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开国上将和拖拉机队长打官司,争得脸红脖子粗,最后上将赢了

原标题:开国上将和拖拉机队长打官司,争得脸红脖子粗,最后上将赢了

提起开国上将陶峙岳,大家都知道他是国民党起义将领,在新疆和平解放中建立了不世之功,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在建设新疆方面的功劳。

早在1950年3月,陶峙岳就响应中央号召,率领第22兵团10万大军开赴北疆,开荒垦田。

陶峙岳虽然是行伍出身,但对农业的研究也非常深。1951年初春,机耕组从苏联引进了6台拖拉机,准备播种玉米。但大家看不太懂俄语说明书,为了抢耕种期,队长袁作斌让大家把玉米种子先撒在地里,再用拖拉机圆片耙把种子深埋入土。

这一幕让陶峙岳看到了,立刻制止,说:“我的同志小哥,你这么弄,种子会被切破的。”袁作斌不服气,说老乡都这么种,有什么错?

陶峙岳的牛脾气也上来了,让司机把车开过来,拉着袁作斌上车,说咱们让科学做一回审判官。在车上,二人还在继续争辩,脸红脖子粗。

车开到了生产部,西北农大毕业的技术员葛占鳌给做了评判,对袁作斌说:“陶司令是对的,你们这种耕种方式太落后,只能切坏种子。陶司令的办法,虽然个别种子会受损,但大多数还是可以种的。”

陶峙岳赢了,但为了不让袁作斌难堪,大度地说:“咱们各赢一半,打个平手。不过,既然用了现代化机器,就不能再用土办法了,多学习才是正道。”

到了8月,机耕队要开耕荒地,用圆片耙把地耙得非常细碎,有利播种。没想到陶峙岳去了后,板着脸把机耕组的同志们都叫了过来,说:“我来参观一下你们的劳动成果。”说完,陶峙岳拿着一种叫“砍土曼”的新疆特制农具,在地里挖来挖去。大家越看越脸红,怎么回事?原来之前荒地上的杂草都被翻到了地下。

大家的意思是把杂草翻到地下,既省事,又可以当肥料,但陶峙岳说:“同志们,你们想过没有,种子埋到地下,能抢得过杂草吗?养分都被杂草抢走了!”

陶峙岳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司令,按理说只负责大局规划就行了,但他这种小事也管得非常严,因为在他看来,做任何事,如果没有一个认真负责的态度,再小的事也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不过,陶峙岳虽然要求严格,谁不对就批评谁,但他只对事不对人,在生活中陶峙岳还是非常关心大家的。

1952年,机耕农场成立拖拉机驾驶员培训班,来了240人学习。人多了没地方住,只能住新疆特色的地窝子,没有门窗,潮气非常重,睡着不舒服,还容易得病。陶峙岳过来检查,找来领导说,限你三天之内解决问题。

可领导忙于备课,没时间处理这事儿,而且学员住的时间也不长,凑合凑合就行了。

第四天,陶峙岳过来一看,什么都没改变,当即火了,说:“这些学员都是我们的宝贝,让他们住这种地方,我陶某人就是犯罪!你们必须改善他们的住房条件,伤着一个人,我处分你们!要钱给钱,要木材给木材,我就不信这点事你们都办不来!”

领导赶紧放下备课,买来门窗,安上毡帘,砌好火炉。几天后陶峙岳再来检查,非常满意,说不要怕花钱,人才是第一位的。

把公家钱用在公事上,但绝不会自己私占一分钱,这就是陶峙岳做人的底线。而且,原本属于陶峙岳这个级别可以享用的待遇,他也能不用就不用,从不搞特殊。陶峙岳的餐桌上常年就是一盘咸菜,两块豆腐乳,最奢侈的也不过是两个鸡蛋。

对待家人,陶峙岳同样毫不客气,他有个孙子叫陶习勤,毕业后分配去了一家农场,农场的生活条件很艰苦,所以陆续都有人通过各种关系调走了,但陶习勤却一干就是六年,当初跟他一起去农场的同学,只有他一个人还在那里。

连农场的领导都很奇怪,说你爷爷是不是把你忘了,陶习勤苦笑说:“不是忘了,他是故意把我放在这里的。这里生活这么艰苦,没有人愿意来,只有我留在这里,别人才没话说。”

有趣味、有思维、有品位的“三味”历史,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ashaohua10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