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古塔战役始末及影响,个中艰辛不看不知道!

原标题:东古塔战役始末及影响,个中艰辛不看不知道!

该文节选自《叙利亚沉思录》,作者为况腊生,国防大学博士后

趁着土耳其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大打出手的机会,叙政府军调集重兵围困东古塔地区,并顶住了欧美的战争威胁,将最终扫除恐怖分子在叙利亚的最后的老巢。

一、东古塔地区形势概况

东古塔地区位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东郊,最近距离大马士革老城约4公里。该地区人口密集,七十多平方公里的地面却有大约四十万人口之多。这四十多万东古塔百姓与恐怖组织关系极为微妙,他们大多倾向跟着恐怖组织对抗叙利亚政府军。

从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这里就被反对派武装占据。由于这里易守难攻,叙政府军从2012年开始封锁东古塔地区,此后6年多时间,叛军挟制40万民众,借着叙政府军主力与“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决战时机,频繁攻击首都大马士革,造成大量平民伤亡,政府军攻打了数年却久攻不下,首都一直面临重大安全威胁。

这里的恐怖组织和叛军共计2万余人,主要有原叙利亚自由军精锐部队“拉赫曼旅”和基地组织分支的“征服阵线”(又称努斯拉)。“拉赫曼旅”原本是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下属精锐部队,以战斗力强著称,2015年底土耳其击落俄战机时,杀死俄飞行员的就是它。但后来随着土耳其与俄交好,在美军大力扶持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叙利亚民主军时,“拉赫曼旅”与其他几支精锐自由军部队一同投奔了叙利亚民主军,并袭击了叙军装甲军团指挥部而名噪一时。

在此地区的“拉赫曼旅”等恐怖组织获得了欧美和以色列的大力支持,拥有大量美制武器装备,得到欧美军事顾问的现场指导。此次东古塔地区有部分北约军事顾问合以色列特种部队被围困,所以美国不惜大费周章要求东古塔停火。

通过长期苦心经营,反对派武装已将该镇完全要塞化,数千米的地下隧道密布且四通八达,主要隧道甚至深入地下达近30米,将控制区连为一体,而且将兵工厂等重要设施全部转入地下。

2017年5月,首都大马士革东古塔地区是首批成立的冲突降级区、叙南部地区设立四个缓和紧张局势区。按照与反对派签署的协议,东古塔反对派武装在解除武装后撤出,有政府接管该地区。

二、第一次东古塔战役

东古塔地区冲突降级区成立不久,不甘心失败的”拉赫曼旅”公开投靠美国支持的库尔德人武装,打击叙政府军。2017年5月14日,“拉赫曼旅”偷袭该地叙军装甲基地,并导致政府军一名少将和数十名士兵阵亡。叙军随后就在俄空军的支援下收复了该基地,双方的冲突使得该冲突降级区名存实亡。此后,叙政府军对该地叛军发动大规模进攻。由于此时政府军主力和精锐部队均在东部地区与库尔德武装对峙,防止库尔德人武装越过幼发拉底河抢占代尔祖尔地区丰富油田。而东古塔地区叛军在美制武器、美军情报和美军顾问的直接帮助下,使得政府军损失惨重。5月份,叙政府军先后有两位将军在与“拉赫曼旅”的战斗中牺牲,“拉赫曼旅”还放出了庆祝他们胜利的图片。第一次进攻导致叙利政府军数千名官兵伤亡,包括多名将军,还各型坦克、战车数十辆。

在第一次东古塔战役失败后,俄叙等国继续就东古塔地区进行谈判,希望能和平解决。2017年7月22日,叙军方宣布在东古塔实施停火,俄向该地区等地派遣军事警察,设立检查站和观察哨,以监督局势。7月26日,俄首次将10余吨人道主义援助物资运送至大马士革东部的东古塔冲突降级区,还从反对派控制地区撤离伤病员。

俄叙的这些和平努力反而成为东古塔地区叛军争取了恢复实力的时机。叛军不断从西方获取武器装备,并召集各地反叛分子,袭击俄检查站和叙政府军,并不断炮击首都城区,政府军与叛军的交火一直在继续。

三、第二次东古塔战役

土耳其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激战为政府军收复东古塔地区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进入2018年后,在援助叙库尔德人数十亿美元武器装备基础上,美国公开出尔反尔,宣称要组建3万人的库尔德 “边境安全力量”,并最终达到30万,五角大楼还要求2019年将5.5亿美元拨给叙库尔德人。

