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孙宏斌辞任乐视董事长!复盘孙宏斌的“算盘”和贾跃亭的“爆仓”

原标题:孙宏斌辞任乐视董事长!复盘孙宏斌的“算盘”和贾跃亭的“爆仓”

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网”或“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董事长孙宏斌先生的辞职报告。孙宏斌先生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公司董事会充分尊重孙宏斌先生的个人意愿,接受其辞职申请。公司向其在任职期间为公司所做的贡献表示诚挚的谢意。孙宏斌先生原定任期至 2018 年10月13 日。

复盘孙宏斌的“算盘”和贾跃亭的“爆仓”

贾跃亭一直没有等来“拯救者”。

3月1日晚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大股东贾跃亭所有质押的乐视网股权均已达到平仓线,而且其所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均已违约。这也就意味着贾跃亭已全线爆仓。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按券商正常的爆仓处理,贾跃亭质押的股票将在二级市场卖出平仓,他将可能因此而最终失去对乐视网公司的控制权,而转换股东后,乐视网将迎来新的机遇,这或许正是淡定看待乐视网下跌的孙宏斌乐于见到的。

然而在融创3月2日最新的回复中,相关负责人确认融创中国目前暂无接手贾跃亭所持乐视网股票计划或安排。

在复牌的半个月里,乐视网一共经历了12个跌停板,甩掉四分之三的市值,和此前不少基金给出的3.92元股价只差一个跌停板的距离。持续利空下,贾跃亭承认,其逾10亿股的股权质押迎来爆仓。“到了触底反弹的时刻了吗?”不少人会问,“明知结局又坚持复牌的孙宏斌究竟是如何打算的?”在“乐视”这场大戏中,我们很难定性孰是孰非,但走到今天这一步,少不了命运的摆渡,更不乏孙宏斌的谋算。

贾跃亭的“出局”,孙宏斌的“算盘”?

如今的贾跃亭用“身败名裂”来形容不为过,外界给出的标签更加难听:“疯子”、“巨骗”、“为梦想窒息的贾布斯”等等。在《棱镜》最新一篇的报道中,有个乐视控股的高管说道,“如果说回过头重新来过,我相信老孙(孙宏斌)一定不会入这个局。”那么贾跃亭呢?如果时光倒流,他是否还愿意选择这位山西老乡成为他的“红衣骑士”?

在去年3月份,当孙宏斌对外喊出那句“乐视该卖的卖、该合并的合并”的时候,乐视名义上的掌舵人贾跃亭曾经引以为傲的“生态化反”以实际行动打脸,正式宣告失败。随后非上市体系被拆分得支离破碎,先后经历大规模裁员、核心高管离职、主营业务丢失等层层震荡,曾被视为乐视鼎盛时期见证的五棵松体育馆“乐视体育生态中心”冠名被摘牌,让外界衍生出种种有关“帝国坍塌前兆”的解读。

但这都不是最可怕的,作为资本市场上曾经的“超级明星”,没有什么比股价大跌更让人痛彻心扉。贾跃亭把乐视“七大子板块”与自己捆绑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通过“先货后款”不断上演“空手套白狼”。但手机和汽车的回报周期远远超出了他的预算,致使乐视品牌和贾跃亭个人信用遭遇重创。倘若不加遏制,接下来“爆仓”将成事实,而社会发展的不稳定因素也将超过公司行为,成为股价大跌的“元凶”。

股权质押、司法冻结、高负债,让乐视网失去了所有资本运作的空间。只有把贾跃亭彻底踢出局,厘清产权,乐视才有重生的希望。

其实,孙宏斌原本可以不这么做的。在《棱镜》的报道中,他曾亲自飞抵香港,与贾跃亭讨论资产切割和债务解决方案。甚至帮贾跃亭找到了愿意接盘的第三方平台,试图说服后者放弃上市公司大股东地位,以此解冻司法机构的股权冻结,填补关联交易和其他债务的“窟窿”。但据乐视中层透露,贾跃亭要价颇高,双方僵持不下,最终不欢而散。而其实更久之前,他们之间看似“亲密无间”的关系其实已经出现了裂隙。

