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平常生活的印象派女画家——贝尔特·莫里索

原标题:记录平常生活的印象派女画家——贝尔特·莫里索

女性在艺术领域地位的确立是从19世纪末的印象主义绘画开始的。

1874年一群年轻的画家在巴黎卡皮西纳大道的一所公寓里举办了第一届印象派画展,来向官方的沙龙挑战。包括莫奈、雷诺阿、毕沙罗、西斯莱、德加、塞尚和莫里索等在内的画家们不仅有各异的性格和天赋,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还具有不同的观念和倾向。他们欣然接受一些记者嘲讽,封给他们带着嘲笑味道的称号——“印象派”。

1874年一群年轻的画家在巴黎卡皮西纳大道的一所公寓里举办了第一届印象派画展,来向官方的沙龙挑战。包括莫奈、雷诺阿、毕沙罗、西斯莱、德加、塞尚和莫里索等在内的画家们不仅有各异的性格和天赋,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还具有不同的观念和倾向。他们欣然接受一些记者嘲讽,封给他们带着嘲笑味道的称号——“印象派”。

贝尔特·莫里索 Berthe Marie Pauline Morisot(1841年1月14日 - 1895年3月2日)是印象派的元老画家,曾师从于柯罗,后又师从马奈。她是巴黎画家圈子中的一员,也是印象派画家中著名的女性画家。

贝尔特·莫里索于1874年与她的朋友兼同事爱德华·马奈的兄弟Eugène Manet结婚,直到他于1892年去世。1878年,她生下了她唯一的孩子Julie,她经常为她的母亲和其他印象派艺术家作画,包括Renoir和她的叔叔爱德华。

早年生活和教育

贝尔特·莫里索出生于法国布尔日,一个富裕的上流社会家庭。她的父亲是高级行政人员。她的母亲出生于洛可可艺术世家,家族成员中有大名鼎鼎的洛可可艺术的代表人物——弗拉戈纳尔。贝尔特·莫里索有两个姐姐,伊夫(1838-1893)和埃德玛(1839-1921),还有一个1848年出生的弟弟Tiburce。1842年,当贝尔特·莫里索还是个孩子时,这个家族搬到了巴黎。

贝尔特·莫里索,《女儿茱莉和保姆》,1884,油画,57.1×71.1 cm

在19世纪的欧洲,上流社会培养女孩们接受艺术教育是很平常的。所以贝尔特·莫里索和她的姐妹伊夫和埃德玛仨人由Geoffroy-Alphonse Chocarne和Joseph Guichard私下教授。 1857年,在一所女子学校的Guichard将Berthe和Edma介绍给卢浮宫画廊,他们可以通过观看艺术品来学习。从1858年起,他们通过临摹艺术作品学习绘画知识。

作为艺术系的学生,贝尔特·莫里索和埃德玛紧密合作。年仅23岁的莫里索于1864年在巴黎沙龙的首次亮相,并展出了两幅风景画。 她继续定期在沙龙展出,得到普遍好评。她从1874年开始与印象派展出,只是在1878年女儿出生时错过了展览。

1868年,贝尔特·莫里索与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成为朋友,马奈为她绘制了几幅肖像,其中包括一个有惊人的黑色面纱的肖像,这同时也为她的父亲哀悼。他们之间的回应表示了热烈的感情,而马奈给她一个画架作为圣诞礼物。

马奈,《带着一束紫罗兰的贝尔特·莫里索》,1872,油画,55×40 cm

马奈写道:“年轻的莫里索女孩很迷人,他们不是男人,这很烦人,但作为女人,她们每个人都嫁给了法兰西学院的一名成员,并在这些傻瓜的阵营中撒下不和谐的东西,从而为绘画事业服务。

马奈把莫里索带进了印象派画家的画家圈子里。尽管马奈被认为是主导者,莫里索作为追随者,但有证据表明他们的关系是相互的。作为印象派画家,她对马奈也产生很大的影响。有记录显示马奈对她独特的原创风格和作曲决定的欣赏,其中一些他融入了自己的作品。

贝尔特·莫里索,《Eugène Manet à l'Ile de Wight》,1875,油画,38.1×46 cm

风格

莫里索通过使用颜色创造出空间感和深度感。虽然她的调色板有些有限,但她的同行印象派人士却认为她是一位“大师级调色师”。她喜欢使用白色,无论是作为纯白色还是与其他颜色混合使用。在她的大型绘画“樱桃树”中,颜色更鲜艳,但仍然用于强调形式。

