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图伊曼斯的优雅、波利曼斯的怪诞、劳赫的不安 | 香港巴塞尔艺博会预热NO.1(2018)

原标题:图伊曼斯的优雅、波利曼斯的怪诞、劳赫的不安 | 香港巴塞尔艺博会预热NO.1(2018)

这里的精彩,你是否已经忽略了很久很久?

绘画已死?

还是没死?

最近几年,这个话题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讨论。

而图伊曼斯是这么说的:

“绘画是人类已知的第一种概念性图像,绘画就是艺术。你用双手作画,你有无尽可以把玩的细节。”

“一张画是有非常多层次的,它的指向也可以是非常多元的。绘画是有强烈触感的,它有温度,它用物质性的颜料来创作,画在画布上,它会让你看出许多不同。绘画就是独特的。”

年龄相仿的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米歇尔·波利曼斯(Michaël Borremans)、尼奥·劳赫(Neo Rauch),是三位当今世上杰出的艺术家。

他们所获得的赞誉无数。藏家热捧,排队也要收藏。

2017年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现场,属于他们的故事很多。时隔一年,仍难忘。2018年的预热,以他们三人为开始。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他们有什么新作新展?

目刻时光2018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预热,自今日开始,持续5天时间,每日一篇推文,欢迎关注。

吕克·图伊曼斯

吕克·图伊曼斯

Luc Tuymans

粉丝众多,独创“图伊曼斯美学”。

出生于1958年的图伊曼斯,在2017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开展一小时内就卖掉两幅作品(每幅150万美元),分别是《C》和《K》:

被各大媒体频繁使用的现场图:

作品赢得很多人的喜爱。

对于展出的这三幅作品,艺术家是这么说的:

“我这次专门为艺博会画了三张画。这两张(《C》和《K》)来自我很多年前在巴拿马看到的一张巨幅广告。这些巨幅广告像纪念碑一样占据着我们的公共空间。广告是我感兴趣的一种图像,尤其是那些与时尚相关的。我只截取了这名女子的脸的局部,她精心修饰的妆容看上去很美。这种塑造出的美感是我对广告感兴趣的原因之一,它提供了一种美的形式。”

另一幅专为巴塞尔艺博会创作的作品:

∧Luc Tuymans

The Swamp, 2017

Painting

Oil on canvas

216.2 × 125.0 cm

局部

色彩大家,每一个细节都很精妙,用色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

图伊曼斯式美学,在这些作品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2016-2017年,图伊曼斯的新作还包括以下这些:

两组小画:

THE ARENA - 2016

Screen print

76.00 x 56.00 cm

ISABEL - SCRAMBLE - DIORAMA - TWENTY SEVENTEEN - 2017

Aquatint

80.00 x 66.00 cm

灰蓝色优雅的:

∧Presence, 2017

Oil on canvas

98 × 72 in

249 × 183 cm

在博物馆作的壁画:

Luc Tuymans: The Arena, 2017

图伊曼斯作画中:

同时,他在The Absent Museum也展出了新作,现场图:

视频:

有记者问他:现在的中国,有些人会质疑绘画的当代性,您怎么看?

他说:

“不是所有人都那样,我觉得这种论调有点愚蠢。事实上,绘画是一种非常特殊、非常物理的东西,具有清晰的互动优点,我想这种论调真是太过时。拿我来说,我就不会因为自己不做新媒体艺术,就发表与之对抗的言论。我还是继续运用各种工具来画画,没有问题啊。这种质疑绘画当代性的想法真的太过时了。事实上现在仍然有好多人在画画,并且还使用比较昂贵的材料。事实上,时不时地,我们脑中闪出的第一想法就是画画!绘画不仅仅能做一些象征性的事,它还有很好的可塑性,这样使得绘画具有非常特殊的物理性。”

关于艺术家

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1958年生于比利时莫特赛尔,1976年在圣鲁卡斯艺术学院学习绘画,并曾就读于布鲁塞尔坎波视学艺术高等学院,随后在布鲁塞尔大学读艺术史,1985年举办了他的第一次个人画展,2001年其作品代表比利时参加第49届威尼斯双年展,2002年应邀参加德国第11届卡塞尔文献展,2007年在比利时安特卫普当代艺术馆举办《我不懂》个人画展。今在安特卫普生活、工作。