美拨巨款支持叙库尔德人,埃尔多安警告:不要忘了“奥斯曼帝国耳光”

美国的计划让土耳其再次出兵打击叙库尔德人。2018年1月18日,在美国的计划刚刚出台,土耳其武装部队总参谋长胡卢西·阿卡尔就“空袭叙利亚阿夫林地区的库尔德武装”获得俄的支持。俄全部撤出驻阿夫林地区的部队。随后10万土耳其军队陆空并进,大规模打击库尔德人,阿夫林地区库尔德人武装根本招架不住,公开向叙利亚政府求援,而叙东部地区的库尔德人武装主力也进入阿夫林地区,与土耳其军队展开激战,双方战事不断升级。此时在东部地区与库尔德武装对峙的叙政府军,趁机抽调数万主力和精锐部队包围东古塔地区,准备一举拿下这个最后的恐怖组织老巢。

立体封锁东古塔地区,断绝恐怖分子外援。从2017年7月开始,俄和伊朗帮助叙当局在大马士革以南和东部区域设置了升级的3道防空火力网,部署有萨姆-2、萨姆-3、萨姆-6、S-200、“山毛榉”M1/2、“铠甲-S1”等多型防空导弹。2018年2月24日东古塔地面战打响前夜,以色列战机曾向位于东古塔包围圈外缘东北部的叙“老虎师”营区发射了5枚空地导弹,全部被叙军防空火力拦截击毁,从而避免了“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厄运。俄空天军则出动苏-34、苏-25、苏-24M等战机直接支援叙地面部队作战,并由苏-35、苏-30战机负责确保战区制空权,还派遣图-154M电侦机、A-50U预警机搜集情报、监控美国和以色列战机的行踪。俄总参直属特战队也以军事顾问身份加入战团。与此同时,叙利亚、伊朗以及俄雇佣军三方联手围困,严密封锁地面,防止西方武器装备援助流入东古塔叛军手中,导致叛军弹尽粮绝。叙政府军持续性的封锁导致东古塔地区物资奇缺,物价飞涨。面粉在首都大马士革仅需要20-25叙利亚镑,而在东古塔地区则卖到1500镑。为争抢物资,“征服阵线””和“拉赫曼旅”发生激烈火并。

为缓解西方用人道危机的施压,2018年2月底,俄叙同意让美国的救援物资进入东古塔。前两批物资都是粮食和药品,但在3月11日的救援粮食和药品车队中,叙政府军发现藏有大量的北约的武器弹药,有350箱弹药,200多枚迫击炮弹,50--70万发子弹,及其德国制造的机枪、美国制造的手枪、土耳其制造的反坦克炮等和卫星系统。从物资援助种类上看,大体推断反对派的弹药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叙政府军还捣毁了叛军三个大型地下兵工厂,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沉重打击了反对派武装。3月以来,老虎部队已经很少损失装甲车,这表明叛军的反坦克炮炮弹已经用完,叛军开始利用“人弹”来攻击坦克。

叙政府军在救援车队中发现大量武器弹药

击中优势兵力分割包围叛军。2018年2月25日,叙政府军罕见地集中了几乎全部地面精锐力量的约6万叙军,包括共和国卫队104旅、老虎部队、第14特战师和第4、第9装甲师、第7和第10机械化师等,发起代号“大马士革钢”的大规模军事行动,旨在一举荡平东古塔叛军,彻底消除心头大患。在整体封锁包围各反对派武装后,叙军先利用装甲机械化部队扫清东古塔地区外围的据点,并且不惜代价试探反对派武装的防御配系。待查明反对派武装部署的特点后,适时调整作战部署,调动机械化部队重点突破对方防御弱点后东西对进,将反对派武装盘踞的街巷分割包围,迫使反对派武装陷入被“瓮中捉鳖”的态势。按照总体战斗部署,叙军确定了西北、东南2个主攻方向。其中,堪称“大马士革禁卫军”的第4装甲师及共和国卫队105旅从两翼迂回、包抄位于东古塔西北部的重要据点Harasta镇,担负东南方向突破任务的则是大名鼎鼎的叙军“老虎部队”、第9装甲师及共和国卫队106旅。

