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50位普通人在长城下成了《一句顶一万句》主角

原标题:50位普通人在长城下成了《一句顶一万句》主角

采写:新京报实习生徐美琳

新媒体编辑:田偲妮

本文图片摄影:新京报实习生陈婉婷

世界读书日前夕,50多名来自各个行业的普通戏剧爱好者化身“剧本朗读者”,历时两个多小时,在北京金山岭长城下,接力读完了28页的《一句顶一万句》话剧文本(初稿节选)。

《一句顶一万句》作者刘震云与好友史航当天也一同参与了这次的剧本朗读活动,这部作品已于近期完成了话剧改编,牟森担任导演,并定于2018年4月20日—22日在国家大剧院进行首轮演出。

经由牟森的改编,“获救”将成为《一句顶一万句》中重要的主题之一,在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十六名演员将饰演六十余个角色,跨越七十载的时光,为了一个“说得着”的人,寻遍中原大地,求索命运轮回的前因后果。

而在这次剧本朗读活动中,50余位普通戏剧爱好者也通过自己的方式读出《一句顶一万句》的台词和故事,更是启用了方言,向主创们表达了自己的理解。

现 场

“这样的实景朗读会是不多的,到金山岭长城脚下来朗读更是不可多得的,我相信有长城‘做靠山’,话剧《一句顶一万句》的首演一定能够成功。” 在刘震云讲话过后,朗读会正式拉开了帷幕。

“阅读要从哪儿开始呢?有个一本顶一万本的书,叫《一句顶一万句》。之后我们要演话剧,话剧这个剧,也是‘一剧顶一万剧’。”主持人史航是刘震云的忠实读者,也是与他“说得着”的好朋友,当他们谈起《一句顶一万句》里的故事来,可以讲上一千零一夜。

史航在现场

“黑暗与光的关系”和“岔路口”,是剧中的两个核心意象:“怕黑,照亮”的诉求与“我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的诘问贯穿全剧。

老詹吭吭着鼻子,劝杀猪匠信主:“信了他,你就知道你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杀猪匠不假思索的答道:“我本来就知道呀,我是一杀猪的,从曾家庄来,到各村去杀猪。”

刘震云作为开场朗读者,并与现场所有朗读者一起,接力完成了“吴摩西和巧玲说的着,和吴香香说不着”、“巧玲到了老曹家”和“弥留之际”等二十二段来自《一句顶一万句》剧本初稿的篇章。

因为《一句顶一万句》所描绘的是“百姓、百业、百态”,所以此次朗读会的主角们也不是文艺名流,而是人们身边的“老杨”与“小蒋”们。

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朗读者,用各自的家乡方言讲述着那些发生在河南和山西的故事,在引人入胜的同时也别有一番趣味。

话剧爱好者衣骏腾用河南话朗读角色老杨

话剧爱好者金石飞用武汉话朗读角色杨百顺

方言朗读也让刘震云想起看《一句顶一万句》话剧排练时的心情:

“我看了这个戏的剧本和一部分的排练,歌队的歌唱动人心弦,甚至可以说是动人心魄,牟森导演及整个创作班子都是特别有才华的人,我希望它能够成为经典,经演不衰、常演常新。”

刘震云与史航也被朗读者们的生动表现逗乐

朗读者

朗读者A(戏剧从业者)

我原来是新东方老师,现在是一名戏剧从业者。我其实马上就要去上海工作了,在北京待了13年,离开之前应该再来一趟长城,然后正好看到这个活动,觉得还蛮有缘分的。这个戏去年开始筹备我就一直在关注,参加完这个活动最大的感受就是方言真的很有魅力。平时没怎么觉得,但是今天这么集中地听,特别有意思。搞戏剧的人比较乐意玩这种“大型游戏”,就是很有意思,我觉得人就是给自己找点意思。

朗读者B(学生)

这种活动其实平常很缺乏。包括这种表演形式,各地的朗读者都用自己的方言来演绎一个故事,从文化的交互性上来讲,还是很有意思。

朗读者C(律师)

我们自己文化的东西非常有吸引力。刘震云老师的作品是很深刻的,他把一种时代感记录了下来。这次户外的朗读不像其他的舞台表现形式,只是一个人或者少数几个人在舞台中央,这是一个大众的活动,很多人都可以参与进来,这样真正能把经典跟普通人的生活联系起来。

据悉,话剧《一句顶一万句》也会使用贴近普通话的河南方言与山西方言来完成演出,全程配有中文字幕。

首轮演出结束后将随即展开全国巡演,赴哈尔滨、西安、上海等地进行演出。在该剧巡演之际,主办方希望在每一站的文化地标之处都能举办一场平民朗读会,把朗读文化推广到《一句顶一万句》所走过的每一个城市中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