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时隔一年两炸叙利亚,美英法三国因何原因表现不同?

原标题:时隔一年两炸叙利亚,美英法三国因何原因表现不同?

截至华盛顿时间4月15日,美、英、法各方在否决了俄罗斯提出的,谴责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的决议草案后暂未展开下一步行动。本次空袭叙利亚的风波由此暂告一段落。随着独自宣布“派兵”参与打击的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已在国内灰头土脸,被批“跟着特朗普走”及“不够独立”。本次风波带来的影响似乎已经过去。而美英法三国之间与俄罗斯的关系又由此变得容易被外界忽略。

在2018年的空袭中,美英法在袭击前是否知会俄罗斯早就成了外界的关注焦点,这点也成了一大疑点:因为美英法在叙利亚内战上的立场本身就存有差异。以至于美国国防部刚刚宣布打击结束,就和盟友出现“配合失误”。这一细节就成了揭开美俄一年来在叙利亚问题上关系变化的钥匙。也让外界得以发现自2011年来就介入叙利亚最前沿的英法等国的真实意图。

时代终于变了

至大马士革时间4月15日,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协助下终于夺回了被叛军占据多年的东古塔地区。根据叙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达成的协议,叛军承诺从其据点撤离,并在监督下前往叙北部的土耳其控制区,同时释放扣押人员。很显然,本次“化学武器”袭击引发的风潮并没有像2013年和2017年那样对叙利亚战场构成直接影响。即便欧美媒体能在第一时间内直接把叙利亚政府军及俄军视为潜在“凶手”,并大事渲染该风波。但时代到底变了。从2011年绵延至今的叙利亚内战即将结束。美、俄、英、法各方也逐渐在反恐战事结束后重新进入划分势力范围的状态。这点最为突出的莫过于在“伊斯兰国”尚未消灭之前,美俄都能对身处北叙利亚,并未明确从属任何一方的库尔德武装展开支援。可在2017年“伊斯兰国”被消灭后,美、俄就对其态度转冷,美国固然放弃了挂名支援,俄罗斯甚至放任土耳其取得库尔德控制区阿夫林。这一点意味着叙利亚战场的格局虽然基本不太可能回到2013年前后,但美、俄、英、法各方的态度一定会因此发生变化。这一点也让美英法三国在空袭之后的“配合失误”变得合情合理。

相对于2017年较为蹊跷的毒气事件,本次风波的出现反倒在情理之中。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确曾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2017年曾就“反恐”表示一致立场,这一点与美孚-埃克森公司出身,代表洛克菲勒家族以及石油利益集团的国务卿蒂勒森关系甚大。有分析认为,或许是因为这层关系,美国在2017年的轰炸就成了一种走过场。鉴于美国石油财团与俄罗斯的战略利益协调在此人被解职后就遭受影响。加之英法等国在2017年后还对美国展开道德绑架,本次毒气风波的结局就可想而知。毕竟,对英法来说,声援叙利亚任何反政府势力,同时谴责任何叙利亚政府行为已经成为2011年后的一种惯例。这一点在2013年达到最高峰:在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宣布“化学武器”是对叙利亚“军事干预”的红线后,一场死者在不同媒体口中从322人飙升到1,729人的毒气事件就出现了。北约几乎在2013年内对叙利亚展开“斩首”攻击。只不过在俄罗斯的干预下,这场风波以叙利亚销毁全部化学武器告终。一场化学武器袭击事件的发生无疑帮了他们大忙,因为这触动了奥巴马时期定下的军事干预叙利亚的“红线”。在西方世界无人为叙利亚政府发声之际,反政府武装方面未经证实的消息足以达成这一目标。即便在2018年,这些叛军自己都对其前途失去了信心。

阿拉伯之春后的常态

长期以来,美国协同英、法及海湾国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以“受害者”身份出面指责叙利亚,俄罗斯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则强调自己的无辜。这是“阿拉伯之春”以来的常态。但伴随着美国政府更替,特朗普政府寻求抛弃奥巴马时期与英法推翻叙利亚政府的理念,这就让中东各阵营之间即将呈现变数。原先以美国为中心的反大马士革同盟有可能随之瓦解,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的主要工作将再次转回到英、法乃至海湾国家上。这对于在叙利亚内战期间并没有取得相应政治、军事影响力的相关各利益集团来说,可能不是个好消息。对英法两国来说,他们在中东地区的军力已经不如殖民地时期,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仍然能借助其在殖民时期的“宗主国”身份,干预地中海沿岸事务。2011年,英法在利比亚内战成功推翻卡扎菲政权,这一战果让伦敦和巴黎信心大增。以至于他们开始在叙利亚问题上尝试依样画葫芦。希望能重演英法领头,美国协助的奇迹。

但遗憾的是,时任英法首脑的卡梅伦和萨科齐虽在推翻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的联合行动中建立良好关系,但在叙利亚问题上,二人却无法让联合国支持任何向“叙利亚自由军”提供帮助的声明。这种争吵一直延续到2013年第一次叙利亚毒气事件。也让支援叙利亚“自由军”的英国和扶植“临时政府”的法国很快在2013年5月后因“自由军”解体而淡出叙利亚风波一线。对法国来说,巴黎方面曾经很不甘心在叙利亚被人遗忘,萨科齐卸任之后还专门与“叙利亚全国委员会”主席交流,多次暗示应对叙利亚采取同样的军事干预行动。可到了2013年,此前积极呼吁联军展开行动的法国还是只派出一艘防空用舰艇。

同理,英国皇家空军对于叙利亚的威胁也仅包括驻扎在塞浦路斯阿克罗蒂里皇家空军基地的少数“台风”战机。至此,英法在叙利亚的动作直到2017年才重新具备其独立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特朗普和普京仍在重新瓜分中东,并彼此争吵之际,美国的政策转移对英法各方就成了一种“背叛”。中东的各利益集团自然不能坐视特朗普在叙利亚政策的转变:他们需要不惜一切代价把美国重新绑架回自身的阵营。而今,美国就已归来。对于自2011年至今暂无建树的英法等国来说,美国此举将有助于他们再次扮演起折冲樽俎的角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