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再见!押金。

原标题:再见!押金。

如果你要创新,必须愿意长时间被误解,必须采取一个非共识但正确的观点,才能打败竞争对手。哈罗单车,正在以这样“非共识的形象”叛逆的存在着。

哈罗单车的新标签,一辆没有押金的单车。

提起共享单车,大家自然想到满大街的小黄车和小橙车。蓝白相间的哈罗单车在一二线城市有些陌生。但是就在3月13日,“全国免押”刷爆朋友圈,让用户对哈罗单车这个名字有了期待。

在经历过“倒闭潮”“合并流产”“资本危机”后,整个共享单车市场有些失宠。但是哈罗单车“全国免押”无疑给行业注入了一针强心剂。3月13日,哈罗单车宣布,芝麻信用超过650分的用户,通过支付宝即可解锁单车,免押金骑行。预计到今年底可辐射1.6亿骑行用户,免除押金总额超过300亿元,而过去三个多月,已在20个城市免押金,免除约18.89亿元押金。

春天来了,共享单车的春天也来了。

哈罗单车CEO杨磊

哈罗单车CEO杨磊承认自己“干了一件可能得罪所有同行的事情。”但是押金可以说是共享单车行业的原罪,过去一直困扰着行业中的各个角色。杨磊这样“另类”的打法并非第一次,幸运的是,每一次他都活下来了。

曾有投资人担忧,当ofo和摩拜已经基本满足骑行需求,市场上还容得下第三个玩家吗?而且按照互联网圈的“潜规则”,老大和老二打仗,老三就会挂掉。

但是这个怪圈正在被哈罗单车打破。

当摩拜和ofo在一二线城市鏖战的时候,哈罗单车悄悄跑通了三四线城市;之后与永安行低碳合并后,获得蚂蚁金服的资金和资源加持;在挪用押金消息频出的时候,免押政策的推出,让哈罗单车和用户间零距离接触。杨磊经过研究发现,交押金阶段会减少40%的用户,哈罗决定全国免押金。

哈罗单车的成长路径,不难联想到彼得·蒂尔在《从0到1》中的一句话,“每当我面试应聘者时,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在什么重要问题上,你与其他人有不同看法?好的回答是这种模式:大多数人相信X,但事实却是X的对立面。

亚马逊的创始人贝索斯也表达过这样的观点:我相信,如果你要创新,你必须愿意长时间被误解。你必须采取一个非共识但正确的观点,才能打败竞争对手。

如今的哈罗单车,也是以这样“非共识的形象”叛逆的存在着。

消灭押金

2017年12月,《财新》在报道中称,“摩拜和ofo均动用押金,其中摩拜挪用押金超40亿元,而ofo挪用押金超过30亿元。”

一时间,押金恐慌笼罩整个共享单车市场。越来越多的人在问,我的押金还好吗?更有敏感的用户,直接将账户中的押金全数退出。

在此之前,去年8月町町单车被爆出卷款跑路,小鸣单车等多家企业被爆出退还押金困难,还有之后的酷骑单车总部被退还押金的用户围堵。而且,在小蓝单车倒闭并被滴滴接管后,依然有大部分押金处于未退出状态。

押金,这件看起来不大的事情,一直困扰着整个单车行业。甚至共享单车刚上线的时候,有人认为这其实是打着“共享单车”的幌子,在做“互联网金融”的生意。截至去年年底,共享单车行业无法退出的押金规模已经达到15亿元。

押金带来了连锁反应,背后的监管持续跟进。早在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就制定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鼓励共享单车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开立押金专用账户。企业应建立完善用户押金退还制度,加快实现“即租即押、即还即退”。

之后在去年的9月15日,《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发布,鼓励企业免押金。11月9日,《上海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发布,鼓励企业免押金。今年两会期间,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杨传堂表示,“交通运输部组织做了充分的市场调研,与其他部门已经制定了初步的押金和服务金的监管办法,会尽快发布实施。”

行业玩家的动作也并未停止,据芝麻信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已有ofo、哈罗单车、永安行等十余家共享单车接入芝麻信用免押金,累计已为近50个城市4800万用户减免押金超过98亿元。

ofo曾发布消息称,ofo与芝麻信用在广州、杭州、长沙等城市实施信用免押金,芝麻信用超过650分即可使用。

摩拜的动作也在进行。2017年8月,摩拜宣布在全国超过150个城市推出新用户免押金试骑活动。2017年12月,腾讯信用在全国开放公测,达到一定分数广州用户可以免押金,目前活动已截止。