叙军的设想是西北、东南2路攻击部队相向而进并最终会师,从而实现对整个东古塔地区的斜向切割。3月11日,在经过激烈战争之后,叙第四装甲师和老虎部队在东古塔城市中央胜利会师,成功把东古塔一分为二,分为东西两大部分。 随后政府军击退了反对派武装的反冲击,迅速对反对派武装实施分割包围,将对方孤立在两片互不联通的街区,形成对反对派武装各个击破之势。

在政府军从多个方向对反对派武装发动攻势的同时,叙军炮兵和俄空天军也对反对派控制区实施不间断炮击和空袭,终于将东古塔叛军分割为“两大一小”三部分,主要在杜马镇。反政府武装目前控制3个据点,分别是东古塔北部由“伊斯兰军”控制的杜马镇,东古塔西部由“沙姆自由人组织”控制的哈赖斯塔镇以及“拉赫曼旅”占据的哈姆利亚镇。

东古塔地区叛军被一分为三

叙军在东古塔作战中战法得当。政府军本来打算把叛军引到比较开阔的东古塔东部地区进行决战并全部剿灭。但是经过俄军的温压弹打击之后,叛军全部龟缩到人口密集的地方,深藏在地道之中。鉴于温压弹对平民的巨大伤害,最后的决战只能是短兵相接的巷战。在战术层面,叙政府军将其装甲部队与轻装特种部队混合编组巷战突击小组,10余步兵编配1辆坦克或装甲推土机掩护。在作战中,叙步兵分队在坦克的火力掩护之下,径直冲入街巷建筑之中,并果断利用此前交战留下的残垣断壁向反对派武装据守的建筑区纵深穿插。各小组分头并进,迂回交叉,逐步蚕食每一个叛军阵地,不让叛军有任何反击和背后包抄的机会。发现反对派武装设防据点或遭到敌人伏击,叙军坦克就会马上实施火力压制,伴随步兵也立即投入战斗并根据敌情分派人手——保护坦克(监控和对付敌反装甲武器)、正面佯攻(吸引对方火力)、侧翼穿插(同样会兵分多路)。发现对方在某个地方有密集的火力点分布,立马调遣来M240迫击炮实施轰炸,一炮下去,一座楼房就坍塌了。或使用“喷火坦克”的俄制TOS-1重型喷火系统,可以使用火箭弹或温压弹时,一次齐射即可在7.5秒内毁灭一个小规模战斗群,还可以使周围相当范围内的战斗人员因窒息而失去战斗力。如对于那些地形复杂、楼宇密集的敌人重点设防区域,叙军也懒得一栋楼接着一栋楼再去争夺,而是立即调来1辆每分钟能倾泻超过3000发23毫米炮弹的ZSU-23-4四联装高炮,对准敌方目标就是一通猛烈扫射,甚至招呼战机轰炸。在步坦协同进攻之下,仅在数分钟内,街区的控制权即落入政府军之手。

为加强防护,叙军T-62、T-72坦克和步战车普遍加装爆炸反应装甲、侧裙板,以及炮塔波浪式装甲围板(重点部位还会像屋顶覆盖瓦片那样多层叠压)。从战斗视频中可看出叙军步坦协同已达到相当娴熟、默契的水平,特别是步兵对己方战车的保护力度、跟随速度和战术配合意识明显提高。据不完全统计,开战12天来叙军损失坦克、装甲车(含装甲推土机)不到10辆,反倒是步兵伤亡较大——这也是巷战最难避免的,有不少人是因建筑物倒塌、砖瓦石块砸落而导致的附带伤害。

叙军步兵趁己方坦克压制、吸引敌方火力之机向侧翼迂回

同时,政府军主力部队亦不与残余的反对派武装恋战,在空中和装甲火力支援下迅速向纵深穿插,使得原本试图凭借街巷节节抵抗的反对派武装失去退路和屏障,进而被叙军压缩在若干互不相连的狭小区域内。根据在多年内战中获得了充分的攻坚作战经验,加之俄军的训练指导,叙政府军在东古塔战役中采用了合理的战役法和战术,构成了其获取进展的直接动因。

此外,叙军在东古塔地区享有的便利的作战支援条件,也是助力其作战的重要因素。因为首都地区密布政府军基地和机场,为叙军打击该地区叛军提供了非常方便的条件,而且对峙多年,政府军对该地区很比较熟悉,俄叙相互配合,为进攻行动提供了有利的保障。

