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朱生豪 | 我们都是世上多余的人,但至少我们对于彼此都是世界最重要的人

原标题:朱生豪 | 我们都是世上多余的人,但至少我们对于彼此都是世界最重要的人

我愿意舍弃一切,以想念你终此一生。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

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

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

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我们都是世上多余的人,

但至少我们对于彼此都是世界最重要的人。

我爱你也许并不为什么理由,

虽然可以有理由,例如你聪明,

你纯洁,你可爱,你是好人等,

但主要的原因大概是你全然适合我的趣味。

因此你仍知道我是自私的,故不用感激我。

我渴望和你打架,也渴望抱抱你。

你如不爱我,我一定要哭

我是属于你,永远而且完全地

小姊姊:

你好?我……没有什么,很倦,又不甘心睡,也不愿写信。

家里有没有信?我希望你母亲早已好了。

又一星期过去,日子过得越快,我越高兴。我发誓永不自杀,除非有一天我厌倦了你。

每天每天你让别人看见你,我却看不见你,这是全然没有理由的,我真想要你喂奶给我吃。

有人说我胖了,我完全不相信,你相信不相信?你现在生得是不是还像我们上次会面时一样?也许你实在很丑也说不定,但我总觉得你比一切的美都美,我完全找不出你有任何可反对的地方,我甘心为你发痴。

如果你不欢喜我说这样话,我仍然可以否认这些话是我说的,因为我只愿意说你所喜欢听的话。

我是属于你的,永远而且完全地。愿你快乐。

专说骗人的诳话者 十一夜

如果我想要做一个梦,世界是一片大的草原,山在远处,青天在顶上,溪流在足下,鸟声在树上,如睡眠的静谧,没有一个人,只有你我,在一起跳着飞着躲着捉迷藏,你允不允许?因为你不允许我做的梦,我不敢做的。我不是诗人,否则一定要做一些可爱的梦,为着你的缘故。我不能写一首世间最美的抒情诗给你,这将是我终生抱憾的事。我多么愿意自己是个诗人,只是为了你的缘故。

你要不要打我手心

澄儿:

我应该听你话静静一些儿的,可是这颗心没办法好想,又写信了,你要不要打我手心?

我今天烦躁了整个儿的一天,晚上淋着雨到陈尧圣(朱生豪同学)家吃夜饭,也没有什么感想,不过发现赵梓芳夫妇俩也同住着,有些意外,而且离我这里那么近。回了转来,怎么也不能睡,虽没有话对你说,仍然执起笔来了。

上午曾写了几封信给我那些宝贝朋友们,但一封也不寄出,有什么意思呢?……我不高兴写了。你为什么爱朱朱(朱生豪经常使用的笔名)呢?(呵欠)

我想做诗,写雨,写夜的相思,写你,写不出。

我并不真怪你

好友:

我并不真怪你,不过是怪着你玩玩而已。你这人怪好玩儿的,老是把自己比作冷灰——怪不得我老是抹一鼻子灰。也幸亏是冷的,否则我准已给你烧焦了。我不大喜欢这一类比喻。例如有人说“心如止水”,只要投下一块石子去,止水就会动起来了;有人说“心如枯木”,唯一的办法便是用爱情把它燃烧起来,你知道枯木是更容易燃烧的。至如你所说的冷灰,只要在它中间放一块炙热的碳,自然也会变热起来。但最好的办法还是给它一个不理睬,因为事实上你是待我很好的,冷灰热灰又有什么相干呢?

你要是说你不待我好,即使我明知是真也一定不肯相信。但你说你待我很好,我何乐而不相信呢?但我很希望听你说一万遍,如果你不嫌嘴唇酸的话。

你一定不要害怕未来的命运,有勇气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凝视一切;没勇气闭上眼睛,信任着不可知的势力拉着你走,幸福也罢,不幸也罢,横竖结局总是个The end。等我们走完了生命的途程,然后透过一口气相视而笑。好像经过了一番考试,尽管成绩怎样蹩脚,总算卸却了重负,唉呵!

我拍拍你的肩头。

Villain

你如不爱我,我一定要哭

小亲亲:

昨夜写了一封信,因天冷不跑出去寄,今天因为觉得那信写得……呃,这个……那个……呢?有点……呃,所以,……所以扣留不发。

天好像是很冷是不是?你有没有吱吱叫?

(此处信中有缺失……)

因为……虽则……但是……所以……然而……于是……哈哈哈!

做人顶好不要发表任何意见,是不是?

我不懂你为什么要……你猜要什么?

