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致敬《异形》的《湮灭》,用一颗细胞的宇宙求生欲讲人类恐惧

原标题:致敬《异形》的《湮灭》,用一颗细胞的宇宙求生欲讲人类恐惧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又到周末啦!昨天上映的两部市场主打新片,大块头爆米花《狂暴巨兽》已经说过了,童鞋们对“串戏”话题感触良多,踊跃给蜀黍发来留言,经历都hin丰富,脑洞都hin精彩。

那今天必然要来说说另一部严肃体、大卡司的科幻片——《湮灭》。

叔早早就把它列入年度关注名单,首先当然是因为文艺片女神娜塔莉-波特曼难得演了部科幻大制作,其次就是原著小说的声名——影片改编自美国小说家杰夫-范德米尔的科幻小说《遗落的南境》第一部,2014年,它战胜《三体》获得了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奖。

叔早早就把它列入年度关注名单,首先当然是因为文艺片女神娜塔莉-波特曼难得演了部科幻大制作,其次就是原著小说的声名——影片改编自美国小说家杰夫-范德米尔的科幻小说《遗落的南境》第一部,2014年,它战胜《三体》获得了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奖。

导演亚历克斯-嘉兰名头虽不大,履历也不弱,2014年口碑颇佳的科幻片《机械姬》就出自他之手。

《湮灭》2月23日在北美上映,目前IMDB评分7.1,豆瓣评分7.3,这分数没有太惊艳,也算中等偏上。

大概因为同样是女性主角,探秘外星未知生物,不少人拿它跟丹尼斯-维纶纽瓦的《降临》作比。

的确,从硬科幻的维度考量,两部片子各有各的“神棍”之处。《降临》在未来与现世中暧昧不明的穿越更像一个强赋主题的玄学故事;而《湮灭》基于生物学基础的设想从叙事逻辑上更容易理解,但过于简单粗暴的过程也被不少“硬科幻爱好者吐槽为不像科幻”。

好莱坞近年的科幻电影,大致可以分为两个大类。一类以人类驾驶航空器进入太空开疆辟土、探索未知宇宙为主线;另一类,则是不明外星生物入侵地球引发一系列危机和猜想。《湮灭》属于后者。

相比《降临》的倒叙闪回及多线穿梭式叙事,《湮灭》的剧情主线简单得多:生物学家莉娜(娜塔莉-波特曼 饰)的丈夫凯恩一年前离奇失踪,莉娜只知道作为军人的他又被派往执行机密任务,然而时间地点事由一概未知。苦等一年之后,凯恩突然回来了,但沉默寡言、目光呆滞,仿佛变了一个人。更可怕的是,在回来后不久,凯恩便突发全身器官衰竭症,濒临死亡。

莉娜和突然归来的丈夫凯恩

一个神秘的政府组织出现,同时带走了凯恩和莉娜。直到这时候,莉娜终于知道丈夫消失一年的原因——被派往进入国家公园一个被神秘“闪晃”包围的区域,探寻“闪晃”的真相。

这一坨紫色的、像阳光下的巨型肥皂泡一样漂浮在空中,包围了整个所在区域的东西,就是“闪晃”。这坨无法用人类常识解释的东西,一天天扩张着它的覆盖边界,而曾经进入到里边的无人机、勘察队、军队,无一返还,除了莉娜的丈夫凯恩。

巨大的悬疑和凯恩的状况让莉娜深感恐惧,这时候,神秘政府组织的头目文翠斯博士出现了。她是一名心理学家,她告诉莉娜,作为一名顶尖的生物学家,莉娜对参与探究真相有义不容辞和不可替代的责任,更何况她丈夫是此事的亲历者。于是,莉娜被留下来入伙了,她认识了另外三名女性,她们分别是地质地貌学家、物理学家和应急状况处理专家。(下图按此顺序依次排列)

这样一支完全由女性组成的探查队,就这样向“闪晃”包围的神秘区域——她们口中“遗落的南境”、心中有去无回的死亡之地进发了……莉娜曾疑惑地问:“都是女的?”一位成员坚定地回答:“都是科学家!”