在叙政府军分路进攻的同时,叙军与俄军还不断对敌方纵深发动地毯式轰炸与精确打击陆空火力袭击,以消耗对方的作战潜力和士气。3月14日,停泊在塔尔图斯海军基地的俄军舰对东古塔地区发射了数枚巡航导弹,端掉叛军”拉赫曼旅”的指挥部,大头目阿卜杜穆罕默德赛义夫和副手阿卜杜穆罕默德贾巴尔也在其中。为了彻底摧毁东古塔地区的防御工事,叙军在几小时内发射了数百发火箭弹,俄军一天出动30次战机,扔下了上千枚炸弹,包括250公斤和500公斤炸弹,不少还是温压弹或者集束炸弹,给叛军造成了大量的伤亡,沉重打击了其士气,也帮助叙军控制了东古塔大部分街区。

以打促和,和谈分化恐怖分子。在发动强大进攻的同时,俄叙同时展开强大的政治攻势,以分化叛军。俄出面协调叛军与叙政府军谈判。3月6日,俄军对东古塔叛军实施劝降,叙政府甚至称愿意用大巴车接送投降叛军。3月10日,俄军向东古塔地区散发传单,试图劝降叛军。当地各武装中除了“拉赫曼旅”和征服阵线外,各派均已有投降迹象。当天有13名武装分子向政府军投降并放下武器。3月12日,俄罗斯驻叙利亚冲突调解中心的佐罗图欣少将与东古塔“征服阵线”和“拉赫曼旅”高层展开谈判。

俄叙战机散发劝降传单

应该说,东古塔反对派武装战斗力确实强悍,面对俄叙联军发起的凌厉攻势,前者不仅没有退缩反而在局部战场“以攻为守”、拼死抵抗。例如控制Harasta镇的反对派武装“沙姆自由人运动”,虽然其在北、西、南3个方向陷入叙军重围,却从2月28日起接连发动2轮反突击,给当面的叙军第4装甲师和105旅造成了不小的人员、装备损失。仅3月1日,反对派武装就在东古塔西北前线摧毁政府军2辆T-72坦克、1处反坦克导弹阵地和1座前沿指挥所。东古塔战斗打响后叙军在西北战线伤亡的官兵已超过1000人,第4装甲师和105旅正就地休整,等待后方增补更多兵力才能发动新的进攻。东南方向的“老虎部队”开战初期也中了埋伏,损失1辆T-62坦克和1辆装甲推土车(被敌人发射的美制陶氏反坦克导弹击毁),另有上百名官兵伤亡。叙利亚政府军针对反政府武装夜视能力不足的特点,就一直在夜间发动进攻。由于叙利亚政府军的精锐部队“老虎师”拥有不少夜视装备,且T-72等坦克的夜视能力较好,因此连日来的夜间攻势取得了不少进展。政府军在夜里夺取阵地后,恐怖分子白天会从地道钻出进行打击。据反政府武装报道,他们在“针对政府军104旅”的打击中,歼灭了40名政府军,摧毁T-72和T-55坦克各一辆。

四、欧美拟军事打击叙政府军企图失败

眼看东古塔地区的叛军将要被分割包围剿灭的时候,欧美打着“人道主义”的旗帜,对俄叙施加压力,甚至以战争威胁叙政府军在东古塔地区停火。在欧美施压的情况下,2月24日,安理会通过决议要求叙利亚全境停火至少30天,相关各方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卡伊达组织及其他联合国安理会认定的恐怖组织的军事行动不在该决议所述停火之列,呼吁解除对大马士革东古塔地区等4个区域的围困,对该区域的居民实行人道主义援助。后经俄协调,东古塔地区自27日起每天9时至14时在东古塔地区实施停火5小时以疏散平民,并且开辟了专门的人道主义撤离路线,也向““征服阵线””武装分子表明,放下武器者也可以带着自己的家属撤走。这让美国再也找不出庇护恐怖组织的理由,也让恐怖组织慌了。因为如果平民撤离出去,就让他们再也无所挟持,彻底失去了免遭俄叙联军打击的借口;另外,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武装分子都会加入到撤离的阵营中去,无疑便减弱了自己一方的势力。而就算剩下来的其它武装人员也会因人心涣散而失去斗志。因此,最后被剿灭的下场是注定了的。所以,在刚刚开始人道主义走廊,允许平民撤退的时候,叛军炮击该走廊,设立的第一天只撤走了两名儿童。

