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中日韩之间的东亚共荣真的是可行的吗?地球知识局

原标题:中日韩之间的东亚共荣真的是可行的吗?地球知识局

(⊙_⊙)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NO.478-东亚三国同盟

作者:焦叔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孙绿 / 编辑:白鸥

地处东亚的三个邻国:中国、日本、韩国、文化相近,人口总量占亚洲的三分之一,世界的五分之一;经济总量占亚洲的七成,世界的两成,是世界三大经济重心之一。

然而,一个世纪以来,由于历史认识、领土争端、朝核问题等矛盾,三国始终无法正视彼此的存在。日本与中国是政冷经热,韩国和中国则很难进一步深化友谊,日韩之间更是民族矛盾重重。

作为世界三大经济重心之一的东亚

近年随着中国的崛起,东北亚地缘政治格局不断出现变动,美国多次强调“重返亚太”,中日韩三国在东北亚的地缘政治格局中的重要性也愈加突显。

今天的文章,就一起来看看东北亚三国是否能像欧盟各国一样,放下积怨而团结起来。

打破封锁的另一种思路

英国地理学家麦金德将全球划分为若干个岛,亚欧大陆的世界岛则是是全球的“心脏地带”。美国学者斯派克曼进一步提出 “边缘地带论”,认为如果能控制环绕心脏地带的欧亚沿海地区,那将足以遏止心脏地带的国家称霸世界的企图。

东亚三国正好处在这个边缘地带上,掌握着主导世界霸权的一半地理要素,其重要性可想而知。

在这一理论中

亚洲的某个边缘地带一旦与心脏地带结合

就具有了称霸世界岛、孤立新大陆的能力

从国土和经济体量上来看,中国成为这个板块上最强大的势力是一种常态,因而中国也是最能够借助这块“边缘地带”完成世界性崛起的国家。但从中国的视角来看,这个边缘地带实在是不友好到了极点。

种花家面临着复杂的周边形势

首先,呈弓形结构的群岛国日本,沿着欧亚大陆的东北海岸线延伸下来,是中国东侧岛链的北段。日本的北部与俄罗斯隔海相望,向南延伸至琉球群岛,与中国台湾为邻。日本列岛、琉球群岛和台湾岛如同一条长长的锁链,把东亚与太平洋隔开。

位于锁链中央的琉球群岛现归日本治理,是东北亚地区东出太平洋的必经之地。中国要走向太平洋,自然也绕不过此地。但是岛上驻扎着75%的驻日美军,地理上距离更远的美国借着二战战胜之利控制着这一地带。

美军在冲绳岛的众多基地

之后是朝鲜半岛的复杂局面。以北纬38度分界的朝韩两国关系时好时坏,唯独看不到的是和平统一的机会,也许双方对此都没有太多兴趣。

朝韩的分裂本是冷战两大阵营对峙的遗留,但经济弱势的朝鲜政权有充分的动机将美国留在韩国以延续这一结构,所以以军事紧逼韩国并以美韩同盟换得中国的支持,就成为可行的办法。但这无疑使东北亚长期处于紧张状态,并制约了中韩的深度合作。

中朝两国友谊地久天长

表面上看起来,中国想要在这一环境下发展东亚经济共同体,甚至政治同盟,是颇为困难的。但三国交好并非没有历史参照,只是因为近代化以来的种种原因,三国民众都已经渐渐忘了这些故事,而被深刻的民族积怨所裹胁。

回到近代东亚历史的转折点,日本的“亚洲同盟”或者说“东亚共荣”理念,其实是一个可参考的对象。

种族上的共荣

民族上的奴役

西方海上势力很早就与日本有诸多往来。伴随着“西势东渐” 的国际局势愈发明显。国小力微的日本需要选择是继续坚强地对抗洋人,还是全面向西方学习。

但第一次鸦片战争让亚洲国家看到,曾经的“天朝上国”轻易地就败给小规模的英国军队。这件事给东亚各国统治阶层所带来观念上的冲击不亚于一次“核爆”。

中国第一次鸦片战争战败时各国表示

再加上1853年,美国人东印度舰队准将佩里率领黑船叩关,触发了日本国内形势的剧变,幕府政府被推翻,而新生的日本政府决定向西方学习,即明治维新。

推翻幕府的诸侯

曾经是最狂热的反西方派

但在见识到坚船利炮之后

就开始积极学习和仿制

最终用来倒幕...

明治维新给日本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日本人从上层精英到底层民众都因为国家实力的增强而产生了优越感,国民心理也愈发激进。日本开始自视为亚洲的领袖,急于渴望改变原有的国际地位。为了确保自己在亚洲的扩张能与欧美列强相抗衡,“亚洲同盟论”就应运而生了。

这个同盟理论的基础,是希望亚洲各国尽快像日本一样完成西式转变,并服从老前辈日本的指挥共同抵抗西方入侵。然而中国和朝鲜都没有日本的动作快,无法完成日本的既定目标,那么是否需要日本的“指导和带领”?