看到这里,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和叔发出一样的质疑:“这样关乎人类存亡的大事,就由这样几个丫头片子去解决?”虽然是专家,可看起来战斗力实在不怎么行,而带的武器、装备都是那么简陋,这么进去不就是去送死吗……是的,事实证明刚进入“闪晃”,物理学家携带的一切电子仪器和通讯设备就失灵了,还没开始探查,一群人就变成了连方向都辨不清楚的“盲人”。

这样纯女性的设置是因为导演想讨好女权?可能有,但更官方的解释在后面。

接下来,顺理成章地,她们开始遭遇各种离奇事件。

比如,看到头上长梅花的梅花鹿↓↓

比如,有着巨鳄身体和鲨鱼牙齿的奇怪杂交生物↓↓

比如,周身覆盖着青草和鲜花的花草人↓↓

再比如,比异形更异形的人腿组合爆炸异形头……↓↓

也顺理成章地,除女主角莉娜之外的其他队员一个接一个相继挂掉,具体形式先不剧透。在原著小说里,女队探秘的过程是全书的精华部分。

译者胡绍晏和Kirkus Reviews这样写道:“生物学家”和她的队友们一步步陷入X区域的泥沼中,而作者在描述这一过程时,依靠他对文字的熟练掌控,将故事打磨成具有诸多折射面的奇妙宝石,反映出丰富的内涵层次。这其实是一部集恐怖,心理,悬疑,科幻等多种元素的怪诞小说……当极度冒险的勘察活动瓦解后,每一位科学家都只顾自己。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贯穿始终。

可惜的是,电影完全没拍出这种多层次、极度原始又残酷的人性角力。原著里,甚至有生物学家为了自保杀死同伴的反人类情节,电影则将这些统统柔化。

五位女科学家始终在一种团结友好的大基调中缓缓前进,中间有意见不合,有闹脾气,但看起来都只是普通女生间因为猜忌、看不顺眼互撕站队的小打小闹。紧张感和人物冲突的不足让电影前三分之二几乎都处于令人昏昏欲睡的冗长沉闷里,疲软无力。每次紧急“状况”的出现也因为缺乏足够的铺垫,显得单薄无力、一惊一乍。

电影的节奏在其他成员都挂掉之后终于得以快速推进。莉娜只身找到了“闪晃”的核心区域,种种诡异的情形让她再次陷入巨大的疑惑和恐慌。

幸运的是,她没有来得及思考,也没有来得及解谜,就被直接推入与“终极核心”面对面的搏斗!

而这终极核心,它不是一种外星生物,也不是某种神秘物质或神秘力量,它是……一颗……细胞!!!

所有的侵占只为幻化为形,获得自己的一席生存之地。

这种求生的欲望,义无反顾!力大无穷!这种生命最初的原动力,让人震撼。

外面的人问:“它们是在毁灭吗?”

莉娜说:“不,我觉得它们是在创造。”

周而复始,一生万物,万物归一。这是一个古老的人类哲学问题。

漫天分裂的细胞,让人想起《普罗米修斯》开头造物主倒进河里的黑水,所有的生命体都是由一个个微小的细胞、基础的基因发展而来。任何伟大的起源都是渺小,而人们自以为是的伟大,是否在到达峰值之后也终将走向毁灭?

《湮灭》的英文名 Annihilation,直译过来就是“灭绝”。毁灭是灭绝的手段,而灭绝或许才是重生的开始。

五个进入“无人区”的女科学家,其实是为着各自的“毁灭”而来。有人得了癌症,有人失去了至亲,有人通过毁灭来感受存在……“除了我们这样的人,没有人会愿意进来自寻死路。”地质学家这样对莉娜说。

她们毁灭了,因为一颗细胞的求生欲。毁灭和求生,形成两个极端的对比。

“得逞”的细胞最终也会化为人形,就像《异形:契约》里的生化人和它的造物主。当生化人有能力成为下一任的造物主,它又该如何面对它所造之物?

所以,毁灭才是为生命延续、造物自带的基因设计吗?

《湮灭》致敬了《异形》系列的造物论,但没有就此做更深入的探讨。像绝大多数好莱坞科幻片一样,它留下了一个“祸根”的悬念。

人类的终极恐惧,到底是源于对未知的畏惧?还是对宿命的无力?这大概是永恒的哲学思辨问题,也是科幻片常青的源泉。

最后要表扬一下这片子的美术视觉,细胞幻化大战还有导演克苏鲁式的奇诡审美,呈现得还是蛮有想象力的。大部分重口的剧照画面,内地影院版都剪掉了,基本可以放心观看。叔也就不放出来吓人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