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大学生对热点事件发声 高校不必“谈虎色变”

原标题:大学生对热点事件发声 高校不必“谈虎色变”

【北京】教授沈阳性侵学生高岩事件 高岩母亲:不接受沈阳道歉

文 | 令狐卿

南大教师沈阳最近被揭露当年任教北大时,与女生高岩自杀有关,引发了较大的舆论关注。武汉理工大学在读研究生陶崇园自杀,家属认为导师王攀的不恰当施教需负责。两起公共事件牵扯三四所高校,部分在校生与校友本着善意,以不同形式给母校建言献策。

武汉理工大学一些在校生和关心母校的校友认为,学校对陶崇园自杀给出的声明“不好”,比如调查过程不够全面,“王攀与此事无关”的调查结论与事实多有不符,希望校方加大对王攀的处罚力度。在这一互动过程中,出现了一些矛盾,建言献策的有效性尚待考验。

(武汉理工大学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的情况通报 微博截图)

而高岩自杀事件牵涉到的北大,少数学生希望学校严肃对待此事,并且提出了信息公开的要求。北大校方最后也都积极对待,按照信息公开的规定,接受了十多位同学的信息公开申请。北大校方以行政弹性接纳学生对校务的关切,将这些建议要求纳入行政框架中,不失为上策。

沈阳涉嫌师德问题爆发后,南大文学院两任院长都表示要严肃查处,并在公开声明中表达明确的立场:沈阳不符合教书育人的资格,解除与他的合约,要求他辞职。部分南大学生进而希望校方举一反三,建立校园防范性骚扰机制,与文学院的表态也都吻合。

正是因为在校生和校友的发声,并且积极参与到开放性的校务建设中,为完整地呈现具体事件提供了良好的动力,为外界了解事件提供了更全面的样貌,也有助于民众冷静对待、客观评价。在校生和校友因为热爱母校,才会自发参与,这种公共精神实际上是替母校争光。

(高岩)

当然,面对在校生和校友的诉求,校方在接受上也有个过程,有的一开始不适应但能迅速调适,利用现有的参与渠道接受下来,像北大那样,校务在师生之间就会有较好互动。有的则表现出轻微的排斥、不习惯,互动就会受到影响,但同样为完善互动机制提供了机会。

高校卷入舆论事件,或者说在应对舆情、维护学校声誉等方面,有许多不同的选择。其中最优的选择,肯定不是不闻不问,而是表明正确立场、提供确切事实、进行有益的机制建设。在校生和校友建言献策,呵护大学精神,是契合这种最优选择的,也是明智之举。

也有不那么恰当的选择,比如不顾舆论中的善意,校内调查不够公平公正,只想是让事情赶快过去。可事与愿违,越是草率,舆论越是不满,就会大失公众印象分。一些不同意校方草率做法的在校生和校友,以实际行动弥补校方应对不当与社会评价的差距,可谓用心良苦。

大学在校务民主参与上,其实也不乏制度实践,都设有学生会、学代会、校友会等组织参与日常协同管理。一些公共事件出来,某些在校生和校友积极参与表态,并没有超越协商共治的现有模式,所以大可不必过度紧张,更不必谈虎色变,校方有机制、也当有自信促成校务互动的畅通。

值得一提的是,在同一起的舆论事件中,比如高岩自杀牵扯到的三所高校,至今它们受到的评价有好有差,对比之下,很能说明问题:对学生校友的参与越是“宽松宽容宽厚”,越能在舆论压力下转“危”为“机”;校务越是开明,越能在舆情波涛中争取主动,反之亦然。

所以,无论在校生和校友对武汉理工或南大校方提出什么合理诉求,校方一方面不要过敏,积极利用现有的校务管理机制尊重对待,另一方面也请反求诸己,提高与学生及校友互动的效率,善用事件带来的压力测试,借机探索与学生、校友及社会的交流新路子,不失为新时代的“厚德载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