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公民扎克:Facebook声称保护我们免遭欺诈,但谁会保护我们不受Facebook侵害?

原标题:公民扎克:Facebook声称保护我们免遭欺诈,但谁会保护我们不受Facebook侵害?

文:Kirill Bryanov

互联网寡头们不喜欢区块链。今年早些时候,Facebook打破僵局,全面禁止了所有加密货币和最初的发币广告;不久之后,谷歌和Twitter也纷纷效仿。尽管这一禁令的依据是保护用户不受“经常与加密货币业务相关”的“误导或欺骗行为”,但行业评论员们却认为巨头们有着更符合利益的考虑,这才促使科技平台实施敌对政策。首先,打击加密货币是减轻公众愤怒的一种相对廉价的方式,因为大型科技公司缺乏社会责任感的叙事方式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其他一些金融科技企业认为,这一禁令完全体现了硅谷巨头对新兴区块链经济和社会生态的普遍对抗。毕竟,这些生态的灵感和想法,从长远来看可能威胁到他们的统治地位。

此外,对加密货币和发币广告的禁令并不是Facebook最近对金融科技企业施压的唯一方式。参考一下这个:在2017年的大部分时间里,Facebook的Cointelegraph (CT)广告的审批速度达到了75%左右。然而,在过去的几周里,这一比率直线下降到只有40%,没有收到该公司的任何通知。由于没有接触到CT对区块链世界的报道,有多少人还在误导和欺骗之中,而没被拯救出来,还有待观察。

令人沮丧的是,这样的打击并不是Facebook例行公事的偏离。对于一个在用户普遍反对加密货币欺诈行为之时抢占道德高地的组织来说,扎克伯格的Facebook有着一连串不光彩的历史,权力滥用,任意实施自己的政策,任意删节发言,以及对阴暗的产业忽视并任其在平台上蓬勃发展。关于Facebook的一切,从不断扩大的争议,到对这些问题含糊其辞和模板式的回应,以及未能认识到,更不用说解决公司业务带来的许多社会问题,都表明扎克伯格先生没有立场来决定什么才能最好的保护用户。

Facebook和社会责任

参议员Hatch:你如何维持一个用户不会为你的服务付费的商业模式?

扎克伯格先生:参议员,我们经营广告。(微笑)

列举Facebook最近的公众事务上的失误将是毫无意义的努力。剑桥分析公司的故事以及围绕俄罗斯巨怪试图操纵美国国内政治的争论变得如此引人注目,以至于对它们一无所知更难。关于剑桥分析公司的一个观点是,媒体对此事的报道有很多混淆。克里斯·卡瓦纳(Chris Kavanagh)所写的一篇颇有见地的中篇文章,在剖析这一问题上做得很好。它表明,在2014年,当8700万用户的数据被提供给选民分析公司时,Facebook有一个“好友许可”政策,允许开发者合法地访问所有应用程序用户的好友的个人资料。横亘在大量用户数据和急于将其用于商业用途的中介之间的,唯一障碍就是禁止开发商向第三方出售数据的条款。然而,这一政策的执行不力,导致了用户数据充斥整个黑市。

这种情况很好地反映了Facebook在许多其他情况下采用的方法:如果它对业务有益但在道德上可疑,那么让我们保留它,直到产生道德争议或恶果。回想一下2016年的“虚假新闻”炒作:唐纳德·特朗普成为总统,并在全国范围内使用发布错误信息策略帮助他取得成功,也因此Facebook与独立事实检查机构形成合作关系。Facebook因调整基础算法,“趋势”一栏对保守新闻的压制引发了全国性的争论。剑桥分析公司开始重新思考与数据中介之间的关系,并最终考虑是否有可能向外部学者提供一些获取该公司数据的机会——多年来,研究人员一直试图获得Facebook黑匣子的访问权。在每种情况下,这些妥协看起来更像是专为安抚批评者而设计的公关活动,而不是公司自己推动更负责任的行为的结果。

为了应对日益增加的公众压力,以及自身经济重心的转移,公司往往未能对发行者严重依赖Facebook引流的方式表现出太多关注。由于对新闻流量算法的调整过于频繁,导致有时出现过激情况。最近则转向显示更多用户生成内容,这只是众多调整中的一次,这种趋势现在已经延伸了很多年。该平台授权建立影响整个生态的新规则,但可以将其还原。在Facebook平台上运行服务的发布者可能会发现自己陷入了麻烦:例如,在平台推出他们的视频服务后不久,就发现外部视频在网站上得到了不同的待遇。

