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正文

“徽”味时光的沉淀,"徽”不去的感觉。

原标题:“徽”味时光的沉淀,"徽”不去的感觉。

徽州,

被时光滋养着的地方。

中华历史长河赋予了这个地方独一无二的印迹。

黑白线条层层递进的墨色徽州,

被烟雨中的油菜花晕染的诗情画意。

同样,

它也被自然眷恋着,

丰富的物产在这里被造就成了人间烟火中的艺术品,

随着独到的口感,

伴着人文荟萃,

闻名于世。

水墨徽州韵味淡雅,

但徽州美食却与之截然相反,

想必正是素雅中的一抹浓艳才会如此让人陶醉沉迷。

徽菜有三重,

重调味之功、重调色之功、重调质之功。

食味者无一不被它醇厚的味道,

奇异的食材所吸引。

吃,

无非就是那份进入口中刹那触电的心情,

徽菜确实总能给人很刻骨的印象。

徽菜注重“酸甜苦辣咸”的五味调和,

烹饪者的娴熟技艺造就了徽菜的菜式多样,

浓淡适宜。

416日至428日,

青岛香格里拉大酒店香宫中餐厅

特邀合肥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客座大厨刘光明

悉心奉上这沉淀着水墨山水文化的舌尖之作。

刘大厨从徽菜的几位泰斗级大厨,

对徽菜的各个流派均有深入的研究和实践,

并曾为多位国家领导人及重要外宾烹制菜肴,

将徽菜的传神至味浸润到食客的心间,

将徽菜背后的源远流长的故事,

伴随着慢品细啖而徐徐诉说。

吴山贡鹅

得名于唐末五代十国时期的吴王。

故乡人民以当地特产鹅配美味佐料制成卤鹅进贡,

吴王食之大悦,

称卤鹅堪称‘贡品’。

从此,

吴山贡鹅扬名天下。

吴山贡鹅迄今已逾千年历史,

以吴山当地水、草饲养,

史氏秘方卤制。

色泽清爽,香气浓郁,

味美醇厚,回味无穷。

李鸿章大杂烩

美食有时是一种偶然,

正如这道菜一般。

李鸿章访问美国时宴请美国宾客,

正菜过后,

美国人仍未尽其味,

于是李鸿章命厨师将餐桌上的余菜烧烩而成,

岂料此菜一烩成名,

让美国人赞不绝口,

深追其名,

一句随口的“好吃多吃”

竟与英语杂烩发音相近,

成就了今天的“李鸿章大杂烩”。

鲍鱼、鱼肚、海参、花胶、干贝等

十几种食材精华相融,

彼此吮吸着汁水的鲜美,

充盈整盆的醇香鲜咸。

徽州臭鳜鱼

每一道菜讲述了一种情感,

这一味,思乡情浓。

徽商带着特产将生意遍布江南,

却难舍那一味家乡的鲜。

为延长保质期,

用盐腌制桂鱼,

却不料运至时已微微发酵,

烹制以后鱼肉如蒜瓣,

颜色温润如玉,

肉质醇厚,

别有一番滋味。

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臭鳜鱼”这道闻上去臭,

吃起来香的风味菜肴。

皖南刀板香

相传胡宗宪拜访恩师,

为款待爱徒,

师母将腌猪肉铺于山笋上,

放置在刀板上同蒸,

切成薄片后与刀板一同端上桌,

胡宗宪吃后,

味口大开,

命名此菜为“刀板香”,

其意刀板留香。

至今,

徽州刀板香仍是一道待客的主菜,

片片油亮,

香而不腻,

鲜咸相宜,

是徽州菜的代表作之一。

腊味糍粑

腊肉和糍粑各赋其香,

在蒸腾中相互弥散,

伴着丝丝游历的氣,

沉淀在间隙和纤维中。

糍粑口感酥脆有弹性,

腊肉肥瘦相间,

肉质紧密,

香甜咸鲜。

沉醉的是黏软间冲出的肉香,

回味无穷。

荷包蛋炖黄山毛豆腐

千年前,

纯朴聪明的的徽州人将豆腐赋予了新的活力,

民间也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徽州第一怪,

豆腐长毛上等菜,

说的就是黄山毛豆腐。

在丝丝霉菌作用下豆腐的香气越发撩人。

与鸡蛋、雷笋、香肠共炖,

鲜味随着食材的翻滚,

幻化成唇齿留鲜的记忆。

绩溪一品锅

一品锅是徽州山区的传统美食,

属于火锅类。

相传,

此菜由明代石台县“四部尚书”

毕锵的一品诰命夫人余氏创制。

其烹调比较讲究,

在火锅里,

锅底铺上干笋或豆角,

第二层铺上块肉,

第三层是白豆腐或油炸豆腐,

第四层是肉圆,

第五层盖上蛋饺,

缀上菠菜或金针菜,

佐以调料和水,

文火煨熟,

口味咸鲜微辣,

鲜嫩可口,

广受褒赞。

地锅子公鸡

地锅,

乡土味在这火与器皿间缓缓而生。

也只有这股原汁原味的乡土气息

才能把鸡肉的鲜嫩多汁发挥的淋漓尽致。

酱汁与鸡肉在地锅中接受着水与火的眷恋,

相互渗透,缠绵。

最后,这汁水被松软的,

紧贴锅壁的馍吸吮在面的气孔里,

等待那个被撕开的瞬间。

黄山烧饼

徽商的远走,

给予了美食的功成名就,

黄山烧饼就是其一。

黄山烧饼在朱元璋时期就得以扬名。

本地梅干菜包馅,

菜籽油起酥,

再经木炭火烘焙,

扣齿间“咔”的清脆,

伴随着薄如纸片而散落的下来的酥皮,

菜香肉香混在一起,

迎面而来的是一阵混合着山水田园的故乡味。

人间烟火,

有时候是一种“相见恨晚”,

有时候是一种“山水有相逢”。

传承的力量将味觉的记忆传给后辈,

更是将那方水土的过往沉淀成一段故事被珍藏。

又见炊烟,思念缱绻,

“徽”味间,

已是沧海桑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