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我话,叫爸爸”!这所211大学自杀研究生的导师终于发声明了

原标题:“听我话,叫爸爸”!这所211大学自杀研究生的导师终于发声明了

在6天前,身为211重点大学的武汉理工大学校园内发生了一起令人震惊的悲剧:该校自动化学院研究生三年级的优秀学生陶崇园,竟于当天清晨从宿舍楼顶跳下,之后因抢救无效在医院死亡……

3月31日也就是昨天,该案件涉及的核心人物针对此事发布了声明,但他的声明在网上引起热议。下面来了解一下详细案情。

| 下面来了解一下详细案情:

陶崇园系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在校期间,表现突出且成绩优异,任该校组织的“C&D足球队”的“武汉理工大学控制与决策研究所”足球队队长,后被学校授予“C&D足球队突出贡献奖”。

前途无量的他却在2018年3月26日早上7时29分左右在学校的宿舍楼顶跳楼自杀。该事件发生后人们悲痛惋惜,但是这件事的背后却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悲痛的家属查看陶崇园的电脑后认为,他们至亲的死与该学院的王攀教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王攀是武汉理工大学的一名教授,同时是陶崇园任职足球队的研究所所长。

陶崇园家属提供的材料显示,陶崇园与他的导师王攀,早在陶崇园读在武汉理工大学读本科的时候就已经相识。陶崇园姐姐说,在2014年年末,屡获学校褒奖的陶崇园,打算前往姐姐就读的华中科技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可王攀却不想让陶崇园离开他,并以“武汉理工大学控制与决策研究所”所长的身份直接对陶崇园许诺说,只要做他的研究生,不仅会每年给陶崇园5000元的生活费,更重要的是在研究生毕业后他会优先推荐陶崇园去美国留学。于是,陶崇园选择了留下。

可如今在陶崇园的家人看来,这却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家属的依据是,首先他们在陶崇园和王攀间大量的聊天截图中发现,王攀不仅要求陶崇园把数千元的奖学金捐给研究所,甚至还大量占用陶崇园的学习乃至个人生活时间去给王攀做很多他私人的家务事,比如洗衣服和买饭——甚至王攀的眼镜找不到,都会要求陶崇园专门来他家帮他找。

而且令陶崇园家属同样感到奇怪的是,这王攀经常让陶崇园晚上8、9点去他家。

但更令陶崇园家属震惊的是,王攀竟然多次要求陶崇园喊他“爸爸”,而且还他要说“爸爸我永远爱你”。而王攀也常常直接称呼身为自己学生的陶崇园为“儿子”。

根据陶崇园家属以及同学好友提供的信息显示,陶崇园与王攀显然已经超过正常的“师生关系”,不过,陶崇园在和朋友与家人的沟通中表示他选择了“忍耐”。毕竟,导师对学生的前途“一人说了算”的制度,以及王攀曾经在陶崇园本科毕业时做出的会优先推荐他去美国深造的承诺,都让陶崇园无法与王攀“撕破脸”。

上图为陶崇园与朋友聊天信息

可在去年年末,随着研究生毕业季的临近,按照陶崇园家属和他好友的说法,陶崇园却发现王攀想让他留下来继续读他的博士,家属还在双方的聊天记录中发现王攀因为陶崇园想离开自己出国念书而“威胁”他。

以及王攀在找工作、出国留学等各个方面都收到了导师王攀的控制,这些情况让陶崇园本人感到绝望。他也曾经多次将自己的无奈和绝望吐露给了自己的好友和家属,称王攀太强势,让他没有自己的时间,甚至都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他承受不了这样的情况。他还说而如果继续读王攀的博士,自己也会和之前西安交大一位据称是被导师逼死的学生下场一样……

上图为陶崇园与家人和朋友的聊天信息

不过,按照陶崇园好友的说法,陶崇园在出事前还是找到了工作,并且已经签了“三方”,对象是银联,年薪大概20万。可根据事后陶崇园家属查阅他和王攀的聊天信息发现,王攀当时曾让陶崇园与他签了一个“协议”:即便工作了也要继续为他服务。同时,家属还发现王攀曾经在QQ群里表示他想要“留”的人,基本都能让对方“留”下。

(上图为王攀所说)

接下来,在3月26日凌晨,悲剧就突然发生了。

按照陶崇园家人的说法,前晚陶崇园在电话里告诉自己在武汉理工大学隔壁的华中师范大学后勤部工作的母亲自己感觉不舒服。于是陶妈妈便于3月26日早晨6时左右来到学校看望他。下图为陶崇园事发时活动:

这样的一个成绩优异的大学生就永远的在世界上消失了,他死前承受的痛苦也只有他自己知道,然而这件事发生后学校以及涉事老师的反应才是最令人伤心。有陶崇园的同学贴出了王攀在陶崇园出事后发表在相关学生群里的一些言论截图,图中王攀认为陶崇园是死于抑郁症,并表示网上的很多来自家属的说法都是谣言,自己是一个很正派的人。

而他的这些声明,没有得到学校同学和陶崇园家属的认同,学校目前已成立专案组,现阶段给出的回应是:

1、 初步认为学校和导师无责

2、 已经请了律师走法律程序

3、 出于人道会给与5万元安抚金

另外,家属也曾提出与王攀公开对峙,但被学校拒绝。与此同时,让家属感到奇怪的是,目前在包括学校校友群等网络空间上,开始出现奇怪的关于陶崇园家人的谣言。家属表示,他们只是希望把他们觉得可能与陶崇园选择自杀有关的信息曝光出来,请学校和警方认真调查,给陶崇园讨一个公道:“不让事实湮没,更不希望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

学校和导师的做法只能说是很标准的官方做法,掩盖事实,压制真相。其实此类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往年发生的导师“杀人”、制度“杀人”事件屡见不鲜,一些不称职的导师利用职权逼迫学生,让学生们深感压力,学校渐渐变成他们最不喜欢的地方,发生这样的事国家、政府、学校以及学生自身都应该时刻警醒自己,不要让学校的校园被污染,不能在步入社会的前一刻就摔在门槛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