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法>>正文

好久不见,我无言的英雄

原标题:好久不见,我无言的英雄

在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警犬技术支队大院的西北角,有一处占地40平米的墓园,这里安葬着一些无言的英雄,它们都是被授予“功勋”称号的警犬。

自2007年以来,这里先后安葬了20多条“功勋犬”,它们有的因执行公务牺牲,有的因患病在壮年去世。每逢清明,警犬技术支队的民警都不会忘记这些曾经的战友,他们会来到墓园给这些功勋警犬致以敬意。

墓碑按警犬去世时间排列

警犬公墓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警犬技术支队大院的西北角上,占地面积约40平米,墓园用齐腰高的木栅栏围住,显得异常古朴。由于时值清明,墓园内的草坪还只有很少的鲜绿,草坪上铺满松枝,走在上面沙沙作响更显萧瑟。

正对警犬公墓门口的是一座雕刻有支队肩章上警犬形象的雕塑,墙壁两端雕刻着挽联:无言大泄忠诚 一生守护平安。

墓园内立着20余块刻着墓志的石碑,碑文上雕刻着警犬的姓名、种类和生卒年月。20余块墓碑按照警犬去世的时间排列。在警犬墓地的背后一墙之隔,就是警犬训练场,时而有正在训练的警犬发出雄壮的吠声,这吠声正如墓园内的墓志铭中写的那样:你无惧强暴,雄浑的吠叫威慑敌胆,用锋利的牙齿让刀剑相挟的黑恶势力低头伏法;你执着敬业,拨开罪恶现场的迷雾,用灵敏的嗅觉在蛛丝马迹中穷尽证据,让真相水落石出……

安葬时民警们列队送行

警犬“甜甜”是目前墓园中安葬的最后一条警犬。它曾协助警方破获案件20余起,被公安部授予“功勋警犬”称号,训导民警韩思宇说,“她是英雄”。2015年12月初,9岁多的甜甜因病去世,下葬警犬公墓。

甜甜从2008年奥运会开始走上安保搜查岗位,在APEC会议、东盟论坛等重要活动中担当安保犬;也曾多次在刑事案件中执行安全保障、勘察现场等任务,直接或间接侦破刑事案件25起,被公安部授予“功勋警犬”称号。

2011年甜甜来到韩思宇身边。从早到晚一起训练、出勤,韩思宇与甜甜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家人都多。让韩思宇觉得有缘分的是,甜甜的爸爸也是韩思宇训导的,是北京市公安局有名的扑咬类警犬。

“前一天还和我一起出警执行过任务;前两天还和拉达、晴木工(警犬名字)一起在雪里跑,玩儿得那么开心。咋说不行就不行了。”韩思宇说,甜甜精神头锐减,队里医生发现甜甜腹胀严重,怀疑有肿瘤,就立刻送去了医院。

2015年11月30日上午,医生给甜甜做手术时,韩思宇带着拉达和晴木工在门外静静地等待,他想“让他们三个在一起,才能为手术台上的甜甜壮胆”。医生会诊后发现甜甜腹腔内的肿瘤已经破裂,肿瘤扩散至多个脏器。甜甜没有度过危险期。

“抢救了,但还是走了。”韩思宇声音低沉,“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但就是感觉太突然了”。下午,韩思宇带着甜甜的尸体回到警犬基地,战友们列队为它送行,甜甜被安葬在了警犬墓地。

高强度训练也是自我保护

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警犬技术支队副支队长王雷训导过的第一只警犬叫“武士”,是一个全能的犬,扑咬能力非常强,也安葬在警犬公墓。2014年,在一个对持枪人员的抓捕案件中,王雷带着武士进行搜山。案犯逃进了大山,抵达现场时是晚上,难度和危险无形中提高了。

王雷带领着武士,冲进了大山。走了将近100米,武士突然停了下来,双眼紧紧盯着一块草丛。“它回头看了我一眼,默契让我立刻明白它的意思,我没有说话,给了它一个进攻的手势。”王雷回忆着当时的场景:武士起身扑进了草丛,紧接着,草丛里传出案犯的惨叫声。不到半小时,案犯被抓获。

被问到执行任务中是否担心警犬的安全时,王雷说,其实在警犬的一生中,每天都在重复高强度的技能训练,就是为了能在战场上做到更精确的攻击甚至一招制敌,这同样也可以起到保护警犬的作用。

“任务中会有很多不可预知的危险”。训导民警刘莎莎说,这也决定了她对警犬的态度:不能对它太溺爱,得想办法让它们练得更好,技能上更强,这样其实才是对警犬的保护。现在,刘莎莎对警犬夏一男的训练会更加严格,希望它像战士一样“训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见到过同事的警犬在执行任务时牺牲,场面特别让刘莎莎难受,她想到自己带的警犬也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她知道警犬的寿命没有人长,“一定是先走的,我们能做的只有让他们加强训练,圆满完成任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