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4月12日,大众汽车集团对外宣布管理董事会和监事会将“为提升集团管理效率铺平道路”,对管理董事会做出若干调整。大众汽车表示,为保证全新架构平稳实施,经双方协商一致,穆伦辞去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及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大众汽车品牌首席执行官迪斯成为其继任者,该决定“立即生效”。

消息一出,立即引发汽车圈“地震”和众多媒体的高度关注。赫伯特·迪斯,这位早在2015年就曾是大众集团CEO 的热门候选人,为什么在两年后才被“扶正”?大众为什么“抛弃”穆伦而选择他一时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

为什么是迪斯?

当地时间4月12日,赫伯特·迪斯被正式任命接管大众汽车CEO一职。彭博社第一时间发文表示,他不是沃尔夫斯堡的“产物”,这是他的一大优势,但也是一个致命的缺点。

作为一个新来者,迪斯曾供职于宝马研发部总监,甚至一度曾是宝马掌门人的预备人选,在2015年大众汽车爆发“排放门”丑闻事件前两个月,成为大众品牌CEO。在业内以作风强硬著称,在其担任大众品牌CEO期间,大刀阔斧砍掉了辉腾业务。现在,他必须证明他能够驾驭大众“臭名昭著的”“狭隘的”“等级森严的”公司文化。

大众内部消息人士称,尽管迪斯无法逃脱德国和美国当局的刑事调查,但他与穆伦不同。排放门后,穆伦担任大众汽车高级职位,这让他不得不“承认”使用非法软件规避排放测试的行为。最重要的一点,迪斯是大众汽车集团的“局外人”,是集团内为数不多与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环保门”毫无瓜葛的一位。

反观穆伦,2007年成为大众集团的产品负责人;2010年至今,他一直担任保时捷品牌执行董事会主席;2015年3月1日,穆伦被任命为大众汽车集团管理委员会成员……可以说,穆伦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在大众汽车集团度过的,他是少数几个,既让波舍尔门阀没话说,又让皮氏门阀没意见的人,说得难听点,这么一位两边都不想得罪的人注定只能成为“过渡者”。

除此之外,不可否认的是,这位迪斯确实有“两下子”。在大众汽车的两年,迪斯曾谈下一个具有里程碑式的协议,为削减多达3万个工作岗位,以及为集团节省37亿欧元的成本铺平道路。而这一举动赢得了皮耶希家族的信任,使其掌管大众汽车集团顶级业务单元。

穆伦退场是意料之中

有分析人士指出,穆伦出现变动并非是因为业绩不佳,但由于其在集团时间太长,无法撇清与“柴油门”之间的关系。而据情内部人士称,穆伦的卸任代表着大众集团意图彻底从“柴油门”丑闻中挣脱出来的决心。尽管穆伦从未被指控或证实参与了柴油发动机数据篡改丑闻,但在德国,多数质疑声都集中在了穆伦与其他高管在公众对丑闻知情后的行动迟缓、无计可施上。

也许,文德恩之后,大众汽车集团一开始就只想找一个“过渡者”,迪斯是皮耶希身边的新进红人,波舍尔门阀自然不愿意让其担此重任。于是,与皮耶系交好、与波舍尔门阀无仇的保时捷前任CEO“顺理成章”地成为大众汽车新的掌门人。2015年9月25日,穆伦临危受命成为大众汽车集团新的CEO。大众汽车在其任下经历了两年的调整。2017年,大众汽车集团在全球市场的交付量达到1070万辆,再次成为全球第一,集团全年销售收入上涨6.2%至2307亿欧元,尽管排放门付出了巨额召回和罚款代价,营业利润仍然上涨17%至170亿欧元。

在汽车行业转型及柴油车的压力下,大众发起了大规模电动车攻势,计划将在全球范围内建设工厂大规模量产电动车,2025年实现年销300万辆。这些决策的背后,顶住巨大压力,让大众汽车逆风中稳步前行都离不开穆伦的所做的努力。媒体对其卸任也深表惋惜。《美国汽车自由新闻》发文表示:“很遗憾穆伦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即使排放门事件将他置于水火之间,但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来说,帮助大众渡过难关并增加营收,就是成功的。”

也有媒体指责皮氏的不近人情,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皮耶希曾花多年时间去驯服大众‘丛林’里的那些桀骜不驯的半独立品牌,并打理顺了大众汽车的全球工厂帝国。对于大众汽车集团高管的人事任免,皮耶希一直都显得冷酷无情”。

架构调整和改变文化是重中之重

4月12日,大众汽车公司的监管机构也宣布了一项重大的重组计划,赋予迪斯一笔不同寻常的权利。除了现有的职责,他还将控制大众汽车集团的预算以及斯柯达和座椅品牌。此外,他还负责管理大众汽车品牌汽车的销售,甚至将直接负责研究和开发工作。

大众汽车表示,集团将构建出6个全新的业务领域及中国地区,并剥离旗下12个品牌,划归至量产、豪华和超豪华3个全新的汽车品牌群组。此外,该汽车制造商表示还将卡车和巴士部门为“资本市场预备”,通过成立股份有限公司为潜在上市可能性做铺垫。这是前任首席执行官执掌数十年“帝国建设”后的一次重大转变。

有专家指出,大众根深蒂固、墨守成规的风气是“排放门”丑闻的直接原因,再加上大众是沃尔夫斯堡的主要雇主、政府税收收入的主要来源等多重身份导致没有人敢站出来挑战那些设计非法软件来掩盖事实的管理者,这也是为什么在近10年的时间里没有人向任何监管机构报告这些不正当行为。

因此,改变文化是迪斯的主要任务之一。实际上,这是大众与美国当局达成的一项协议,该协议旨在解决因排放不当行为而产生的民事和刑事诉讼。“对于迪丝来说,文化无疑是最困难的任务。”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的费迪南德表示。

链接:大众集团其他任命

奥迪品牌CEO鲁伯特·施泰德(Rupert Stadler)将负责集团销售业务,保时捷CEO奥利弗·布鲁姆(Oliver Blume)负责集团生产业务

除了迪斯,大众汽车集团还对其他高层管理团队进行了详细任命,任命如下:

奥迪品牌CEO鲁伯特·施泰德(Rupert Stadler)将负责集团销售业务,保时捷CEO奥利弗·布鲁姆(Oliver Blume)负责集团生产业务。考虑到汽车互联的重要性,汽车IT(Vehicle IT)将由迪斯本人领导;公司IT(Company IT)将由首席财务官Frank Witter负责;采购部门和零部件部门(Components)将合并为一个部门。

此外,大众集团还宣布了一系列管理层变动。保时捷CEO奥利弗·布鲁姆(Oliver Blume)将成为大众集团执行董事;原大众集团工会秘书长Gunnar Kilian将接替Karlheinz Blessing成为集团人力资源负责人,Blessing将退出大众集团管理层;原集团采购业务负责人Francisco Javier Garcia Sanz自愿离开公司,大众品牌采购Ralf Brandstatter将暂时接替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