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80年前台儿庄大战,气壮山河,击败日军两个精锐师团,日军死伤近万人

原标题:80年前台儿庄大战,气壮山河,击败日军两个精锐师团,日军死伤近万人

今年4月是台儿庄大战胜利80周年,80年前,中国军人用血肉之躯阻挡住日军的疯狂进攻,击败了日军两个精锐师团,日军死伤近万人,取得了震惊世界的胜利。

台儿庄是山东省南部峄县的一个大集镇,位于津浦线台枣(庄)支线及台潍(坊)公路的交会点,南靠运河北岸,扼运河的咽喉,是徐州的北方门户。1938年3、4月间,中国军队为阻挡日军南下进攻徐州,打破日军的侵华计划,同日本侵略军在这里进行了一场历时一个多月的大规模会战。

中日必争的军事要地

1938年1月,日本大本营按其侵华计划,命令占领南京一线的“华中方面军”与占领天津一线的“华北派遣军”,集中24万兵力,分别从南、北两路,夹攻徐州,企图夺取这一战略要地,打通津浦线,南北联成一片。然后从徐州循陇海线西进,攻占郑州,与沿平汉线南下的日军会师,再全力攻占中国抗战的中心城市——武汉,从而分割与控制整个中国的广大地区。当时,南京沦陷后,国民政府西迁重庆,但中国指挥抗战的军事统帅部和许多重要机关均设在武汉。日本大本营与日本政府认为;“攻占汉口作战是早日结束战争的最大机会”,因为“从历史上看,只要攻占汉口、广东,就能支配中国”。

1938年1月26日开始,南路的日“华中方面军”先后出动4个师团,向北进犯,在攻陷安徽凤阳、蚌埠等地后,渡过淮河,直逼徐州。接着,北路的日“华北派遣军”趁韩复榘放弃黄河防守之机,在1938年2月初迅速占领济南、泰安等地,直扑鲁南。徐州很快陷于日军南北夹击的危险境地。

徐州古称彭城,是江苏西北部的重要城市,为津浦、陇海两铁路的枢纽,当鲁、苏、豫、皖四省之要冲,战略地位极其重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侦查到日军的战略意图,深知徐州防守的重要军事意义,迅速调集约60万部队,在徐州地区布防,在徐州成立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任命李宗仁为司令长官,进行统一指挥。

徐州战略地位重要,但其地处平原,无险可守。要守住徐州,必须南守住淮河,北守住台儿庄,这是徐州的南、北门户。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是位久经战阵的指挥官。他在徐州的南部,部署桂军李品仙部第十一集团军、廖磊部第二十一集团军及于学忠部第五十一军、张自忠率领的第五十九军等部,利用淮河两岸阵地,顽强阻击,至2月21日,形成隔淮河对峙的局面。日军南北夹击徐州的图谋难以得逞。

南路失败后,日军改为北攻南守,以“华北派遣军”矶谷廉介的第十师团和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为主力,由津浦线正面与左右两翼,分三路向徐州一线进攻:津浦线左翼,日军第十师团的濑谷旅团于2月25日渡过黄河,向鲁西的嘉祥等地进攻;津浦线右翼,日军第五师团在1938年1月由青岛登陆后,沿胶济线西进,抵达潍坊后,转向南,猛攻临沂;日军第十师团主力则由津浦线正面进攻藤县、枣庄、峄县;在得手后,第十、第五师团会攻徐州的北方门户台儿庄,然后压向南方,轻取徐州。

李宗仁针对日军的战略意图与进攻方向,在徐州北部以台儿庄为核心,部署防务:以第三集团军孙桐萱、曹福林的2个军,守鲁西嘉祥;以庞炳勋第四十军、张自忠第五十九军守卫临沂;以川军第二十二集团军孙震部守卫滕县;以孙连仲第二集团军的3个师,沿运河布防,固守台儿庄;以汤恩伯第二十军团的3个军,让开津浦正面,诱敌深入,待日军主力进到台儿庄时,即潜进南下,拊敌之背,协同孙连仲集团军等部,前后夹击,将日军包围并歼灭之。以张自忠第五十九军担任第五战区的机动预备队。

