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北京昌平新东方被害少女母亲:女儿遗物被偷 痛心青少年犯罪

原标题:北京昌平新东方被害少女母亲:女儿遗物被偷 痛心青少年犯罪

作者:张楠茜

编辑:王晓

2018年4月4日清明节上午九点零九分,山东省东营市殡葬中心,李洁为女儿姚易举办的人生告别会开始。粉色、白色的花朵围簇在姚易的黑白遗照周围,照片里的她笑得清纯可人,生前喜欢的小黄鸡和紫色小鸟布偶摆在遗像前。

李洁前一晚布置会场到深夜。女儿生前爱花,李洁买来玫瑰、康乃馨、菊花,白色、粉色、紫色、淡黄色的花……把告别现场铺成了彩色的“花海”,女儿的灵柩躺在中间。

告别会现场。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姚易的生命定格在16岁。2016年5月19日晚,就读于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的她,在学校某办公室内被害。被发现时,姚易脸部扭曲变形,脖子有勒痕,臀部有大量血迹,全身多处淤青。5月20日,同校17岁的男同学王哲拨打报警电话投案,随后因涉嫌故意杀人被拘留和批准逮捕。

2017年6月26日,北京市一中院认为王哲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公开宣判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北京市一中院的通告显示,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王某某于2016年5月19日21时,在北京市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教学楼六楼东侧办公室内,强行与被害人姚某某发生性关系,因害怕姚某某告发,遂扼压姚某某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

一审判决后,王哲提起上诉。2018年2月8日上午九点,该案二审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判决结果还未公布。

女儿被害后,李洁的生活被撕裂,再也无法复原。带着失去女儿的悲痛,她奔走于山东的家、北京的学校以及律所、法院之间,发誓要给女儿讨回公道和说法。

她从不讳言自己对凶手的恨,认为杀人应当偿命;她也从未掩饰自己的伤痛和疲惫,每每提到女儿都不住潸然泪下。

李洁在脑海中设想了很多次女儿能幸免于难的“可能”。如果她当初没送女儿去北京读书,女儿现在还在她身边;如果女儿在案发前能回家,就能避开被男同学杀害;如果2016年5月19日晚,提前发现女儿不见的校方能够引起重视,在校园内进行搜寻,也许能阻止悲剧发生。

这些想法让她内疚,每当看到校园暴力、未成年犯罪的新闻,更是揪心。姚易去世后,李洁注册了一个微博,头像图片是女儿,简介“北京昌平新东方校园凶杀案受害者”,会不时转发未成年犯罪、少女失联、校园霸凌之类的新闻。

这位受害者母亲说,她不理解,为什么花一样年龄的小孩会做出魔鬼的事情,今后也许会为青少年普法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要把她留在身边,好好陪着她”

鉴闻:昨天准备的告别仪式是什么样的?

李洁:准备了好多鲜花,有花圈、花环、花墙。还有我女儿生前喜欢的东西,她的遗物还有照片。我女儿(骨灰)就在左边大厅里,我陪着她。

昨天是清明节,大家都会怀念自己的亲人,正好她的好朋友也放假,可以过来看看她。

我不打算下葬女儿,我要把她留在身边,好好陪着她。

鉴闻:你女儿生前是怎么样的女孩?

李洁:我的女儿非常懂事乖巧,性格又非常开朗、单纯。特别优秀,学习也非常努力上进,她喜欢打排球,画画,还弹钢琴。

在这个告别会上,女儿的同学代表和老师都发言了,同学都说她非常善良,非常真诚,然后老师说她非常包容,和同学们处得都非常好。

鉴闻:还记得去学校找到女儿的样子吗?

李洁:样子太惨了。我见到她是5月20日,在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的一个小车上,我女儿被打得满脸是血,鼻子、嘴都是血,脸都变形了,脖子被掐得都是伤,身上也有很多伤,当时都认不出来了。

鉴闻:这两年是怎么过的?

李洁:过得生不如死。她出事之后,我就奔波于山东和北京两地。大部分时间在北京,为她讨公道、要说法,搜集她当时在学校被欺负、被伤害的证据。

2016年5月19日出事之后,我从5月20日到6月10日一直住在学校附近的宾馆,调查真相。我还给孩子在学校里设了个灵堂,后来被赶出来了。

鉴闻:自己调查取证的过程中,有遇到什么困难?

李洁:有收到王哲的那个屌丝小分队(注:王哲的好朋友群)成员的辱骂、阻拦、恐吓的微信,他们还恐吓其他知情的学生,不告诉我真相。

我在网上曝光后,他们在网上造谣,说我在学校里打人、骂人,不让他们上课,其实这都是没有的事情。

鉴闻:你会如何回应他们的造谣和恐吓呢?