缘起似乎是“董事长”一职的易主,贾跃亭内心是极不情愿的,随后提回了原本要免息5年借给乐视网的上百亿借款,并且面对上市公司多次的提醒、催促,仍未履行承诺。这让孙宏斌在公开场合直言,“老贾承诺没有做到,这是信用受到了损害”。而这种剑拔弩张的状态在乐视网复牌后甚至到了失控的临界点。孙宏斌控制下的乐视网与贾跃亭旗下的乐视控股频繁“隔空喊话”,互揭伤疤。

贾跃亭妻子甘薇刚刚对外声明,超过30亿元的关联债务已经形成解决方案,乐视网随即发布澄清公告予以否认。乐视网刚刚发布乐视网的关联欠款为75.31亿元,乐视控股便澄清只有60亿元。而孙宏斌本人,还在乐视复牌后点赞了一条“让贾跃亭爆仓”的微博,似乎是在直接表达不满。该微博称:“目前来看,孙宏斌已经完全下了狠心,不答应就让老贾爆仓,股价公告进一步表明决心。老贾目前没有任何办法,只有妥协。”

尽管融创否认了“暂时接盘”乐视的猜想。但孙宏斌依然掌握主动权:当贾跃亭的股权质押出现爆仓,孙宏斌可以要么通过机构斩仓,让贾跃亭的股权灰飞烟灭;要么从机构手里接回贾跃亭股权,然后又以尽量高的相对价格装入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扩大自己在乐视的股权比例,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绝对控制。要知道,此前他已经多次增持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并不断强调乐视网利空。

“新乐视文娱”:谁的迪士尼之梦?

反过来看贾跃亭被逼退的整个过程,还有一个关键人物、乐视新文娱的CEO张昭。在贾跃亭在退出上市公司权力纷争以后,他并不算彻底离开乐视,而期间有30多位高管相继辞职。同样是“两朝元老”,同样初期备受孙宏斌推崇,为什么独独张昭和乐视死磕到了现在?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0月,乐视宣布成立新乐视管理委员会,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任管理委员会主席,成为公司经营管理以及危机管理的最高责任人。显然,张昭在新乐视的利益上与孙宏斌站在了一起。

在媒体采访中,张昭曾表示与孙宏斌在公司发展诉求层面几乎一致。在“新乐视文娱”还是“乐视影业”的岁月里,他就未曾掩饰自己对“迪士尼模式”的推崇。很早张昭就给出了集中分众化、IP化和全球化的三步走战略。在他看来,乐视影业有内容、乐视大屏有场景、乐视网有互联网基因,融创有线下延伸的消费场景,未来就是围绕家庭娱乐的IP运营,而这恰恰与孙宏斌的地产下半场——“美好生活”的设想不谋而合。

提起构建“美好生活”就不得不谈融创对万达的收购逻辑,在孙宏斌看来,“我们原来做房地产,有个4、5、6。后来买了个3,就是乐视。现在有了万达文旅,就是7,手上的牌成了一把‘顺子’”。他认为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垂直领域,公司要有自己的IP、渠道、内容、场景,而融创加上乐视和万达,就是一个IP内容的渠道和场景,可以对标迪士尼,也可以构成一个普通人的美好生活。

“先买套房子,再回家看个乐视电视,电视上放我们的电影,然后出门到万达城玩。”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新乐视文娱”不是迪士尼,只是孙宏斌美好生活拼图中的一块,背后包藏的是融创中国转型的野心,对乐视网的深度介入到全面“夺权”就是其谋求转型的大步伐。而乐视“大劫”不仅仅是融创转型过程中的重要节点,对于整个行业的探索也具有示范性意义。转好了,“融创模式”或将成为互联网和传统产业融合成功的首个标杆;转不好,乐视的情况恐怕也不会再坏到哪里去,而融创无非就是换个壳。

但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今,融创中国对外发起收购案近20个,总金额超过1300亿元。融创中国2016年年报数据显示,其长、短期负债分别为802亿元和326.44亿元,账面现金约698.13亿元,股东权益354.11亿元,净负债率达121.52%。这么高的负债,主要是发行公司债券与长期借贷,如此高负债率下,采取迅速扩张策略,不乏有刀尖起舞之感,背后风险融创能否承受得住?

未来孙宏斌的“迪士尼之梦”究竟会交出一份怎样的成绩单?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