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穿 adidas 今穿 Nike,Drake 这场换鞋大戏还要怎么演?

原标题:昨穿 adidas 今穿 Nike,Drake 这场换鞋大戏还要怎么演?

在今年的2月23日,各大球鞋媒体纷纷报道一则消息“加拿大说唱歌手 Drake 或将离开 Jordan Brand 转投死敌 adidas。”这是什么情况?如此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终将走向了分崩离析?

让我们把时钟的指针拨回2013年的12月4日。那一天,Jordan Brand 在官方 Twitter 兴奋地宣布 Drake 加入,其也成为了 Jordan Brand 合作的首位艺人成员,同时也是第一位以非运动员身份加入的成员。

甜蜜的爱情总是使人幸福的——即使是在有了“七年之痒”之后。可 Drake 与 Jordan Brand 才牵手短短不到五年,双方似乎就出现了难以修复的裂痕,这也导致了 Drake 近期频频上演一幕幕品牌之间的“换鞋大秀”。

先是拿出一些其他品牌的球鞋做做样子

利用 MAYBACH 的尾灯做一个巧妙的暗示

亦或是穿上 adidas 的裤子?

哎不管了,先穿上 Ultra Boost 再说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 Drake 离开 Jordan Brand 转而加盟 adidas 已是板上钉钉之时,Drake 冷不防又穿回了 Nike,让人捉摸不透...

这样的“大戏”其实每天都在上演,而合适剧情能够迎来最终尘埃落定的结局我们仍旧不得而知。回望 Jordan Brand 签约 Drake 之时,那时候 Kanye West 刚刚离开 Nike 宣布加盟 adidas...

Nike 与 Jordan Brand 急需一位音乐/潮流界的 Icon 来弥补 Kanye West 走后的空缺,而 Drake,这位多次获得格莱美奖、在欧美人气极高的歌手正是不二人选。

Jordan Brand 需要通过 Drake 在唱片行业的不俗成绩,以及潮流引领能力,能够让 OVO × Air Jordan 产品实现量产,在非体育领域扩展更多的影响力。而 Drake 自然也需要 Jordan Brand 来帮其拓展在运动产品上的影响力,以及一笔不菲的签约金。

但各位童鞋是否想过,为什么品牌方一定需要像 Kanye West 或 Drake 这样的歌手加入?这里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自 Kanye West 加入 adidas 之后,adidas 的市场表现增势迅猛。

以 adidas 2017年的财报为例。2017年,adidas 在全球市场销售增长16%至212亿欧元,净收入猛涨32%至14.30亿欧元,营业利润率上涨至9.8%。

虽然我们不能将如此优异的市场表现全部归功于 Kanye West,但不得不说,Kanye West 及 “菲董” Pharrell Williams 在 adidas Originals 之上,以自己独特的潮流视野和创新精神所打造对的产品与系列的确为 adidas 扭转早期的颓势做出了难以磨灭的贡献。

SportsOneSource 的市场洞察力和发展部门主管 Neil Schwartz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更是直接指出“签约 Kanye West 是 adidas 历史上做出的最佳决策之一”。

显然,Jordan Brand 对于 Drake 在球鞋领域的期待也是如此。

在双方合作期间,OVO x Jordan 系列发布了多款球鞋,在发售初期曾因其极具质感的材质使用在球鞋圈引发广泛关注,不过众多 Sneakerhead 们却对于随后发售的多款产品均使用相对平淡的设计十分不满。

这也就引发了另一个关键问题:“如果 Drake 要离开的传言属实,到底 Drake 是因为什么原因?”是否他也像 Sneakerhead 们一样认为自己的球鞋欠缺设计感?还是因为金钱的原因?

我们不妨看看那些离开 Nike 加入 adidas 的“故人”到底都是什么原因。首先是 Kanye West,一直以来 Sneakerhead 们普遍认为 Kanye West 离开 Nike 的主要原因是 Nike 没有给 Kanye West 足够的产品设计自由度...

但事实果真如此?在当年 Kanye West 的一个采访中,曾这样回顾他为何离开 Nike。

Nike said, We’re gonna give you this amount right here to design, and two collections a year, and 30 skus— that’s the amount of items that you have. Would that make you happy, Kanye? And I said,well I need royalties. It’s not even like I have a joint venture. At least give me some royalties. Michael Jordan has 5%, that business is $2 billion. He makes a $100 million dollars a year off of 5% royalties. Nike told me we can’t give you royalties because you’re not a professional athlete.

So the old me, without a daughter, would have taken the Nike deal because I just love Nikes so much. But the new me, with a daughter, takes the adidas deal because I have royaltiesand I have to provide for my family.

简单来说,Nike 当年承诺 Kanye 可以获得一定的设计权力,但 Kanye West 向 Nike 索要的“分红”却被 Nike 以他是非运动员断然拒绝。根据 Kanye West 的原话,Michael Jordan 每年可以得到5%的分红,而这让他非常眼红。之所以 Kanye West 选择加入 adidas,根本原因还是 adidas 能够给他产品分红。

再来看看几位功勋卓著的设计师,无论是 Jordan Brand 的前设计总监 Ken Link,还是同时离开 Nike 加盟 adidas 的“三杰” Marc Dolce、Mark Miner、Denis Dekovic,他们大多因为对公司心怀不满,或是认为公司无法为自己提供美好的未来。

比如这老三位创建的 Brooklyn Farm,已经在新鞋的设计上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比如 adidas Crazy BYW LVL 1。

据悉,Brooklyn Farm 在今年下半年将推出“X”计划,彻底模糊 adidas Originals 和 Performance 之间的界限,推出一些跨界球鞋。

再比如 Air Jordan 1 的设计师 Peter Moore,离开 Nike 之后加入了 adidas,并为 adidas 设计出家喻户晓的 “3 Stripe”的经典 Logo。

其实,要放弃一份工作,主要取决于三个方面。

1. 干得不开心

2. 挣得比较少

3. 干得不开心同时挣得少。

想必 Drake 恐怕就是一个 1.2.3 的困境了。

Drake 在 Jordan Brand 似乎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的待遇。目前市售的 OVO x Air Jordan 系列中大多数是在已有产品上进行改造,Drake 本人在整个系列上的设计权限基本没有得到体现。

在这里,我们一起来欣赏一双由知名球鞋定制团队 BespokeIND 为 Drake 所打造的 Air Jordan 1。如果现有 OVO x Jordan 系列产品能够达到类似的级别,恐怕 Drake 不会有太多的意见了吧?

而 Virgil Abloh x Nike “The Ten”系列的火热更是让 Drake 感到心灰意冷,都是行业内的大咖,为何待遇如此之不同呐?

同样的,因为产品没有得到足够好的反馈,Nike 为 Drake 提供的新合同恐怕也不会太令人满意。由此看来,Drake 的“换鞋大戏”应该很快就会落下帷幕。

就让我们屏息以待,耐心等待吧。

王菲都在穿的小白鞋,你却不知道叫什么?

如何成为球鞋圈的“头号玩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