台儿庄成为中外瞩目、中日双方军队必争的军事要地。

张自忠、庞炳勋力守临沂

中国军队在台儿庄的防守阵地呈三角形:台儿庄是核心,其东北侧翼是临沂城,其西北侧翼是滕县城。只有守住临沂城和滕县城,才能切断日军两个师团的会师,阻挡日军挺进到台儿庄,确保台儿庄的防守。台儿庄不失,徐州就不会有危险。因此,临沂保卫战和藤县保卫战,成为台儿庄大战的序幕战。

1938年2月下旬,在津浦线左翼的日军向鲁西的嘉祥等地进攻,遭到中国第三集团军孙桐萱、曹福林两个军的顽强抵抗,苦战多日,嘉祥失而复得,第五战区的左翼转危为安。

3月中旬,在津浦线右翼的日军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向临沂猛攻。第五师团是日本最精锐的十七个常设师团之一,机械化程度高,战斗力强。师团长板垣征四郎参与策划过“九一八”事变。

临沂为鲁南军事要地,是各公路的交叉点:南通江苏北部的新安镇(今新沂)至徐州、连云港,西南通台儿庄、枣庄,西北通费县、泗水、蒙阴、新泰,东北通莒县、诸城,是台儿庄东北侧翼之屏障,离台儿庄约90公里,其得失关系到台儿庄的安危和徐州会战的全局。因此,临沂阻击战成为斩断日军两师团会师台儿庄的刀锋。

防守临沂的第三军团庞炳勋部,实际上只有一个第四十军,下面只有一个第三十九师,辖2个旅,共有5个团,13000余人。再加上由青岛撤退来的海军陆战队沈鸿烈部,2个大队,约3000人。1938年3月2日,日军攻占临沂的外围阵地汤头,直扑临沂城。3月10日,日军约八九千人,骑兵四五百人,在战车20余辆、装甲车60余辆、飞机10余架、炮30余门的强大火力掩护下,开始向临沂城猛攻。庞部虽拼死抵抗,但由于实力过于悬殊,伤亡惨重,形势危在旦夕,连电告急。李宗仁急电令第五十九军张自忠部增援临沂。

张自忠与庞炳勋原都是西北军将领,大敌当前之际,他们精诚团结。3月10日,张自忠率第五十九军从峄县出发,星夜兼程,赶往临沂。当时天气寒冷,道路泥泞不堪。日军得到情报后,断定张自忠军携带大量武器装备、靠手提、肩挑、马拉,最少要走3天,才能到达临沂,因而决定利用这时间差,先全力消灭庞炳勋的第三军团残部,攻占临沂,再以逸待劳,张网以待张自忠的第五十九军。

然而,令日军没有想到的是,张自忠指挥第五十九军,以急行军速度,一日夜驰进180余里,迅速抵达临沂城北部之沂河西岸布防。当时,日军正向临沂城猛攻,中国守军听到援军赶到,士气大振。3月13日子夜到3月14日拂晓,张自忠指挥第五十九军主力,运动到临沂城东北三十公里的诸葛城村一线,强渡沂河,到达东岸,然后以黄维纲第三十八师为左纵队,刘振三第一八○师为右纵队,董升堂第一一四旅为总预备队,迅速向正进攻临沂城的日军右侧背发动猛烈攻击。张自忠亲临前沿阵地,沉着督战。左、右两路官兵迅速突破敌军阵地,与敌军短兵相接,白刃肉搏。许多官兵夹着成捆的手榴弹和炸药冲入敌阵。日军第五师团难以招架,调来援兵4000多人,于3月16日,从汤坊崖西渡河,配合坦克、装甲车,向沂河西岸的张自忠部阵地猛攻。敌机10余架轮番轰炸。第三十八师伤亡较重,但官兵仍然守住了阵地。张自忠向全军官兵书写三条手令,写道:“我们到最后关头,敌人亦到最后关头,看谁能忍耐最后一秒钟,谁就成功。”“我们困难,敌之困难更大。我苦战,敌之苦处数倍于我。望率所部撑眼前这一极小之时间,甚盼!甚盼!”张自忠的手令极大地鼓舞了全军将士,连伤病员和炊事员也投入战斗。经三天血战,至3月18日,张、庞两军分别从东、南、西三面夹击汤头、傅家池、草坡一线的日军,终将其完全击溃。