李洁:我没有回应他们,因为我觉得没必要。事实摆在那里,总有一天人们会知道真相,我只需要对大家说出真实的情况就好,让更多的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鉴闻:看你微博,前几天和学校那边起了冲突,能说一下怎么回事吗?

李洁:我想去取回我女儿的遗物,她喜欢的东西我给带到告别仪式上,但是前几天去北京新东方昌平外国语学校,发现女儿放在宿舍的遗物不见了。

4月1日,我打开贴着封条的307宿舍门,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很吃惊,因为之前宿管人员告诉我东西都好好的没动。学校说是被盗,报了警,警察来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去做笔录。

我晚上回来以后,非常难过和生气。之前2017年6月2日,检察院还把笔记本电脑还回宿舍。怎么现在我们的所有东西,笔记本电脑、手表、衣服、鞋子、日常的小玩意儿、娃娃,什么都没有了呢?

4月2日早上我去找他们,被保安阻挠进校门,我不得不爬上学校大门喊话校领导出来给我个说法,一直站到下午5点多。后来,他们11个保安对我连推带打。

我女儿在学校没了,女儿的遗物又没了,我一定会咨询律师去维权的。

鉴闻:对于之前的一审结果满意吗?

李洁:不满意,但是已经是顶判了。我想判他死刑,让他杀人偿命,但是从现行法律来讲,他犯罪的时候差几个月才满十八岁,对于未成年犯罪来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已经是顶格判罚了。

鉴闻:你有对凶手进行民事索赔吗?

李洁:没有。凶手家属不想赔,另外我为了严惩他,也没有进行索赔。

以后更关注校园暴力和青少年犯罪

鉴闻:事发前,她跟你说过自己在学校遭遇校园暴力吗?

李洁:2016年4月的时候,她说,有的孩子误会她,老是说她坏话、造她的谣,她很生气。事发以后,我调查了一下,之前王哲在追求她,她不想搭理他,但是他就造她的谣,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然后她和王哲还打了一架。

鉴闻:当时你担心吗,怎么跟她说的呢?

李洁:担心啊,我说你快回家,就一直催她回家。那时候我身体不太好,没有办法去接她,只能催她快回家、快回家,但是她一直说要学托福,要考试了,没想到两周以后就出事了。

鉴闻:之前给她进行过安全教育吗?怎么说的?

李洁:我经常跟她说,出去的时候千万要注意,不要相信陌生人;同学也不一定能全部相信。但是没想到会在教室里发生这样的事,你说有几个人能想得到这种事会发生在教室里?

鉴闻:你会关注到校园暴力犯罪、少女失踪的案件吗,看到这种新闻会有什么感受?

李洁:会的,会非常同情。

比如说,我关注了河北定州一起未成年人杀人焚尸案,特别震撼。几个孩子把一个孩子叫到楼顶上,把人杀了,烧了灭迹,你说这是什么样的恶?

我们东营本地有一起案件,14岁的孩子故意杀人,他居然说我14岁不用承担责任、不用偿命,本来一审判的是15年,检察院抗诉后改判无期。

还有不幸的是,我女儿出事五个月以后,新东方扬州外国语学校,有一个叫陈嘉康的17岁孩子,被同学用刀捅死了。我看新闻知道这个事情后,和那边的受害者家属联系上了,我们一直保持联系,陈家康下葬的时候我也去现场了。

看到这样的新闻,我都不解,非常不理解,现在的孩子怎么会变成像恶魔一样,本来应该是天使,花一样的年龄,怎么都变成了恶魔?

鉴闻:你认为女儿出事,除了直接导致死亡的凶手,学校可能存在什么问题?

李洁:学校没有做到位的太多了。

当晚孩子出事,他们不寻找也不报警。我当时打电话说了,我孩子肯定在学校里被那个男孩伤害了,一定要在校园内找到她,然后马上报警。但是他们不相信,也没有行动。如果他们找了,也许就能避免出事。

另外,一些起码的规章制度都没有。孩子出事以后,我去问校长,我说你们这有安全应急预案、安全小组吗?有校纪校风吗?有校园文化吗?他都回答不上来。

鉴闻:从你的角度看,学校应该在校园管理、安全规范上做好哪些工作?

李洁:无论是老师的素质要求,还是生源的把控,都必须严格。学校一定要有内部管理规章制度,有了之后要严格执行。最起码的,还要倡导积极向上健康的校园文化。

鉴闻: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

李洁:目前为止,我一直在忙女儿的案件,下一步想多关注未成年犯罪、校园欺凌和暴力、校园安全等领域,看能不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比如说,想帮忙做一些法制宣传,告诉未成年人,犯罪、杀人是一件非常可怕而且需要付出代价的事情,而不是说觉得自己是未成年就可以逃脱惩罚。

(为保护隐私,文中姚易、王哲均为化名)

文章来源:搜狐号鉴闻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