直到俄叙对叛军完成分割包围后,叛军在内讧和绝望之际,平民才纷纷逃离东古塔。3月11日,外界才观察到首批平民撤离东古塔。随着战事推进,政府军打下多个战略要地后,分割包围反对派武装后,撤离人数越来越多。俄为东古塔平民开辟了两条人道主义路线,虽然被叛军多次击毁。叙利亚政府军也有点担心美军的军事打击,3月15号以来接受了俄方的协调,与叛军进行了短暂的谈判,政府军当天在反政府武装控制的哈赖斯塔周边再开辟一条新通道,此前政府军已在东古塔地区中部哈姆利亚镇设立安全通道。被困平民经两条安全通道撤出,在集合点统一乘车前往安置点,政府军和叙利亚红新月会为撤离提供了必要帮助和医疗服务。大批难民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得到撤离。到3月17号为止,被困在东古塔的40万平民,已经有20万人得到了撤离。这期间叙利亚政府军以打击恐怖分子为名,没有停止针对东古塔的进攻。2月25日,也就是安理会发布停火协议的第二天,叙利亚政府宣布东古塔战役全面开始。

美国拟在俄大选前夕,准备以“化武”为名,军事打击叙利亚政府军,以最后挽救东古塔叛军。美国本想利用停火协议,为叛军提供休整,不料俄叙联军反而将东古塔叛军险些彻底击溃。随着俄叙联军在东古塔地区进展迅猛,恐怖分子短时间内可能会消灭殆尽,欧美又拿出“化武袭击”的把戏,以叙利亚政府军再东古塔地区使用化学武器为由,准备军事打击叙政府军。总部设在英国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2月26日表示,叙政府军战机25日疑对东古塔地区的村庄展开化学武器氯气攻击,造成一名孩童死亡及至少13人呼吸困难。3月1日,法国外交部表示,联合国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开始对东古塔的袭击事件展开调查,以确定双方是否使用了违禁弹药。同一天,美国表示,东古塔地区使用的氯气是朝鲜方面提供的,俄没有阻止叙利亚使用毒气。3月12日,安理会就第2401号叙利亚停火决议的执行情况召开会议,讨论期间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表示,如发现叙军使用化武的证据,美方或将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俄外交部表示,如果美国军事打击叙利亚,那么俄方必将采取回应措施。3月13日,美国向联合国再次提交了叙利亚军队在平叛过程中使用了“毒气弹的证据”,如果“证据确凿”征得联合国同意,就会马上对叙利亚军队实施军事打击。3月16日,安理会再次要求各方全面执行2401号决议。随后,俄军发现,美军驻叙利亚军事基地的战机已经挂满了导弹,准备对大马士革全面动手。俄方分析美国可能在没有找到化武证据的情况下,直接对叙利亚“无理由动手”。 俄同时还在叙利亚发现了美英法等北约国家的特种部队,他们已经趁停火这段时间进入叙利亚直接参与作战。

俄严厉警告美国不要轰炸叙政府军。3月14日,停泊在俄军塔尔图斯海军基地的军舰对大马士革东部的卡拉蒙顿地区发射了数枚巡航导弹,成功击中了目标,针对美国发警告的意味很明显。同时俄紧急增兵叙利亚,3月14日,俄在24小时内,紧急增派两艘搭载有口径巡航导弹的导弹护卫舰前往叙利亚。3月17日,俄向美提出交涉,声称轰炸大马士革是不可允许的。同一天,叙利亚政府军在收复的东古塔地区,发现东古塔叛军化武作坊。

与此同时,为破坏俄叙在东古塔地区的决战胜利,欧美等国联手制裁俄罗斯。英国利用俄罗斯前特工之死,宣布驱逐23名俄外交官,并取消所有高级别双边接触,可能冻结对英国安全构成威胁的俄罗斯国有资产,要求英国王室成员不出席几个月后在俄罗斯举行的世界杯足球赛,俄外交部也决定驱逐23名英国外交官。3月16日,美国以干涉2016年大选为名,制裁俄罗斯5个实体和19名个人实施制裁,包括俄联邦安全局(FSB)俄军事情报局(GRU)。

距离安理会规定的停火协议结束只剩几天了,几天结束后,双方都得到休整,新的一场恶战不可避免。但在叙军完成对东古塔地区的分割包围后,只要叙政府军和俄军战略得当,不出现偏差的话,这场仗应该很快就会胜利结束了。

声明:已发现多家媒体未经授权转发第一军情文章。为尊重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微信公众号转载请联系管理员开白名单。敬请配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