滴滴接管后的小蓝单车和青桔单车也实现了免押金。

相比之下,哈罗单车的免押金做的最坚决。就在“全国免押”的消息发布后,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在杨磊的朋友圈回复,“你们这个搞得确实力度大。”据哈罗单车COO韩美透露,哈罗免押测试始于去年9月初,从小范围扩展到二三四线代表性城市,测试结果坚定了哈罗单车免押金的信心。2017年9月,哈罗单车开始尝试为新用户提供免押金服务。去年11月开始,哈罗单车分两批开辟了20个信用免押金城市,带来了40%的用户增长。

如此大规模的动作,背后是最大机构股东蚂蚁金服的支持。一定程度上,哈罗单车此举也对蚂蚁金服推广信用体系,提供了战略价值。蚂蚁金服副总裁、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参与了哈罗单车免押金的全过程。2017年11月22日,芝麻信用宣布拿出10亿元All in消灭押金。首批重点投入的行业,除了共享经济领域,还有租房、酒店等领域。

免押金的背后,需要大量的资本支撑。去年年底被爆出完成10亿美元融资,杨磊并未直接回应,“免押是一个相当消耗资金的事情,我们融了多少钱不重要,我们用免押的实际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

“农村包围城市”

走过去年共享单车市场的“大逃杀”,杨磊坦承,哈罗单车很幸运去年活了下来。

这样的说法显然有些谦虚。去年冬天,一直盘踞在三四线城市的哈罗单车已经出现在北京大兴的街头。但据哈罗单车称,只是替换永安行低碳的坏车,并非增加投放。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个时间点在一线城市投放不会盈利。

事实上,各地政府的监管和限投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减慢了哈罗单车进入一二线城市的脚步。去年9月,北京市交通委下发通知,叫停投放共享单车,当时北京市共享单车总数已达235万辆。截至1月27日,北京市共享单车总数被控制到220万辆。尽管如此,按照20:1的最佳人车比计算,约100万辆单车就能满足北京市民需求,目前投放量超出了合理需求量一倍。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哈罗单车有了在三四线城市攻城拔寨的时间和空间。相对友好和健康的市场给了哈罗单车跑通商业模式的机会。

杨磊曾说,一线城市一定会进,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过去两年多,摩拜和ofo陷入一线城市的鏖战,对于三四线城市无暇顾及。

2017年春节后,ofo和摩拜曾经上演一场冬季战役。海量的单车投向城市,在当时都有些失去理性。但是一二线城市的激烈竞争下,谁都不愿服输。

曾经有投资人接受采访称,当时就是堆车打法,规模壮大可以不断融资,短期是一个有效的商业策略。就像冷战期间,苏联和美国搞核武器,根本不需要那么多核弹。但是,你造一枚,我也要造一枚。

但从结果来看,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战争并未在短时间内结束,反而演变成消耗战,ofo和摩拜都在资金上遇到了不小的压力。

哈罗单车入局时,摩拜和ofo盘踞北京和上海,融资已经进行到B轮。

早期,哈罗单车始终没有进一线城市。公司刚刚创立时调研发现,三四线城市的市场潜力更大。当时,宁波、泉州、东营等城市主动邀请哈罗单车进行投放。哈罗单车虽然在第一座城市苏州遇到坎坷,但是很快在第二座城市宁波收回漂亮的数据。

更大的转折发生在2017年10月,哈罗单车与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完成合并,合并后的新公司仍由哈罗单车团队运营,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出任新公司CEO。12月初,哈罗单车宣布3.5亿美元D1轮融资,投资方为蚂蚁金服等。12月27日,哈罗单车获得10亿元D2轮融资,领投方复星集团。

有消息称,当时蚂蚁金服还有另一个选择,就是小蓝单车,但是小蓝单车的创始人李刚提出了让蚂蚁金服“意外”的条件,所以最终选择了哈罗单车。或许,如果当时的选择是小蓝单车,哈罗单车已经离开了战场。

在阿里和蚂蚁金服的加码下,哈罗单车虽然依然饱受质疑,但是探寻出了一条自己的路。从最初的农村包围城市,到如今的免押金,虽然看起来有些大胆甚至冒险,但是用贝索斯的话说,如果你要创新,你必须愿意长时间被误解。你必须采取一个非共识但正确的观点,才能打败竞争对手。

而贝索斯成功的背后,就做了三件“非共识但正确”的事。

第一,他颠覆了书店。当年,亚马逊只有几千万美金的时候,巴诺融了两亿美金做线上书店,并且有渠道、仓储、配送。最后仍然被亚马逊干掉了;第二,他颠覆了超市。亚马逊做零售,对手是零售商之王沃尔玛。现在这场战役已经完成,亚马逊的市值超过美国前 10 大零售店的市值总和;第三,他颠覆了计算能力市场。现在,Oracle、IBM、SAP、惠普、DELL等传统计算公司巨头市值加起来,总和都不如亚马逊。

或许,这样的奇迹不久也将发生在哈罗单车身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