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国漫的反向成长,和名创优品等快销品合作,这只熊猫又回来了

原标题:国漫的反向成长,和名创优品等快销品合作,这只熊猫又回来了

正下为Nonopanda

相对于国外成熟的动漫衍生品市场,中国用户在动漫衍生品上的消费习惯尚未养成。而内容付费、票房收入是一个非常重资产、长线的营收方式。中小动漫企业怎么才能市场与盈利兼备?「内容+快销品」结合是一条生路。

在早期国漫表情IP梯队里,兔斯基、阿狸、NonoPanda(无知熊猫)曾经是三大国民表情符号,除了阿狸还存在于人们视野中,兔斯基和NonoPanda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沉寂了。但近期36氪发现,NonoPanda通过与阿里巴巴授权宝、Miniso名创优品、中国国旅、可口可乐、上海香皂、马利颜料等知名品牌的授权合作,重回大众视野了。

比较特别的是,和大多数动漫产品内容变现的方式不同(漫画-动漫番剧-电影-衍生品),NonoPanda从产业链下游做起,先做衍生品再同时做内容,通过IP商业化,减少公司营收压力,对中小动漫公司而言,这样的模式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据NonoPanda的母公司原创动漫品牌「酷块」创始人俞晓天向36氪介绍,在NonoPanda的原作者林无知在2017年中加入公司后,公司对NonoPanda重新进行了产品定位和商业开发规划。从线上的条漫内容传播,向线下品牌合作过度。

首先,动漫形象从设计之初选对路了么?

在产品形象设计上,主打萌+潮的结合,也比萌+贱的结合更迎合B端品牌方的青睐。前者更安全,后者可能会有风险。

在商业定位上,NonoPanda有天然优势。首先熊猫极具中国文化符号属性,熊猫的用户教育成本很低,接受度较广。尤其在中外合作、国内品牌出海方面,会首选这一类动漫形象。所以亚运会吉祥物、国旅开发海外市场时也会选择NonoPanda。

熊猫形象很多,而知名的熊猫IP并不多,相对于「功夫熊猫」这种大IP,NonoPanda授权价位更容易接受,从操作难度上更容易开发,自然成为品牌合作的首选。

据俞晓天介绍,作为《功夫熊猫3》主创团队成员,他发现毛发过于细腻、设计精致的阿宝,印刷难度也更高,因此在设计NonoPanda形象的时候,参考借鉴更Super Flat系的hello Kitty, LineFriends的经验,形象流畅、边界分明且色调简洁,在多种形态开发中不容易失真,降低了结合商品开发的难度。

通过品牌合作,扩大NonoPanda知名度的同时,也为品牌方调整用户年龄结构、增强市场竞争力做出了贡献。据俞晓天给出的数据,从以往的合作案例估算,和NonoPanda绑定营销,可以为品牌增加5倍的曝光和实际收益。

据悉,NonoPanda已经和名创优品合作,将其开发成近百个SKU,包括3C产品、文具、毛绒公仔、收纳品等,2018年将销往海外六十多个国家、近1000家Miniso门店。借助此次合作,NonoPanda也将走向海外市场。

反观市场,我们会发现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动漫产品的用户画像边界正在模糊化。

比如小猪佩琪,从内容到形象设计倾向于低幼,但成人、泛二次元用户中的接受度也很高。从萌、潮而来的标签化、兴趣化消费,成为动漫产品的消费驱动力之一。

在动漫衍生品开发方面,也有另一条路,如泡泡玛特、忒逗(TOYSTORE)、Molly等主打萌、潮成人玩具,他们功能单一、附加值高,观赏和投资价值比较高。在获取IP授权、供应链生产和市场营销方面有较高门槛。而NonoPanda这种形式,通过合作,把产品开发、市场推广、打通售卖渠道方面的成本分摊给了品牌方。

俞晓天表示,在实现正向现金流后,酷块正在自主开发开发针对7-9岁人群的动漫剧集NonoFamily,预计下半年问世。其他动漫形象也在开发中,未来可能会和NonoPanda联合推广、出演动画剧,形成类似line friends的动漫形象团体。

近期,阿里巴巴授权宝也和NonoPanda签订了为期超过5年的授权合作协议,这是阿里首次签约国漫IP。预计借助阿里的资源,NonoPanda将和更多零售品牌合作,在服饰、食品、潮流玩具等领域推出动漫衍生品。

团队方面,酷块现有近30人,团队曾被好莱坞梦工厂全资收购,核心成员参与过《功夫熊猫3》、《驯龙高手2》、《马达加斯加企鹅》、《塞尔号》等国内外最强IP的创意和运营。创始人兼CEO俞晓天,原东方梦工厂中方创始成员之一。

酷块此前曾获李侃知卓资本的600万元Pre-A轮融资,现已开启新一轮融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