点的工作,程显平在床上足足躺了一个月,看着杨林忙进忙出,痛在身上,乐在心里。

如今,程显平的村淘点发展了900多个村民用户,月单量稳定在900-1000单。去年双十一期间,程显平每天要送250个包裹。

山里的宝贝走出去了

借助菜鸟乡村物流搭建的物流网,村淘点不仅让村民省钱,还能帮村民赚钱。

平利县是西北知名的茶乡,盛产茶叶和绞股蓝,过去这两项产出一直是农民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可是大山里还藏着很多宝贝——蜂蜜、酸菜、竹笋、板栗、杨桃、酸辣椒、土猪、腊肉,只是由于货源分散,商路不通,这些山货没人来收,通常都让村民自己吃了。

程显平留意着村民家的特产,也会跑去镇上的大型农贸市场,发掘优质农产品,并拍照发步到网上,没想到反响非常好。杨林在外打工的时间更长,人脉也更广,靠着自己的关系帮程显平进一步扩大了销售渠道。

“3月卖笋,清明卖茶,杨桃上市就卖杨桃,根据季节的不同,卖当季的产品。”程显平发现,家乡的农产品在网上特别受欢迎,尤其是平利县的特产“八仙腊肉”,很快供不应求。

为了扩大产量,程显平找到了正阳镇的村小二袁仁洪。袁仁洪的村淘点在更远的深山处,2年前他从深圳回到家乡,就带领村民一起养猪。像村里的温大伯和老伴,一辈子务农为生,是典型的“留守老人”,生活也比较拮据。今年养了十几头猪,预计能赚2万元。

像温大伯这样的村民,袁仁洪的村里还有30多位,一些村民还建起了几座小规模的养殖场,每座都有100多头猪,他预计今年村里的养猪量将达到500多头。袁仁洪将一部分腊肉供给了程显平,再由网络销售出去,去年刚到6月份,正阳镇的腊肉就卖完了。

程显平初略统计过,去年一年,她帮村民卖出了1吨板栗、3吨竹笋,两三百斤蜂蜜,2000多斤板栗,销往内蒙、四川、广东等全国各地,营业额十几万。

被电商激活的贫困县

眼看着程显平将村淘点做的风生水起,杨林也重新振作,开始创业。

因为在深圳电子加工厂工作时认识了不少人,去年,杨林找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电子零部件加工厂,主要加工充电宝上的零部件。

“就是在一个圆形环状的贴片上绕线,非常好学。”杨林说,这个工厂招的都是村民,在简短培训后,村民们可以在家从事加工工作,他负责送原材料上门以及收货。

现在,手快的村民一天可以绕线500-1000个,收入在25-50元/天,如果熟练后,每个月的收入可以在2000元左右。

回到家乡近10年,杨林从未如此充实,他经常一坐几个小时,埋头绕线,或是出门与客户洽谈合作。

经过大半年的运营,工厂已经开始有了利润,杨林琢磨着,还要再多招一些员工,如果员工到达到50人,加工厂一个月就做到100万个绕线圈,毛利润就有3万多元。

程显平一家的变化,是整个平利县的缩影。在菜鸟农村物流体系的支撑下,越来越多的村民开起了网店,将大巴山里的农副产品卖到了北上广深。阿里2016年发布的全国近2000县的电商发展数据中,平利县雄踞陕西省82县榜首。根据平利县政府电商办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县的个人电商创业者不下2000人,2017年全县农产品网络零售额2.8亿元,比2016年的1.8亿元增长56%。

编辑 | 翁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