再加上日本在工业化过程中亟需大量资源和市场,曾经“同源同根”的盟国就沦落成了日本的经济殖民地。“亚洲同盟论”从一个亚洲国家共同的美好愿景,变成了日本殖民主义的遮羞布,日本无非是取代老殖民国家而已。

然后就是课本上熟悉的历史了

这个传统绵延至今,被冷战以来日本的保守势力继承,小泉政府和安倍政府明面上强调强化东亚安全问题,实际上借此强化军事力量,谋求政治大国地位。这都难免让中韩人民对“东亚同盟”的名号感到抵触。再加上在清算历史问题的进度上,中韩两国错过了最好的时机,日本的强硬态度短期内没有软化的可能,也让多方的合作阻碍多多。

这份诚意,你信是不信

更何况,即使是共同反感日本极端势力的中韩两国人民也并非铁板一块,而是有着很多心理隔阂。

中韩虽说政府在萨德问题前保持了20年的友谊,但民间一直存在小的隔阂。中韩有些无良媒体为了获得关注度,在历史认识、领土纠纷、体育报道、乃至国家形象报道方面出现“扭曲报道”。为了刺激双方民众的民族情感,甚至作秀炒作。

但有些也并非歪曲

(来自冬奥会的一个故事)

两国纠缠的历史问题主要有三:高句丽、端午节、长白山,分别对应着民族归属、文化认同和领土完整三个门类。而在现代民族国家中,这三个问题恰恰都是攸关国家认同的重大问题,双方都很难做出让步。即使当局冷处理,也很难避免两国民间在煽动之下尖锐对立。

“被韩国人俘虏”的李世民

(韩国人民忘了大唐救命之恩?)

但其实在历史上中韩两国的关系比任何一个东亚国家都亲密。两国的知识分子对彼此文化关心理解程度很高,并在此基础上产生了高度互信。

但在近代两国经历过一些历史变迁后关系中断,而被日本长期奴役的朝鲜民族发展出强烈的民族主义,这与中国人挂念深处的宗藩关系格格不入。但虽然中国人越发熟悉新的国际秩序,并找到自己的发展方向,这一问题得以改善。

朝鲜人关心的问题

为什么韩国人也相当关心?

可见韩国人看待朝韩与朝鲜民族的关系

仍相当复杂

韩日之间,则虽有独岛和慰安妇问题至今悬而不绝,但这些问题更多是外交面子上的纠缠,而不涉及太多根本利益,缓和的空间很大。

有人欢喜有人忧

2010年,中国首次在进出口两个方面同时成为韩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同年日本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贸易额高达2960亿美元,仅次于欧盟和美国;中国也成为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和产品的最大出口国。(估计没算上代购?)

与此同时日韩两国经贸关系发展迅速,日本已成为韩国第二大贸易国和第一大投资国。

三国之间的航运

在不知不觉中,其实三国经济相互依赖程度越来越高,已经具备了建立经济共同体的基础。只可惜由于种种历史问题和现实政治的错综复杂,连中日韩自贸区都很难建立。三国之间的双边合作协议往往是走走停停,复杂程度远超欧盟的建立。

韩国经济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本国市场狭小。这就需要韩国加强与周边大国的经贸关系。东亚共同体正好可以让韩国以自由贸易的形式扩大市场,中国和日本的市场对于韩国来说至关重要。(日本是韩国海外娱乐消费第一大国。)

冷酷而高效的韩国娱乐产业

(中国当然也正在逆向这一领域)

对于中国来说,东亚共同体有利于中国发展与周边国家的多边关系,以消除“中国威胁论”、减少美日等国对中国的遏制、增强区域范围内中国话语权。同时还有利于中国在周边建立良好的投资环境,确保稳定的市场。

日本的消极态度则在于其与中韩截然不同的利益点。

冷战结束后日本为了解决政治大国崛起、向普通国家转型、摆脱美国控制、提高外交自主权等问题,开始积极拓展自己的外交空间,希望自己能成为主导亚洲国际秩序的政治大国。所以日本和中国存在东亚一体化主导权之争。

日本希望遏制中国正好与美国的国家利益一致,这给了美国插手东亚事务、保持西太平洋存在感的实际基础。由于美国市场的支持,日本也大可以在消极面对东亚联盟的情况下维持现有的经济结构,当然也就没有推进的动力。

美国以日本和英国两大盟友

牵制中国和欧洲

仍是很有效的办法

(还有中东的以色列?)

在全球化的今天,当中东北非成为局部战争的中心、欧洲危机重重、北美领导人目光转向内部时,东亚仍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发动机。

但东亚稳坐全球经济之巅仍任重道远,虽然东亚终究是东亚人的东亚,但内部结构的复杂转变令未来充满变数,对于正在走向世界的东亚,开启历史进程的可能性,或许是冒险但必不可少的。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