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Facebook数据泄露丑闻发酵 剑桥分析CEO被停职

原标题:Facebook数据泄露丑闻发酵 剑桥分析CEO被停职

英国卫报21日报道,英国咨询公司“剑桥分析”CEO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已被停职接受调查。英媒此前秘密录制了“剑桥分析”高管的采访内容,录音中,尼克斯称自己有能力通过数字操纵和传统政治手段来控制选举。剑桥分析董事会表示,尼克斯的言论不能反映公司的价值观,董事会已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剑桥咨询因泄露脸书用户数据用于在2016美国大选中针对目标受众推送广告,从而左右大选结果遭调查。

此前消息:

近日据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前雇员克里斯多夫·怀利爆料,“剑桥分析”曾在2016美国大选期间,利用 Facebook 上5000万名用户资料进行分析,最终“读心”有术,向5000万名 Facebook 用户发送“专属”政治广告,左右选民投票——这可能成为继希拉里“邮件门”后,特朗普篇之美国惊天丑闻。

Facebook史上最大规模数据泄露牵出惊天丑闻

2018年3月16日,Facebook 被曝在2014年有超过5000万名用户(接近Facebook美国活跃用户总数的三分之一,美国选民人数的四分之一)资料遭“剑桥分析”公司非法用来发送政治广告,部分媒体将其视为 Facebook 有史以来遭遇的最大型数据泄露事件,但 Facebook 方面否认这是一起数据泄露事件。

原本作为世界财富排行榜第四名的扎克伯格近日财富缩水严重,此次事件曝光后,Facebook 仅在一天之内市值蒸发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0亿元)。

这次数据泄露多严重?

举个例子:据美媒报道,美国某中年男子投诉连锁超市 Target,因为这家超市给他未成年的女儿投递孕期用品的小广告。几天以后,这个父亲竟然来道歉了,因为他的女儿去医院检查后发现真的怀孕了。Target 的系统只是根据她女儿近期的消费记录分析出她有了怀孕的迹象。

个人数据为什么重要?因为大数据可能比你更了解自己。然而,比 Target 拥有更多种类、更大数据的 Facebook 坐拥22亿的活跃用户,利用 Facebook 的用户数据可以分析出来的东西更精准、更可怕。

回归到此次“Facebook 上5000万名用户资料泄露”事件当中。“剑桥分析”公司前员工克里斯多夫·怀利出场!

事件关键人物一:克里斯多夫·怀利

怀利透露,“剑桥分析”公司未经用户同意搜集了 Facebook 超过5000万用户的个人数据,并用以建立模型来分析用户的政治偏好等,以便在2016美国大选期间针对美国选民投放精准的政治广告。怀利指出,事实上这就是“剑桥分析”当初成立的目的。“剑桥分析”成立于2013年,曾从亿万富翁、共和党的大金主罗伯特·墨瑟获得1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493万元)的投资。特朗普竞选团队在2016年大选时曾聘用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

怀利进一步透露,“剑桥分析”公司隶属于对冲基金巨富罗伯特·墨瑟 SCL 旗下的数据分析公司,特朗普前首席策略顾问史蒂夫·班农也是这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墨瑟和班农的想法是将大数据和社交媒体的概念融合到“信息行动”中,然后用在美国选民身上。

事件关键人物二:科根

怀利的团队在创建模型时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即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心理档案需要大量数据,而要收集这些数据得花费巨额费用。传统的分析公司曾使用投票记录和消费者的购买历史来预测政治信仰和投票行为,这些记录对于判断特定的选民(例如有些神经质的内向者、公正的自由主义者等)没有用,然而这些特征却是“剑桥分析”声称用来设计政治宣传消息的心理特征。

怀利在剑桥大学心理测量学中心(Psychometrics Centre)找到了解决方案。该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技术,可以根据人们在 Facebook 上的喜好剖析对方的个性特征。

Facebook有一个独创的机制——like,就是我们的点赞,这个行为可以透露出很多甚至连家人朋友都不知道的隐藏信息。Facebook内部就一直通过分析点赞行为,来实现广告的精准投放。

剑桥大学心理测量学中心可以从用户点赞哪些帖子和新闻,分析出每个人的性别、性向、宗教信仰、性格是外向还是内向、政治理念是自由开明还是偏保守、是不是种族主义者、会给哪个党的候选人投票等。

关系图

剑桥大学心理测量学中心原本拒绝合作

剑桥大学心理测量学中心原本拒绝与“剑桥分析”合作,直到怀利发现一个关键人物——亚历山大·科根,剑桥大学资深心理学教授。“剑桥分析”公司私下找到了科根。

科根——俄裔美国人——开发了数据搜集应用 thisisyourdigitallife,它是一款性格测试应用,借测试之名搜集用户数据,最后有约27万人参加了测试。虽然科根最初遵循 Facebook 的规定收集数据,但随后却将这批资料分享给了第三方——“剑桥分析”公司。最后,他们利用这27万用户的朋友网络,最终收集了超过5000万名用户的个人资料。

科根所在的公司 Global Science Research (GSR) 和“剑桥分析”开发了一个让用户进行“性格测试”的 App(类似的性格测试你做了吗?),并且寄生在 Facebook上,用户需要授权开发者获得自己的 Facebook资料以及自己的好友信息才能使用。用户下载应用同意自己的数据用作学术目的,做完这个测试就可以得到5美元。

GSR和“剑桥分析”公司为最初的一批测试者建立心理画像,通过比对用户的评论和个人资料建立一个强大的算法模型,再用这个模型来预测和影响其他用户的行为模式和投票选择。

科根身份与俄罗斯有关?

