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呼叫直升机救护次数 伦敦持刀行凶首次超过车祸

原标题:呼叫直升机救护次数 伦敦持刀行凶首次超过车祸

从11岁起,杰曼•劳勒(Jermaine Lawlor)就开始携带刀具了。在他所居住的伦敦东区,像他一样的孩子还有很多。

“那就是我曾经所卷入的生活,不是被别人杀,就是杀死别人。”直到8年前,杰曼才从这种犯罪生涯中走出,“我别无选择,带刀让我感觉更安全,就是这么回事。”

据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报道,在一个严格禁枪的国度,而且90%的警察都不持枪的城市里,英国伦敦今年的持刀犯罪案件飙升。截至今年4月,就已经发生35人被刀刺死事故,相比之下2017年总共有79人因此被刺死。

▲4月6日,一位18岁的年轻人在骑车去朋友家的路上被刺死。图据NBC

受影响社区的青年工作者们称,持刀犯罪的受害者们年龄越来越小了。

据青年工作者们称,虽然一些年轻人持刀,是加入到黑帮帮派中,但许多人之所以持刀,是为了防身,因为害怕其他人会带刀。

受害者和持刀者年龄都越来越小

伦敦东区的皇家伦敦医院报告称,相比去年同期,从今年1月到3月底,持刀行凶受害者年龄在18岁以下的案件增长幅度超过三分之一。不过,在该医院接受治疗的严重刺伤受伤者的总数却保持稳定。

虽然在英国很难持枪,但皇家伦敦医院称,和去年同期的10名枪伤受害者相比,今年1月至4月中旬的枪伤受害者数量也出现增长,多至23人。

在伦敦朗伯斯区(Lambeth)的圣汤姆斯医院,也出现了类似的持刀行凶受害者偏向更为低龄青少年的趋势。

“3年以前,被刺伤或刺死的最常见年龄在16岁至18岁之间,但现在却是在15岁至17岁之间。”专为青年人提供支持服务、为暴力事件中受伤者提供指导的机构负责人汤姆•艾萨克称。“以前很少看到有15岁的孩子被刺,现在却十分常见。携带武器的孩子也是一样,年龄变得越来越小。”

▲4月5日,3人被刺伤现场。图据NBC

伦敦警察厅称,2018年截至目前已经发生了55起命案。和伦敦人口相似的纽约,在相同时间跨度内则记录了62起谋杀案,包括16起刺死案件。

杰曼•劳勒如今在一家青年服务组织Voice4YouthAgainst Violence工作,主要通过指导帮助孩子们远离犯罪和毒品。虽然在街头暴力中,杰曼失去了10位朋友,但在他看来,相比他们当年,伦敦现在的状况更为“糟糕”。

据最近的一份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英国全国的持刀持枪犯罪案件上涨了20%。

英国《独立报》报道称,相比路上车祸,因持刀行凶事件而呼叫伦敦救护直升机的次数如今更多,这还是历史上的首次。“刺伤”超过车祸撞击和自行车撞击,成为呼叫直升机救护的最常见原因。

就像传染病陷入恶性循环

犯罪和司法研究中心的研究主任罗格•格雷姆肖称,“携带武器。就像传染病一样。”

“如果人们会因为他们所认识的人携带了武器而感到恐惧,那么自己也带刀的做法会让他们感觉更为安全——尽管在实际操作中这种做法让他们更不安全。这样想的人越多,就越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为了自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携带刀具。图据《卫报》

另外一位社会企业家、Project 507的项目负责人惠特妮也形容了这种“谋杀流行病”。

“携带刀具的人越多,就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希望以此保护自己。”惠特妮说,“如果你带刀,就说明你甘心将你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还意味着你一旦陷入危险,你会直接切换到生存模式(拼个你死我活)。”

除了黑帮斗争之外,区与区之间也存在着一些“战争”。《独立报》援引一位反刀具犯罪慈善组织CEO格林先生的话说,有些在伦敦托特纳姆区长大的年轻人,直到20多岁后才敢离开这个区,不敢到伦敦的其他区里游玩,因为害怕。

▲伦敦警方收缴的刀具。图据NBC

虽然伦敦部分地区的人会将刀作为武器随身携带,但按照法律规定,将任何长于3英寸的刀具卖给18岁以下人群属违法行为,而且年龄在18岁以下者携带刀具也是违法行为。

在美国的各大超市和商店中,要找到厨房刀具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和美国不同的是,要想在伦敦获得一把刀是很复杂的。展示柜经常是锁住的,因此消费者只能在员工帮助下才能购买,而且必须出示身份证以核实年龄。

10年没改变,市长呼吁“不要携带刀具”

迫于街头暴力的压力,英国政府本月9日宣布将用更多资金来打击这类犯罪。分析人士、警方和一线的青年工作者们均认为,除了增强警力之外,减少这类犯罪需要付诸更多努力。

伦敦公安局局长Cressida Dick对此表示,“单靠我们自己无法实现,伦敦所有的机构和社区都应行动起来——我们一起来做。”

4月8日,伦敦市长也因此发推特称:“没有借口和理由去携带刀具,任何人这么做都会被逮捕,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强硬制裁。”

▲伦敦市长呼吁禁刀。图据NBC

4月9日,市长再次发布宣传视频并写道,“致每一位年轻的伦敦人,不要携带刀具,不要拿你们的未来去冒险,伦敦需要你们每一个人都活着。”

青年工作者们急需额外资金,来帮助他们对孩子进行指导、支持,使他们远离街头暴力。

“在帮助年轻人,设立项目支持年轻人上,我们缺乏投资.”一位在伦敦工作的青年工作者哈希称。

今年33岁的哈希,自己就亲身经历过两次街头暴力。1999年,他在一次被抢劫的过程中遭刺伤。2008年时,他在阻止一场街头斗殴时又被枪打中。如今,他正在准备参加当地政府下个月的选举。

“12日是我被枪击10周年的日子,”哈希说,“但10年过去了,什么都没变。”

红星新闻记者丨 王雅林 编译报道

编辑丨冯玲玲

对于此事,你怎么看?

本文为红星新闻(微信号:cdsbnc)原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