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34万条隐私信息被展览 请警方配合完成行为艺术

原标题:34万条隐私信息被展览 请警方配合完成行为艺术

文丨令狐卿

近日,艺术家邓玉峰在武汉举办了一场当代艺术展览,其中包括他将从黑市上买来的34.6万个人信息做成展品,来揭露网络时代“数据人”毫无隐私的生存状态。这个展览在举办两天后被叫停,有自媒体说邓玉峰接受了警方调查,旨在推动信息保护的公共讨论似乎“夭折”了。

对于邓玉峰的艺术展览,有必要澄清的是,他从黑市买卖个人信息显然是不受法律保护的,虽然他购买信息不是用于商业目的,而是制作“艺术作品”,用艺术的方式来提醒信息时代大数据对个人隐私的侵害。有关部门如要追究他的责任,只要依法,别人也很难说什么,但就个人信息保护这个议题而言,邓玉峰是揭开问题的人,所以关键是解决问题,而不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邓玉峰在展览前,将这些数据进一步做了隐匿处理,但仍然可以看到这些数据包括了一个人家庭住址、车辆发动机号、手机、网上购物详情等等。人们知道自己的网络信息很难受到得力保护,甚至愿意以隐私换便利,但将这种个人信息以展览形式呈现,却是触目惊心的。

关于信息时代的个人隐私与保护,此前因为百度李彦宏的一番话引发轩然大波。李彦宏大致认为,中国人愿意以隐私换便利。然后就有反对者驳斥,中国人是因为没有选择,所以只能放弃个人隐私。再有中立观点说,中国人其实不在乎隐私,有关的讨论就奔着“隐私各表”去了。

具体到邓玉峰的这次艺术行动,他肯定知道购买个人信息涉及犯罪,但如果警方能从他的提醒中发现信息黑市,进而采取打击行动,即便最终追究邓玉峰的责任,从艺术效果上看也是邓玉峰追求的结果。或者说,警方打击黑市将成为邓玉峰本次艺术行动的有机组成部分。

“我们知道自己的网上信息被买卖”,与实地亲眼看见自己和他人信息赤裸裸地展示在墙上,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后者的视觉冲击力会更强,自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唤醒人们的警惕,反思以大数据包装的网络使用是否合法、是否越界,哪怕不能完全阻止,也能提高认识。

上一次有关李彦宏那番说辞的风波,很快就平息了。这种事到临头也不会愤怒的大众心理,与个人信息被滥用的现实是相互呼应的。邓玉峰以身犯险,在用艺术行动描绘“信息画像”在网络时代的困境,即便效果有限,但仍是有价值有意义的,艺术家把问题再次推到主管部门桌面上。

到底谁、哪些机构掌握着详细的个人信息库?这些掌握数以十万计信息规模的公司、机构有没有尽到保护的职责?如果一个艺术家可以随便买到,那可见武汉地区个人信息黑市有多发达?如此大规模搜集公民个人信息的商业模式,为什么不能被彻底摧毁?

诸如此类的疑问,都是邓玉峰以艺术冲击力抛给社会的话题,理应得到强力部门更周全的回应。换句话说,仅仅为邓玉峰的展览定性不是全部,借助展览的影响力进一步消除信息黑市的存在,才是这件事的重点所在。如果只是抓住邓玉峰,不动信息黑市,那就太逊了。

总之,不要将批判的锋芒只对准提出问题的艺术家,也不要在讨伐邓玉峰时遗忘他办展览的初衷。艺术家用夭折的作品展示了时代的弊病,时代有病不能让艺术家吃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