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错乱了!生父竟是父母不孕的经手医生,还意外多出10个兄弟姐妹…

原标题:错乱了!生父竟是父母不孕的经手医生,还意外多出10个兄弟姐妹…

几天前,美国华盛顿州曝出一则奇闻:一女子本想通过寻根问祖网站寻祖,结果意外发现,自己的生父竟是当年为父母治疗不孕不育的经手医生。在人工授精过程中,该医生使用了自己的精子“偷梁换柱”。整个人生陷入错乱的女子,一怒之下将生父告上法庭……详情请戳红星新闻此前报道:测DNA寻祖,她发现生父竟是父母的人工授精医生

无独有偶,加拿大渥太华也出现类似事件——一名专治不孕的男医生,在为患者进行人工授精时涉嫌使用自己的精液,致女患者生下他的孩子。

▲人工授精过程中将精子注入卵子 图据Getty Images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些孩子不只1个,而是至少11个。

目前,这些孩子们都已长大成人,知道这一秘密后均受到巨大打击。而据渥太华当地媒体报道,目前相关人等已委托代理律师事务所就此发起集体诉讼,将该医生告上法庭。

生父竟是治不孕医生

11人意外成兄弟姐妹,150人受影响

据英国《卫报》报道,这名医生名为诺曼·巴尔文。他最初在2016年秋天被起诉,原告委托渥太华律师事务所Nelligan O'Brien Payne对其发起诉讼,控诉其在患者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自己的精子使其受孕。

在这场起诉中,最初原告只有两名受害妇女。但现在,更多的受害者也站了出来。

巴尔文于1973年开始从事不孕不育的治疗。代理律师皮特·克罗恩称,在该案被曝出后,有超过150人向他们表达过担忧,并称受到“不利影响”。其中有11人,据DNA测试显示,他们就是巴尔文的亲生子女。

▲被起诉的巴尔文医生 图据加拿大《多伦多太阳报》

“在一些案例中,巴尔文直接将精液换成他自己的;在另一些案例中,夫妇已挑选好指定的匿名精子捐赠者,结果却发现,巴尔文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克罗恩称。

除此之外,还有超过50人发现,他们的父母在巴尔文医生处接受不孕不育治疗,产下他们后,生父却另有其人。“其中16人原本应该使用父亲的精子使母亲受孕,结果却是,父亲并非生父。还有35人,原本该使用指定的精子捐赠,事后却发现,他们和捐赠者并无血缘关系。生父是谁,仍然未知。”

“所有父母都失去了拥有梦想家庭的机会。”克罗恩说。

在补充起诉中,作案时间包括巴尔文开设Broadview不孕不育诊所,以及他在渥太华医院担任不孕不育医生时期,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纪70年代。而最近的一起发生在2000年。

对此,巴尔文的律师拒绝作出回应。

“全身像受到冲击波一样”

他辜负了人们的信任,必须起诉

1989年,达维娜和丈夫丹尼尔因不孕不育找到巴尔文医生。接受人工授精后,他们的女儿瑞贝卡于次年夏天出生。

随着瑞贝卡的长大,家人发现她长得越来越不像双亲,尤其是眼睛。瑞贝卡的眼睛是棕色的,而父母的眼睛是蓝色的。

▲瑞贝卡 图据CBC

“经常有人问我是不是收养的,而我也只能一笑置之。”瑞贝卡称,“我虽然长得不像双亲,却有点像外婆,所以我从来不把这些话放在心上。”

直到2016年2月,家庭医生建议瑞贝卡和父亲丹尼尔去做DNA检测——双亲都是蓝色眼睛,是不太可能生出一个棕色眼睛孩子的。

结果证实,瑞贝卡血型是O型,父亲丹尼尔的血型是AB型。瑞贝卡和父亲是父女关系的可能性为零。

“当时我全身就像受到一股冲击波一样,不敢想象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发生。”瑞贝卡说。

2016年11月,瑞贝卡的DNA被拿去和一名叫做卡特·帕勒姆的25岁女孩进行比对,后者同样是在巴尔文Broadview不孕不育诊所受孕所生。经比对,瑞贝卡和卡特的生父是同一人。

▲被证实为巴尔文孩子的起诉者:卡特 图据CBC

知道这一切后,她们的母亲压力都非常大,情绪很不稳定。随后,两个家庭将巴尔文告上了法庭。

瑞贝卡称,她曾希望,在这起诉讼案后,能有更多的人站出来指控巴尔文的罪责,但在看到结果后却十分吃惊。“看到有人比我出生还早,以及还有更多的人因此出生,我很震惊。”瑞贝卡称,“现在我有10个异母的兄弟姐妹。”

瑞贝卡是家中唯一的孩子,能和兄弟姐妹见面,算是一种积极的体验,因为他们都能理解对方的独特处境。“在如此艰难和感情受创的情况下,这算是唯一令人高兴的点了。我现在看到了我的兄弟姐妹,这种关系将持续一生。”

瑞贝卡称,巴尔文辜负了人们的信任,因此起诉他是强调这一点的重要方式。

获加拿大勋章却屡被起诉

“如果有更多受害者站出来,并不惊讶”

据加拿大媒体报道,巴尔文出生于南非,在加拿大是一名非常知名和受欢迎的不孕不育医生,曾帮助不少病人成功受孕。

1997年,他还因为“从生理和心理层面对女性生殖健康做出深远影响和贡献”而被授予加拿大勋章。此外,他还曾荣获女王金禧奖章。

但就是这样一位知名医生,却数次被起诉。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此前有4名女患者发现,孩子的生父并非她们所指定的捐赠者,巴尔文医生使用了错误的精子使她们受孕。

这起事故的时间跨度为21年,最早的一起可追溯至1986年。这导致巴尔文在2004年和2006年被不同的女患者分别起诉,索赔金额达100万美元。但这两起案件都在庭外和解。

对于这起事故,2013年,巴尔文终于承认,称是失误,不小心将装精子的瓶子搞混了。在认错之后,他立即受到安大略省内外科医生协会的严厉谴责,以及被禁止行医两个月。该协会纪律委员会认为,巴尔文严重违反职业道德,未能维持职业水准。

代理这起集体诉讼的律师克罗恩称,在瑞贝卡的故事被曝出后,有数位在巴尔文诊所储存了精子的男士联系了他们,担心自己的精子会被误用来使其他女性受孕。

克罗恩称,这起案子是他所知的加拿大唯一一起医生故意用自己精子使不孕患者受孕的案例。如果有更多的受害者站出来的话,克罗恩称他并不会感到惊讶。

END

红星新闻记者丨王雅林 编译报道

编辑丨汪垠涛

对于此事,你怎么看?

本文为红星新闻(微信号:cdsbnc)原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