科根,出生在东欧国家,在俄罗斯生活过很长时间,后来才移居美国,有俄罗斯和美国双重国籍。他曾在圣彼得堡大学任教,还拿过俄罗斯政府的资助做数据分析研究,但他对外的履历里却刻意隐藏自己的俄罗斯背景。“剑桥分析”和俄罗斯第二大石油公司卢克公司(lukoil)私下可能有接触。在科根的帮助下,罗伯特·默瑟出资1500万美元创办了“剑桥分析”公司,聘请班农担任副总裁。

科根是一名俄罗斯裔美国人,据称他也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副教授,曾获得俄罗斯政府的资助研究 Facebook 用户。怀利表示,剑桥分析的领导不在乎规则,对他们而言,这就是战争,他们想在美国打一场文化战,剑桥分析应则是文化战的武器库。

除了与特朗普团队的合作之外,“剑桥分析”还参与了美国和英国的几十场政治活动,包括英国退欧公投以及参议员泰德·科鲁兹2016年的初选。

事件曝光后,科根公开表示,“这些预测本身无助于根据用户的兴趣发布精准广告。”

剑桥大学也发出正式声明,表示“剑桥分析”公司与剑桥大学没有任何关系。剑桥大学还明确表示,科根在为“剑桥分析”服务时没有使用剑桥大学的数据或设施。

Facebook2018年3月16日已经暂停科根和“剑桥分析”Facebook账号。

争议人物:约瑟夫·钱塞勒

以上相关事件被公开后,Facebook 遭质疑。Facebook 否认科根所在的公司 GSR 和剑桥分析收集数千万用户的数据属于数据入侵事件。Facebook 在声明中表示,科根通过适当的方式获取了这些数据,但后来未遵守 Facebook 的规则,将这类信息提供了第三方。Facebook 称2015年删除了这款应用,并要求掌握着数据副本的人证明已销毁数据。Facebook 副总裁保罗·格雷瓦尔在声明中表示,Facebook 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展开调查。

科根获许收集 Facebook 的用户数据,但前提是只用于研究目的。据英国《卫报》报道,约瑟夫·钱塞勒和科根都是 GSR 的董事,这家公司打着学术研究的幌子收集 Facebook 的数据,之后再与剑桥分析共享了这些数据。2015年11月前后,在钱塞勒离开 GSR 约两个月之后,钱塞勒作为社会心理学家受雇于 Facebook,目前钱塞勒仍是 Facebook 的一名研究人员。

在 Facebook,心理学家经常使用公司收集的20亿用户的数据进行研究和实验。目前尚不清楚钱塞勒对此事件的了解程度如何。

目前,剑桥分析前雇员克里斯多夫·怀利(一号关键人物)的 Facebook 账号已被封,“剑桥分析”也因被怀疑非法保留用户数据遭到公众质疑,其账号也被 Facebook 禁用。

“剑桥分析”公司矢口否认

英国《观察家报》查看了一份日期为2014年6月2日合同,其证实“剑桥分析”的母公司 SCL 与 GSR 达成一项商业协议,允许其获取并处理 Facebook 用户的数据。剑桥分析支出近100万美元用于收集数据,最终收集了5000多万 Facebook 用户信息。之后,这家公司利用测试结果和 Facebook 的数据创建算法,分析 Facebook 用户信息,并确定与投票行为相关的个性特征。算法和数据库最终造就了一款强大的政治工具,可识别摇摆不定的选民,并推送不可能会产生共鸣的消息。

这份合同指出,最终产品是创建一种“黄金标准”,通过 Facebook 用户信息了解用户性格特征。合同承诺创建与11个州选民有关的200万信息数据库,并指出还有进一步的扩大空间。当时,逾5000万用户代表着约三分之一的北美活跃 Facebook 用户和近四分之一的潜在美国选民。

2018年2月,当英国议员询问数据是否来自 GSR 时,剑桥分析 CEO 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表示,公司与 GSR 有业务关系,GSR 2014年曾为其提供研究服务,但结果最终被证明是徒劳的,因此答案是否定的。剑桥分析称,它与 GSR 之间签订的合同规定,科根必须经过同意才能收集数据,并且简称并未将这些数据用于2016年美国大选。

在一份声明中,剑桥分析承认获取了Facebook的用户数据,但它指责科根违反了 Facebook 的规定,并称在两年前获悉此事时尽快删除了这些数据。然而,《纽约时报》在对该公司内部邮件和文件进行调查,并采访前员工后发现,大部分收集的 Facebook 数据仍然在该公司的掌握中。

2018年2月,美国国会关于 Facebook 上假新闻进行质询时,Facebook 仍坚称自己的用户数据从来没有被挪作他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