日军第五师团不甘心失败,于3月23日,复增援部队4000余人,再次向临沂反攻,占领临沂城大部,形势又趋危急。张自忠再次率部增援临沂,前仆后继,与日军激战,终于打退敌军,收复失地。

临沂保卫战两次大捷,打死打伤日军约6000人,保住了临沂,粉碎了日军两师团会师夹攻台儿庄的计划,是“台儿庄大捷前,最光辉的序幕战”,号称日本“铁军”的第五师团两次遭到惨败。

王铭章全师殉国

日军在津浦线左、右两翼遭受到重大打击后,于是第十师团主力便由津浦线正面孤军深入,向南猛攻。从3月14日起,濑谷旅团出动步、骑兵万余人,在20多门大炮、20多辆坦克和30架飞机掩护下,向滕县北的界河、两下店第一线防守阵地进攻。

当时驻防界河、两下店与滕县城的是川军第二十二集团军一二二师王铭章部。日军进攻一天,未能突破界河、两下店的主阵地,就分兵迂回包围滕县城,同时发起进攻。滕县城内守军只有一二二师师部与一个旅部特务连、通讯连、卫生队,加上县长周同率领的县保安队四五百人,总共不过两千多人,武器装备低劣。王铭章与守城官兵相约,绝不后退,誓与滕县共存亡。

到3月16日,滕县城外围的我军第一线阵地界河、两下店等地逐个被日军突破,滕县成了一座孤城。日军将围城部队增加到三万多人,在飞机、坦克、大炮掩护下,发动更猛烈的进攻。日军的炮弹集中轰击滕县的城墙,将城楼、城垛全部炸毁,城墙也被炸开多处缺口。日军几次企图从炸开的城墙缺口处冲进城内,都被守军死力堵住,用成束手榴弹投向敌群,迫使敌群后退。我因无掩护,无增援,伤亡也很大。滕县郊外,尸横遍野,城墙缺口处,死尸成山。

3月17日黎明开始,日军集中50多门山炮、野炮,向滕县城猛轰。日机20多架低空扫射投弹。城内弹如雨下,火光烛天,硝烟弥漫,全城一片焦土。中国守军伤亡殆尽,所剩无几。日机轰炸后,日军以坦克掩护,终于从几处轰塌的城墙缺口冲入城内。还能战斗的我守军奋然跃起,在近距离内与敌军肉搏,有死无退。战斗坚持到傍晚,守城工事全被摧毁,手榴弹也已用尽,王铭章仍坚持在城中心的十字街口,指挥余部继续战斗。占领西关城楼的日军居高临下,集中火力向王铭章的指挥部猛扫。王铭章身中数弹倒地,随从将他扶起,他疾呼:“杀敌!杀敌!不要管我!”接着又身中数弹,壮烈牺牲。

日军冲进城后,城内最后的守军坚持战斗到最后一息,直到3月18日中午,全部战死。三百多名伤兵不愿作俘虏,互相用手榴弹爆炸自杀。县长周同也跳城殉国。总计此次战斗中,我2000多守城官兵全部壮烈殉国。日军伤亡达约4000人。

气壮山河的台儿庄保卫战

濑谷旅团占领滕县、峄县后,向台儿庄猛扑过来,于3月23日黄昏,进至台儿庄庄外。

台儿庄南靠运河北岸,四周有长约4公里的砖砌城墙,建有大小碉堡多座,共有6个城门,城西南文昌阁为全城制高点。担任台儿庄守备的是第二集团军第三十一师池峰城部。

3月24日,日军2000人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开始猛攻台儿庄。日军以猛烈的炮火摧毁了东北城墙,一度突入庄内,被第三十一师官兵击退,遂在北郊构筑工事待援。25、26日,日军有两支援军开抵台儿庄。27日,日军向台儿庄发起两次猛攻,占领城墙东北角,一部突入庄内,与第三十一师反击部队展开激烈巷战。突入的日军被压迫于城内大庙附近固守。第三十一师经4天激战,伤亡2800余人。师长池峰城将全师剩余部队缩编为7个战斗营。当晚17时许,日援军到达台儿庄附近,台儿庄形势更趋严峻。

