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腹背受敌,滴滴要变身租车公司

原标题:腹背受敌,滴滴要变身租车公司

文/时代财经 陈远枝

4月4日,韩媒消息称,滴滴出行将获得韩国未来资产金融集团2800亿韩元(合2.648亿美元)的投资。

这笔投资对滴滴而言可谓及时雨——在过去数月里与美团的对阵,将滴滴推上了风口浪尖,近期的后来者携程、高德相继入局,也让滴滴不断承压。

这些新老玩家并不缺乏资金与流量,在掀起的新一轮网约车大战中,对滴滴步步紧逼,从用户段延伸至司机端,主打共享经济理念的滴滴俨然已从网约车平台转变为租车平台。

腹背受敌

网约车市场从未真正停息过战争。在滴滴几近垄断的网约车领域,异军突起的新入局者已经向滴滴发起此起彼伏的攻击。

早前入局的美团,已经在滴滴的业务腹地与之正面对垒。3月21日,美团正式登陆上海,用最直接的免佣、补贴等方式进行突破。在其公开的首日成绩单中,当天订单量突破了15万。有趣的是,据媒体报道,美团上海司机很大一部分是从滴滴跳槽过去。

随后,高德地图3月27日以“公益顺风车”的名义进军网约车市场。一周后,在线旅游巨头携程宣布获得网约车牌照,让这个市场出现群雄逐鹿之势。加上摩拜、嘀嗒、首约汽车等被业内视为“反滴滴联盟”的对手,滴滴腹背受敌,而新一轮的网约车大战也再次点燃烽火。

对于网约车竞争在2018年前后的爆发,艾媒咨询CEO张毅对时代财经分析道:“出行领域市场很大,且商业模式被滴滴成功验证过,所以大家虎视眈眈。但尽管这一市场被滴滴占据绝对位置,但其难免也有服务不到位之处,客观上给了其他玩家进入、崛起的机会。”

面对新老对手的相继发力,滴滴的竞争压力并不比几年前轻。移动出行领域最激烈的第一场战争发生在2014年的滴滴和快的之间,二者背后是腾讯和阿里的支付竞争。在滴滴后来晒出的成绩单中,其通过微信支付补贴了14亿元人民币。

而此后滴滴与Uber的大战中,据媒体统计,仅在2015年,两者的亏损之和就已经超过200亿元人民币。这种亏损双方都难以为继,随即两者从对抗走向了谈桌,最后滴滴宣布收购Uber中国业务。

自此网约车行业呈现着滴滴一家独大,易到、神州专车、曹操专车、嘀嗒出行等平台分食残羹的局面。

变身租车公司?

滴滴美团的战争已经在上海打响,美团攻势如潮,其宣布4天便便拿下了1/3市场份额。

而运力的争夺成为关键所在,双方的竞争已经从乘客端延伸至租赁公司。据财新3月份报道,美团打车今年和北京一家原与滴滴合作已久的汽车租赁公司达成合作,将为即将上线的北京站提供车辆服务。

滴滴作为一家轻资产公司,重资产部分的所有权属于司机或租赁公司,这也是滴滴的软肋。

3月2日,二手电商平人人车与滴滴达成合作,后者将采购200万辆二手车作为运力补充。从该动作开始,滴滴向重资产迈出了第一步。同月22日,滴滴与车和家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又获得了“汽车制造商”的身份。

从“青桔单车”到“滴滴外卖”,进而到采购车辆,最后成立汽车生产公司。滴滴目前的业务已经涉足到外卖、汽车租赁、共享单车等领域,已经无法用过去的标准将其进行定位。无可否认的是,滴滴正从过去“轻资产、重技术”开始向“重资产、重运营”转变。

“滴滴转向重资产运营更多是出于被动性。”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对时代财经分析道,“互联网企业最大的特点就是轻资产,重资产成本太高,大部分互联网都是没有重资产,谁都不愿意搞重资产,这也是在这个行业中的生存之道。”

滴滴的高估值主要得益于轻资产的C2C模式,向车主与乘客提供类中介服务,这模式也让滴滴发展成为网约车行业的“巨头”。然而,这并不能使得司机与乘客产生较高的忠诚度,美团打车从南京到上海的高额补贴获得大量用户便证明了这一点。

重要的是,新规的出台极大压缩了网约车的运力。网约车归属地管理,北京、上海等城市对司机户籍有着严格要求,各大网约车平台对于本地户籍的司机争夺越发激烈。新规对网约车司机的资质要求更严格,需考证才能上路。

因此,布局线下重资产成为滴滴解决运力的关键。一来,投放的车辆便是当地车牌,符合属地监管的要求;二来,在有户籍限制的城市招聘当地司机,便能符合网约车新规要求。

如此一来,从最初司机与乘客的中介平台、再到购车运营,滴滴的业务正从网约车向租车模式转变。与传统出租车公司的不同在于,滴滴拥有技术支撑的打车APP、司机管理系统以及支付系统,这与初期主打的共享经济脱节。

朱巍向时代财经指出:“滴滴只是平台,车辆、司机都属于社会,政府不允许所谓完全的共享。滴滴遵循的是商业规律,不会因共享起家便会受制于它,为了生存发展,只能‘曲线救国’,从商业角度是可以理解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