2013年入选美国艺术文学院荣誉成员。

米歇尔·波利曼斯

米歇尔·波利曼斯

Michael Borremans

超现实主义者,作品充满怪诞、不安、冷静、不确定,却又真实。

个人符号极强的用色,褐色调里面生褐、熟褐、土黄、金土黄、浅灰红、大红的非常规搭配,加上极富想象力的各种造型,现实中无法解释的事物,吸引着观者的眼球,且越看越着迷。

与图伊曼斯一样,2016、2017年两次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的成绩也很亮眼,作品均在极短的时间内高价售出。

2017年香港巴塞尔展出作品:(由Zeno X Gallery呈现)

∧Mercy, 2016

Painting

oil on canvas

36.0cm × 30.0cm

2017年,他的新作还包括:

∧Michaël Borremans

Fire from the Sun, 2017

Oil on panel

8 3/4 x 12 1/4 inches (22.1 x 31 cm)

∧Michaël Borremans

Fire from the Sun, 2017

Oil on cardboard

8 1/4 x 5 7/8 inches (21 x 14.8 cm)

∧Michaël Borremans

Apparatus (II), 2017

Oil on canvas

25 5/8 x 32 3/8 inches (65 x 82 cm)

∧Fire from the Sun, 2017

Oil on panel

10 3/8 × 11 5/8 in

26.4 × 29.5 cm

∧Michaël Borremans,

Fire from the Sun, 2017.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David Zwirner,

Hong Hong

∧Goat, 2017

Oil on wooden panel

11 × 13 2/5 in

28 × 34 cm

∧Fire from the Sun (Five Figures, Three Limbs), 2017

∧Fire from the Sun, 2017

∧Fire from the Sun, 2017

《 Fire from the Sun》是大名鼎鼎的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在香港空间的开幕展。

David Zwirner 先生在展览开幕的晚宴上说:“我想不到还有其他更好的展览来作为画廊的开幕了。Borremans将那强有力的欧洲维多利亚时代的传统带来了香港,你将那些需要被听见,被谈论,被辩论的作品带来了香港,你将那完整的系列作品带来了香港,并让我感到深深的敬畏。”

现场图:

2011年的展览视频,听听他怎么描述他的作品:

他说:

“我试图将人物置入一个难以界定的空间中去,我曾经使用过一系列以1930年代或是1940年代为基本的摄影照片作为我绘画的源材料,但他们太具有识别性了,我听到了关于我作品是怀旧情怀的表达,这绝不是我的本意的。所以,我停止使用这样的照片,更多的是在工作室里根据自己的需要拍摄模特照片......。”

“我试图说明的是,我的影像作品是来源于我的油画作品的,在绘画的时候,我曾感受到我需要一种不同于以往的,表达光和动态的方式。”

“纸本绘画对我来说就像文学,他们是需要被阅读的。”

关于艺术家

米歇尔·波利曼斯(Michaël Borremans)于1963年出生于比利时的赫拉尔兹贝亨(Geraardsbergen), 现工作生活于比利时根特(Ghent)。Borremans出生的1963年距离德国结束对比利时的统治不足20年。这个特殊的时代给他带来的影响渗透在他的作品中,其神秘,黑暗的风格和娴熟的绘画技巧使他跻身于欧洲乃至全世界最知名,最炙手可热的当代画家。

尼奥·劳赫

尼奥·劳赫

Neo Rauch

毫无疑问,Neo Rauch是当今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与过去几十年艺术发展的节奏完全不同步。作为新莱比锡画派(New Leipzig School)的代表人物,时至今日,他在作品中仍然延续着传统的形象塑造方法,虽然这种传统自抽象技法和媒体技术主导图像生产之后已淡出主流之外。

但是,这丝毫不妨碍他成为炙手可热的艺术家。好莱坞明星比如布拉德·皮特都是他的资深藏家,据说比尔·盖茨想收藏他的作品还要排队。

相比较图伊曼斯和波利曼斯,劳赫的作品格局明显大了很多。除去个人符号,他作品中流露出来的更多与历史、记忆、人类本身的日常有关。熟悉的外表和虚构的环境,独特的形象意象和超现实主义抽象相结合,强烈的互补色的调色板,反复出现的主题包括有机和非有机元素的无缝整合,具有独特的可识别性以及视觉连贯性。

“要说艺术有什么任务的话,那就是要让微小的火焰在善与恶中产生。”

他说。

2016年香港巴塞尔的参展作品:

2017年香港巴塞尔的参展作品:(纸本,开价100万欧元)

现在,荷兰兹沃勒,Museum De Fundatie。

名为《Neo Rauch Dromos Painting 1993-2017》的大展展出了艺术家自1993年以来在莱比锡举办的首次个人展览至今的60多件作品。

展览时间为:2018年1月21日至6月3日。

展出作品包括:

∧Neo Rauch, Dromos, 1993,

oil on canvas,

250 x 198,5 cm,

private collection

∧Neo Rauch, Die Kontrolle, 2010,

oil on canvas,

300 x 420 cm,

private collection,

局部

局部

∧Neo Rauch, Mars, 2002,

oil on canvas,

250 x 210 cm,

private collection

∧Neo Rauch, Vater, 2007,

oil on canvas,

200 x 150 cm,

Sammlung Ruth

∧Neo Rauch, Gewitterfront, 2016,

oil on canvas,

150 x 100 cm,

Museum de Fundatie,

∧Neo Rauch, Der Former, 2016,

oil on canvas,

200 x 150 cm, ACT

Art Collection, Berlin

展览视频里,可以看到更多:

访谈中的对话:

问:你的作品中经常出现光怪陆离的场景,很像梦境,这些人物形象和叙事情节真的是来自于你的梦境吗?为什么画中人物之间的关系总是处于紧张或危险的状态?

劳赫:

“至今为止,我在作品中直接重绘梦境的情况只出现过两次,最多不超过3次。但是我始终试图在绘画中模拟做梦的机制。我会在画面中放入一些人物——有正面人物也有负面的——并让他们共处一室。在他们即将交锋之时,再将他们束缚住。这一过程也会在观众的意念中发生。”

问:写实、具象是社会主义国家艺术教育的传统,你同意这个说法吗?你的绘画风格是偶然还是必然?

劳赫:

“上世纪50年代开始对具象绘画传统的排斥,是发生在西欧和北美的现象。我的一部分体验来自上世纪所发生的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暴行。结果是人类失去了保有尊严地、被描绘的权利。如果我们把视角放宽,具象的绘画风格实际上已经被使用了4万年,即使在抽象当道的时代,具象绘画也仍旧保有一席之地。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爱德华·霍珀(Edward Hopper)、卡尔·霍费尔(Karl Hofer),这些艺术家未受到政治运动的影响,仍指向一种无时间性的绘画风格,而这也是我在创作中一贯以来的追求。我不相信偶然,除非你把偶然定义为两条因果链之间的交汇点。我的绘画风格形成于必然。”

关于艺术家

尼奥·劳赫(Neo Rauch)于1960年在莱比锡出生;在莱比锡版画及书籍装帧艺术大学读书期间,师从林克和赫尔斯希两位教授;毕业后成为莱比锡版画及书籍装帧艺术大学助教;1999年开始举办国内外巡展。尼奥·劳赫一直在莱比锡生活,过去数年他逐渐成为德国著名的年轻画家之一。 这位土生土长的莱比锡人是绘画界迅速崛起的新军中最富盛名的先锋之一,甚至成为了“媒体明星”。

过去两年时间里,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米歇尔·波利曼斯(Michaël Borremans)、尼奥·劳赫(Neo Rauch)作品主要来自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画廊。今年展位:1C20

2018年,是否和过去一样有惊喜?期待ing......

Art Basel Hong Kong

2018年第六届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香港湾仔港湾道1号

贵宾预展(只限获邀请人士出席)

2018年3月27日(星期二)

2018年3月28日(星期三)

开幕之夜

2018年3月28日(星期三)下午5 时至9 时

公众开放日

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下午1 时至9 时

2018年3月30日(星期五)下午1 时至8 时

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上午11 时至下午6 时

每年的巴塞尔艺博会,村上隆都是最亮眼最多人包围的明星之一。

村上隆作品集--自我

Murakami – Ego

进口英文原版

  • 2013年第一版,2017年修订后再版。
  • 村上隆最著名的”Kaikai Kiki Lots of Faces Pom and Me”系列。
  • 中东Qatar Museum馆长Massimiliano Gioni与村上隆本人精辟的分享与解说。

延伸阅读:架上绘画专题

波利曼斯

匿名者的世界没有尽头 | Michaël Borremans

劳赫

【目刻艺视界】香港巴塞尔预热: Neo Rauch

其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