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为纪念逝去父亲 “90后”女孩偷填高考志愿成为入殓师

原标题:为纪念逝去父亲 “90后”女孩偷填高考志愿成为入殓师

徐纯为一位逝者准备化妆工具 记者胡冬冬

偷报志愿

用殡葬服务纪念逝去父亲

面对记者的到来,性格慢热的徐纯显得有些害羞。当问及为何选择这份工作时,徐纯眼里忍不住有泪光闪过。

2012年上半年,17岁的徐纯还在上高二。一天,亲戚突然赶到学校把她直接接到了殡仪馆。在父亲火化前,她见到了他最后一面。

“爸爸是在我初中毕业那年开始生病的,好像是肝脏附近的血管肿瘤破裂去世的”,谈到爸爸离世的具体细节,徐纯不愿回忆。第一次经历挚爱亲人的离开,也让她第一次思考生死和亲情,她才突然发觉父爱如山,爸爸用隐忍方式一直爱着她。

爸爸的遗体经防腐整容师的手后,显得精神了许多,这也让徐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这一职业,并埋下了对这一职业敬畏和向往的种子。

高考结束后,在填写志愿时,对爸爸去世的那份遗憾在心底推动着徐纯的选择,她希望报一门可以去弥补心愿的专业,她瞒着家人偷偷报考了武汉民政职业学院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我选择前,就已经明白,我未来的工作环境会是怎样的,大概知道会面临什么”。

徐纯说,工作3年来,家里亲戚的指责和不解持续存在,“时间会说明一切,没有一个人会逃开死亡,我在心底祝福所有亲人都过得好”。

慰藉家属

去世女子以最美仪容穿婚纱

徐纯说,因为自己经历过生死离别,所以能设身处地理解家属的遗憾和难过。

2016年,一位年轻女子因车祸去世,离婚期还差十来天。女子的未婚夫和父母都提出来,希望她能穿上婚纱,以最完美最动人的模样与大家告别。“听到家属这样的要求,我内心是十分感动的,我们组好几个工作人员都认认真真,尽可能恢复女子原貌,让她以最美的仪容穿上婚纱”,徐纯说,这场不是婚礼的婚礼,慰藉了家属的悲伤,当女子家人一起给防腐整容师们鞠躬时,就是她和其他工作人员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其实化妆反而不是最难的部分,对遗体进行洁身穿衣才最耗费时间”,徐纯说,遇到一些非正常去世的逝者,防腐整容组需要出动四五个人手,一起用外科医生的器材,为逝者进行伤口缝合,超过5个多小时是常有的事。平均下来她每天要为20位左右逝者清洗和化妆。在碰触遗体前,组里的成员都会毕恭毕敬为逝者鞠上一躬,“我在为他们清洗身体时,会在内心与他们对话,盼他们安息。有时候我想,生命或许是不息的,只是转换了存在形式”。

昨日,是农历清明节。清晨,天空乌云密布,小雨淅淅沥沥。23岁的徐纯从汉口殡仪馆的员工宿舍简单洗漱后,赶在6点30分正式上班前到达工作岗位。清明时节,是汉口殡仪馆最忙的时段,馆内设有骨灰寄存服务,不少家属都会赶来扫墓。

“我们的工作岗位叫防腐整容师,就是大家叫的"入殓师",1994年出生在武汉洪山区的徐纯,身高155厘米,看起来瘦弱,但工作业务上却一点不含糊。目前,她是馆内防腐整容组13名员工中唯一的女性,从2015年7月入职,工作马上要满3年。

上午10点30分,徐纯已为10多位逝者化妆,为3位逝者洁身穿衣,还搭手帮着抬逝者到火化间完成火化,除了正常上班到下午4点,徐纯还要额外值班,帮助当日的迎宾服务。

“这个工作挺好挺重要的。人人都会有走到人生终点的一天,白衣天使迎接生命到来,我就做一个黑衣天使,让在这个世界游历完的生命,安详地抵达天国。”——徐纯

黑衣天使

对她而言这是一种使命

徐纯说她将殡仪馆当作一所进行死亡教育的学堂,她认为这是现代教育体系下缺失的。

“人人都会有走到人生终点的一天,白衣天使迎接生命到来,我就做一个黑衣天使,让在这个世界游历完的生命,安详地抵达天国。”徐纯说,她是价值追求型人格,这份工作并没有外界传说中的高薪,工资三千左右,对她来说,是一种使命,送逝者最后一程。如果有什么不好,就是殡葬人很难找到对象。

由于来自社会的压力太大,一些防腐整容师不得不改行,就在徐纯工作的近3年时间里,她大学班上近三分之二同学都改行了。“我们称呼防腐整容工作为"内勤",在外,面对不熟悉的朋友,都不会谈及自己的工作”,徐纯说,一些朋友的婚礼,如果对方没有邀请,内勤工作人员都会选择不去现场。

由于见证了无数生死,殡葬工作人员的心态格外豁达,很多事情都不会计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反而化繁为简,多了些真诚。

徐纯说,好多殡葬人都是内部解决了个人问题,但她还是相信缘分,23岁的她一直在等待属于自己的那份爱情到来,“就算对我人生重要的爱情,也希望他是能理解我的工作、敬畏和理解生命。”(记者莫梓芫)

作者:莫梓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