与此同时,由于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抗议浪潮或来自于权力机构的批评,许多问题仍然隐匿于视线之下。尽管多年来,记者和学者们指出,Facebook主导的“注意力经济”对新闻整体质量,以及本地和调查性新闻报道的可持续性造成的可怕影响,但除了模糊的声明之外,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针对这些问题的政策。利益驱动下,一个庞大的附属产业,一个规模和内在都远远超过大多数数字货币骗局的骗局,在Facebook的支持下蓬勃发展。

在一个更明显的政治领域,在许多右派思考审查的过程中,第一修正案保护的发言常常从平台上被撤下。但是,由于它政治正确,而且通常涉及中间用户可能会认为的冒犯性言论,所以不会出现针对这种言语限制的反对声音。然而,当我们离开美国海岸时,Facebook对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原则承诺似乎正在消退:该公司几乎不愿与菲律宾的罗Rodrigo Duterte等强人打交道,因为他们将该平台武装化用于对抗国内反对派。

Facebook与政治

参议员Graham:你认为你没有垄断吗?

扎克伯格先生:对我来说,肯定没有。

谈到他的公司及其社会角色时,马克扎克伯格喜欢用“社区”这个词。本周,在参议院委员会面前试图解释Facebook是什么的时候,他再次使用了这个词。他详细阐述了在其2017年2月的长文所提出的Facebook的使命是构建“全球社区”。正如一些观察人士指出的那样,他雄心勃勃并有些明目张胆的愿景充满了积极变革的潜力,但显然没有与这种潜力相匹配的责任概念。扎克伯格多年来一直坚持他最喜欢的“我们只是一个平台,因此与内容无关”的口头禅,直到最近国会听证会上,他才颓唐地承认Facebook有些责任。

“社区”是一个温暖的词,暗示了包容性,突出了人与人之间的横向联系。但Facebook究竟是哪种社区,这个社区是如何管理的?一些政治学家并不羞于使用专制主权国家的比喻,称马克一世国王在王座上。事实上,扎克伯格既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又是控股股东。扎克伯格也曾试图在Facebook嵌入一些民主形式的公司治理方式,但在2012年放弃了这种努力。他还一再明确表示他不会很快下台。平台越大,治理结构自然地变得越来越僵化,而机构惯性的增大使得变革难以实施。在这一点上,即使扎克伯格突然拥抱了一个全新的社会责任议程,但并不能保证它只需几次点击即可实现。尽管如此,当进入国会的大厅时,扎克伯格已经准备好反对分裂公司的任何建议。泄露出来的笔记针对这个想法提出了爱国角度的反对意见:这样的分裂会壮大中国的竞争对手。

向任何主权实体一样,Facebook也牢牢地融入政治领域。公司做出竞选捐款的事实并不令人惊讶,事实上,这些支出与其所宣称收入成比例。更有趣的是,根据学术研究,Facebook(和其他科技公司)主动与意识形态领域的政治活动保持联系,为共和党和民主党候选人提供前沿的工具和专业知识,以帮助他们充分利用平台的政治领域作用。

这种机构上的渗透,可能是马克扎克伯格本周在国会两院之前长时间作证,却相对安然无恙的原因之一。有些人预测马克扎克伯格将会成为公众责骂的对象,但在听证会基本被简化为司法和商业委员会参议员在上社交媒体的入门课程。虽然与众议院委员之间的交流更加激烈,但仍然可以完美控制。

听证会提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如果美国国会不能把Facebook的CEO视为严重的国家安全威胁,那么谁能?显然,目前管理该国的人未能跟上Facebook这个政治领域的新大陆。到目前为止,控制着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通信基础设施的人并没有表露出利用他们无法检查他的影响力的想法。然而,扎克伯格的任期是无限的,终身统治者的规定往往容易发生剧变。

对于那些目前社交媒体生态及其领导层无法解决的问题来说,区块链行业能提供很多东西。虽然Steemit并非没有缺点,但却显示出分散式内容制作模式的可行性。 Civil,DNN和MediaSifter等新型新闻机构正在架构新的体系,旨在通过使用全新激励系统和协作式事实核查来解决新闻支离破碎的问题。由于主流的社交媒体行业正在经历一场重大的信任危机,区块链社区应该出现在那里,吸引那些正在寻找替代品的人。(Bianews 编译,来源:cointelegraph网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