有人喜欢说这样的话,“今天天气好像似乎有点不大十分很热”,“他们两口子好像似乎颇颇有点不大十分很要好似地的样子”。

你如不爱我,我一定要哭。你总不肯陪我玩。

小瘌痢头 三月二日

我爱你也许并不为什么理由

哥哥:

读了昨夜我给你的信,不要气我,不要笑我,尤其不要可怜我,今天我清新得很,想不到又下雨了。昨夜梦见弟弟,他成天在床上翻书,好像他不愿意住在学校里,因此回家了;我要每天坐电车上工厂做工,很有精神。我有没有告诉你,我的小的兄弟到福建当大兵去了,很有趣不是?我们做人,就像在一个童话里。昨夜跑出来把信丢在邮筒(油桶,我们从前说的)里,弄堂里看见月亮,一路上充满了工厂里吐出来的煤气,这就是我们的蔷薇花香了。Sol sol me, re do, la do, fa, la do, sol-me resol do。这是他们唱的歌,我不知道是什么歌。我买了一包奶油朱古力。

今天早晨老太婆打碎我一只茶杯,摸出二角几个铜板,费了好一会心思算出来的价钱,硬要赔我,还她还不肯拿,很诚朴。要是这时候卓别麟摇摇摆摆的进来,一定很有趣。跟他们大人我讲不来话,因为我太小了,跟小人儿又讲不来话,因为我太大了。臭虫报告了春天的消息,昨天在被中发现一个,小小心心用纸儿将它裹了,我碰一碰它就怕,觉得浑身臭虫在爬,恶心死人。愿你笑!

Ariel

我忘记了我说过甚么话使你感激,愿你不要过分相信我,过分相信一个人会上当的。好坏都随各人判断,没有甚么该不该。你要是能放心我,能随便我向你说什么话,我就快活了。我多分是一个趣味主义者,不是十分讲理的,我爱你也许并不为什么理由,虽然可以有理由,例如你聪明,你纯洁,你可爱,你是好人等,但主要的原因大概是你全然适合我的趣味。因此你仍知道我是自私的,故不用感激我,感激倘反一反很容易变成恨,你愿意恨我吗?即使你愿意恨我,我也不愿意被你恨的。我们永远要好,就是那么一回事,今天下雨自然有下雨的原因,但你能说天什么理由一定要下雨呢?

关于这题目有说不完的话,最好你相信,你应该这样“幸福”,如果这是“幸福”的话。

我待你好,你也不要不待我好

好人:

你不懂写信的艺术,像“请你莫怪我,我不肯嫁你”这种句子,怎么可以放在信的开头地方呢?你试想一想,要是我这信偶尔被别人在旁边偷看见了,开头第一句便是这样的话,我要不要难为情?理该是放在中段才是。否则把下面“今天天气真好,春花又将悄悄地红起来”二句搬在头上做帽子,也很好。“今天天气真好,春花又将悄悄地红起来,我没有什么意见”这样的句法,一点意味都没有;但如果说“今天天气真好,春花又将悄悄地红起来,请你莫怪我,我不肯嫁你”,那就是绝妙好辞了。如果你缺少这种poetical instinct(诗的直觉),至少也得把称呼上的“朱先生三字改做“好友”,或者肉麻一点就用“孩子”;你瞧“朱先生,请你莫怪我,我不肯嫁你”这样的话多么刺耳;“好友,请你莫怪我,我不肯嫁你”,就给人一个好像含有不得不苦衷的印象了,虽然本身的意义实无二致;问题并不在“朱先生”或“好友”的称呼上,而是“请你莫怪我……”十个字,根本可以表示无情的拒绝和委婉的推辞两种意味。你该多读读《左转》。

我没有要你介绍女朋友的意思,别把我的话太当真。你的朋友(指我)是怎样一宗宝货你也知道,介绍给人家人家不会感激你的,至于我则当然不会感激你。

我待你好,你也不要不待我好。

特此警告

阿娣:

不许你再叫我朱先生,否则我要从字典上查出世界上最肉麻的称呼来称呼你。特此警告。

你的来信如同续命汤一样,今天我算是活转来了,但明天我又要死去四分之一,后天又将成为半死半活的状态,再后天死去四分之三,再后天死去八分之七……等等,直至你再来信,如果你一直不来信,我也不会完全死完,第六天死去十六分之十五,第七天死去三十二分之三十一,第八天死去六十四分之六十三,如是等等,我的算学好不好?

我不知道你和你的老朋友四年不见面,比之我和你四月不见面哪个更长远一些。

有人想赶译高尔基全集,以作一笔投机生意,要我拉集五六个朋友来动手,我一个都想不出。捧热屁岂不也很无聊?

你会不会翻译?创作有时因无材料或思想枯竭而无从产生,为练习写作起见,翻译是很有助于文字的技术的。假如你的英文不过于糟,不妨自己随便试试。

我不知道世上有没有比我们更没有办法的人?

你前身大概是林和靖的妻子,因为你自命为宋梅。这名字我一点不喜欢,你的名字清如最好了,字面又干净,笔画又疏朗,音节又好,此外的都不好。清如这两个字无论如何写总很好看,像澄字的形状就像个青蛙一样。青树则显出文字学的智识不够,因为如树两字是无论如何不能谐音的。

人们的走路姿式,大可欣赏,有一位先生走起路来身子直僵僵,屁股凸起;有一位先生下脚很重,走一步路全身肉都震动;有一位先生两手反绑,脸孔朝天,皮鞋的历笃落,像是幽灵行走;有一位先生缩颈弯背,像要向前俯跌的样子;有的横冲直撞,有的摇摇摆摆,有的自得其乐;有一位女士歪着头,把身体一扭一扭地扭了过去,似乎不是用脚走的样子再说。

朱 一日

《朱生豪情书精选》

作者:朱生豪

出版:中国文史出版社

愿你获得爱情,同时享受孤独

收藏【爱之书12本】

原编文章,欢迎转发 | 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