贝尔特·莫里索,《夏天》,1879,油画,45.7×75.2 cm

常见主题

莫里索画她每天经历的事情。她的作品以肖像和表现家庭生活场景中的孩子和妇女为主。

贝尔特·莫里索,《梳妆》,1894,油画,55×46 cm

印象派画家笔下常见的城市公共景色,在莫里索的画中基本上是看不到的。不是她不想画,而是不能画。因为作为一个上流社会的女士,她不能自由地走出闺门写生。

凭着女性的心灵,莫里索的画面上排除了一切粗野,而崇尚精美、华丽,使日常的简单活动显得如此活跃、生动,长于在亲切的家庭环境中撷取生活的诗意。她的绘画反映了19世纪她的阶层和性别的文化限制。

贝尔特·莫里索,《年轻的女佣》,1875,油画,61.3 × 50 cm

像她的印象派画家玛丽卡萨特一样,莫里索专注于家庭生活和肖像,她以家庭和个人朋友为模本,包括她的女儿朱莉和姐姐埃德玛。在19世纪60年代之前,莫里索在转向现代女性气质的场景之前绘制了与巴比松学派一致的主题。

主要作品

贝尔特·莫里索,《阅读》,1870,油画

1860年莫里索和马奈相识,尊马奈为师,向马奈学习,在这幅《阅读》中可见马奈的用色特征:大块的黑与白的对比,简洁的色调,但在人物和环境的描绘上仍显示出莫里索特有的温柔和明朗。

贝尔特·莫里索,《摇篮》,1872,油画,56×46 cm

这幅《摇篮》是女画家第一次参加印象派展览的作品之一。在画中描绘一位年轻的母亲注视着自己入睡的孩子情景。光线透过薄纱照到婴儿酣睡的小脸,年轻的母亲目光温柔如水,画面洋溢着母爱宁静和谐的梦幻之光。

这是出于一位温情女性之心理情感,这使画面十分纯洁,难怪雷诺阿称誉她为“纯洁的天才”,把她看着是优秀的室内情景画家。这幅画以笔触流畅、色调清新留在人们记忆中。

《摇篮》(1872)等绘画描绘了托儿所家具的当前趋势,反映了她对时尚和广告的敏感性,这两方面对她的女性观众都是显而易见的。

她的作品还包括风景,肖像,花园设置和划船场景。在她职业生涯的后期,莫里索与更宏伟的主题合作,如裸体。莫里索也开始关注绘画的初稿,完成了许多干点,木炭和彩色铅笔素描。

贝尔特·莫里索,《少女与狗》,1893,油画,73×80 cm

莫里索除了在光色笔触上与其他印象派画家具有某些共同之处外,她作为一位女画家在艺术创造上还有其独特的魅力。她的作品总是以清新、纯洁、微妙见长,在她潇洒奔放而流畅的每一个笔触中都似乎饱含着细腻的情感。

在这幅《少女与狗》中,她以极为流畅的激情笔触,驾驭一切的造型才能,果断、急速而简略地表现处在室内的少女与狗的瞬间情态,是一幅用极其敏锐的目光、肯定的笔法、丰富的色彩以及简洁的手法创造的富有生命律动的优秀作品。

贝尔特·莫里索,《冬天的女人》,1880,油画

1895年3月2日,莫里索在巴黎照顾得流感的女儿朱莉时被传染,因此离世。在她身后,留下了600多幅作品。

卡萨特选择艺术为职业,不仅要与家庭中的反对者抗争,还要面对社会的偏见和漠视。当她最终功成名就时却哀叹:“毕竟,女人在生活中的职业还是生儿育女。”足见她当时面临的外界压力之巨大。

莫里索在实现自我的道路上,以女性特有的坚韧,在社会规则、结婚生子与自我实现、艺术创作之间,获得了最大的平衡。

贝尔特·莫里索,《年轻女子回到盥洗室》,1880,油画,60.3×80.4 cm

诗人马拉美曾为她写道:“一些在斗争中把她视作同志的早期印象派大师评价说,这位技巧卓越的女画家,乐于同他们任何人并肩战斗,同整整一代的绘画是完美的联系在一起。”

谢谢阅读!

欢迎关注「瑞亚子」ruiyazi9

一起来发现艺术的乐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