3月28日,日军集中兵力,在30余辆战车引导下,与前日突入庄中之日军协同,对台儿庄的西北角发动猛攻,妄图夺取西门,截断我第三十一师师部同庄内联络的唯一通道。情况紧急。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除严令第三十一师据守台儿庄阵地抗击外,又下令第二十七师、第三十师及独立四十四旅,一部分向台儿庄内增援,一部分从东、西两面向日军侧翼及后方反击。三十一师将所有能够战斗的勤杂人员全部组织起来投入战斗,与日军展开肉搏拉锯战,隔墙相击,逐屋争夺,阵地成犬牙交错状态。又派出57名敢死队员,身穿日军服装,潜入日军阵地,对日军进行突然袭击。中国空军也首次以9架战斗机,支持守军战斗,对士气鼓舞很大。经过一天的血战,终于打退了日军的进攻。

到4月初,战斗更加激烈。日军攻占了台儿庄几乎三分之二的地方,与庄外日军配合,内外夹攻。日军的炮弹、燃烧弹、催泪瓦斯弹,将全庄变成一片火海。我守军死伤十之七八,台儿庄几不能保。但剩余守军仍据守庄之西部拼死抵抗,战士们杀红了眼,倒下一批,又冲上一批。当日军坦克一辆辆冲来时,战士们毫不后退,而是冲上去,将其团团围住,攀登上坦克,把12枚的集束手榴弹用身体压着,将其一辆辆炸毁,自己则同归于尽。4月5日,孙连仲在给蒋介石的电报中说“……连日激战,结果第27

师仅余战斗员千余人,第31师千余人,第30师2千余人,独立第4旅2千余人。负伤官兵之未退出者,誓与阵地偕亡,杀声震天,足寒敌胆……”战后统计,第二集团军共伤亡2万余人。

台儿庄守军历时十余天的抵抗与血战,牢牢地拖住了日军两个精锐的师团,为我军围歼该敌创造了条件。

3月底,在台儿庄中央防线之北外围作战的汤恩伯军团,辖3个军,总兵力7.2万余人,按照预订计划,开始全师南下,向日军侧背发动进攻,采取迂回战术,先于4月6日,在底阁、杨楼,大败日第五师团坂本支队,消除临沂方向的危险,然后迅速南下台儿庄,与孙连仲第二集团军会师,对台儿庄之敌形成内外夹攻之势。我军士气大振。担任副参谋总长的白崇禧多次前往台儿庄前线视察,他在回忆录中评价说:“汤恩伯司令用兵适宜,当敌攻击台儿庄之际,迅速抽调进攻峄县而逞胶着状态之兵力,反包围台儿庄之敌人,与孙连仲部相呼应,同时,并调关麟征、周碞二部,击破敌人由临沂派来解围台儿庄之沂州支队,于任务完成后,仍回师台儿庄,此为其用兵灵活、合适之处。”

在我军内外夹攻之势的猛烈进攻下,日军阵线动摇。4月6日当天,濑谷旅团长下令日军自台儿庄内外全线撤退。晚8时,我军发起全线反攻。汤军团执行庄外包围,孙集团军负责正面清扫。9时半,位于台儿庄北园上的日军火药库被我军炮火摧毁。深夜,进入台儿庄内的日军被我军用密集的手榴弹全歼。4月7日凌晨,庄内守军冲出台儿庄,向北追击,歼灭了刘家湖、三里庄的日军。濑谷旅团残部向峄县、枣庄慌忙逃窜,所有的弹药,被服、粮秣及战死日军的尸体,均不及带走,全部放火焚毁,有些重型机械化武器,也因弹尽油竭,被迫破坏遗弃,仅台儿庄附近,即有155重炮2门及履带牵引车4辆,坦克8辆被遗弃。

台儿庄战役的胜利,极大地增强了全国军民抗战必胜的信心,用胜利的事实证明“亡国论”的错误。周恩来评价“台儿庄大捷”时说:“这次战役,虽然在一个地方,但它的意义却在影响战斗全局、影响全国、影响敌人、影响世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